笔趣阁 > 大国重工 > 第三百九十九章 这是明知故犯

第三百九十九章 这是明知故犯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大国重工最新章节!

    “这是怎么回事?”

    送走华菊仙,并再三交代她不要向其他人说起此事之后,徐晓娟回转身来,把头对着王根基,诧异地问道:“小王,这件事是你弄的?”

    “哈哈,我可没这么大的能耐。”王根基乐不可支地说道,“我也就是帮着敲了敲边鼓而已,唱头牌的可不是我。”

    “是小冯?”徐晓娟明白过来了,能够创造这种奇迹的,还真非冯啸辰莫属。再说,换成个其他什么人,王根基怎么可能会如此自谦呢?

    “你们到底是怎么弄的,这个华菊仙怎么会跑来自首的?”左锋饶有兴趣地问道。在前两天的调查中,他们是和华菊仙接触过的,当时华菊仙一口咬定是自己发错了货,还表示愿意接受一切处罚。当然,那时候她以为最重的处罚就是开除了事,所以才有这样的底气。没过两天,华菊仙好端端地居然跑来自首,像倒豆子一样把事情的经过都抖落出来了,这实在是太颠覆大家的三观了。

    王根基只是傻笑,不肯说出他们搞的名堂。造谣吓唬人这种事情,毕竟不太光彩。再说,谣言一旦被戳穿,就没有效果了,王根基不知道调查组里有没有人会与北化机暗通款曲,这件事情还是烂在他肚子里为好。

    徐晓娟素知冯啸辰的行事风格,见王根基讳莫如深的样子,便知道这其中必定有什么上不得台面的阴谋。她不再追问,而是黑着脸说道:

    “华菊仙说北化机已经有一年时间没有采购75号焊丝了,而车间是拿着43号焊丝的领料单来领材料的,这就说明北化机从一开始就没有打算用75号焊丝来做焊接,这是明目张胆违背工艺要求的事情,责任是跑不掉的。”

    王根基诧异道:“他们这是图个啥啊?75号焊丝比43号焊丝价格更贵吗?就算是更贵一点,焊丝能值几个钱,北化机不会抠门到这个程度吧?”

    左锋是搞化工设备出身的,对这个问题有些了解,他说道:“这件事如果是真的,那只能说明北化机的领导质量意识极其薄弱。咱们国家过去生产化肥设备,用43号焊丝比较多,75号焊丝用得比较少,这主要是因为我们也不太了解75号焊丝和43号焊丝的区别。这两种焊丝的焊接强度差不多,43号焊丝的确要便宜一些,所以各家厂子也就习惯了使用43号焊丝。

    这一次,日本人要求使用75号焊丝,北化机想必是觉得这个要求不重要,同时库房里又没有75号焊丝,只有43号焊丝。他们不想专门为这个项目去进行额外的采购,所以就决定用43号焊丝来代替75号焊丝,这里面有些心存侥幸的成分。”

    徐晓娟原来不太懂电焊,这次为了调查北化机的事情,专门去看了一些资料,对于这两种焊丝的区别也有了一些了解。听完左锋的分析,她点点头道:“我觉得左处长的分析很有道理。如果车间的领料单上写的就是43号焊丝,就说明生产处给车间下达生产任务的时候,修改了工艺要求,这就不是疏忽大意的问题,而是明知故犯,性质是非常严重的。这还不算,面对上级部门的调查,他们非但没有如实交代,反而临时修改仓库记录,串通口径,欺骗上级,这个责任,得直接追究到程元定那里去。”

    “那还跟他们废什么话,直接抓人吧。”王根基嘟哝道。

    徐晓娟摇摇头,道:“抓什么人?这种事要处理也是纪律处分,怎么可能抓人呢?再说,我们到目前为止也只有华菊仙一个人的说法,而且还是突然之间翻供的说法,可信度要打个折扣。北化机所有的部门都声称他们是严格执行工艺文件要求的,只是不知道焊丝被弄错了,这才导致这起质量事故。要推翻这个说法,我们还得有更多的证据才行。”

    “没错,咱们得重新去查一下他们的原始台账,总能够发现一些破绽的。”左锋说道。

    王根基道:“徐处长,我申请和小冯搭班子,我们去调查一下电焊工那边的情况,争取能够发现一些有用的线索。”

    徐晓娟抿嘴笑道:“小王,你可真行,这算是赖上小冯了?也罢,小冯的对象不就是电焊工吗,他肯定了解这方面的业务,你就和他负责电焊工的调查吧。”

    “得令,您就瞧好吧!”王根基痞里痞气地应道。

    容器车间。

    负责分馏塔焊接的是以老焊工康水明任班长的一个电焊班。自从得知分馏塔被秋间会社检验确定为不合格,进而引发出一场轩然大波之后,康水明等人就处于一种战战兢兢的状态之中。问题是出在电焊环节,其他工人没什么责任,他们这些电焊工的责任是跑不了的。

    早有调查组进厂之前,厂生产处的人就来找过康水明,教了他一套说法,让他一口咬定质量事故的原因在于仓库方面提供了错误的电焊丝,而他们电焊班的过失就是过于相信仓库,没有对电焊丝进行复核。厂里还说,如果调查组要追究责任,厂里会免掉康水明的电焊班长职务,还要扣罚一定数量的奖金,但厂里同时又让康水明放心,电焊班长这个职务也许不能马上恢复,但扣罚的奖金一定会从其他方面给他补上的,而且是双倍地补偿。

    对于厂里的这个安排,康水明没有什么异议。电焊班长勉强也算干部了,作为干部,带头执行厂里的决议不是理所应当的吗?出了这么大的质量事故,不找几个人来担责任是不可能的,他是电焊班长,这事能躲得过去吗?

    幸好,也就是免个职,再扣点钱的事,而且被扣的钱还会加倍返还,他又有什么不满呢?

    可是,昨天晚上厂里的一些传言,让康水明有些不踏实了。大家都说,这一次的事情传到中央去了,据说某某领导都发话了。承担主要责任的华菊仙,最起码也是枪毙,没准还要五马分尸,再扔到锻机里去砸五分钟。如果这是真的,那么他们这些电焊工恐怕也免不了牢狱之灾,悬念仅仅在于蹲三年还是五年的差异。

    “师傅,这件事和咱们无关啊,为什么要找咱们的麻烦?”

    徒弟侯彩云苦着脸问道。他们这会都坐在车间的一个角落里歇着,别的班组还有工作在做,他们这个班组已经被要求停工了,随时等候着调查组的问询。

    “怎么会无关呢,毕竟分馏塔是咱们焊的。”康水明道。

    侯彩云道:“可生产任务单上写的就是43号焊丝,用错焊丝也是生产处的事情,跟咱们有啥关系?”

    康水明连忙伸出一只手指立在嘴前,示意侯彩云噤声。他四下看了看,然后才低声对众人说道:“大家听好了,43号焊丝这个事情,谁也不许乱说,一定要坚持说我们是要用75号焊丝的,是华菊仙那边发错了材料。边厂长说了,只有这样说,我们才能过关。如果我们说一开始就打算用43号焊丝,事情就麻烦了。”

    “麻烦也是厂长麻烦,跟咱们有啥关系?”另一名叫郭建新的电焊工说道。

    康水明道:“可是咱们已经写了材料,说当时就是按照75号焊丝的工艺要求做的,大家都签了名的。”

    郭建新道:“康师傅,我们可是听你的话才签了名的。”

    “是啊是啊,我知道……可我当时哪想到这事有这么麻烦啊。”康水明懊悔不迭地说道。

    侯彩云道:“当时厂里只说要扣奖金,没说其他的。可现在大家都在传,说所有犯了错误的人都要判刑,这可怎么办啊?”

    “判刑这个事情,我觉得十有八九是假的。”康水明说道,他话虽这样说,心里却没什么底。中央,这是一个离他远得难以想象的概念,中央的领导发话了,会有什么样的结果,他一个小小的工人,哪怕是个电焊班长,又能猜到几分呢?

    “师傅,我觉得咱们应该去跟京城来的领导说清楚,就说那份材料是厂里骗我们签的,我们根本就不知道75号焊丝的事情,这样咱们就没责任了。”侯彩云建议道。她今年才20几岁,家里还有一个刚满周岁的孩子,她可不想去冒蹲监狱的风险。

    郭建新迟疑道:“可是这样一来,咱们就把厂长给得罪了。等调查组走了,厂里找咱们算账,怎么办?”

    康水明道:“是啊,我也是这样想的。程厂长那个脾气,大家又不是不知道。他让咱们统一口径,咱们把事情说漏了,他能饶得了咱们吗?”

    “万一他被京城的领导处理了呢?”侯彩云问道。

    “万一他没被处理呢?”康水明反问道。

    “这……”侯彩云哑了,其他那些想说点啥的电焊工们也都哑了。现在形势可真的是很复杂啊,到底是站在厂里一边,还是站在调查组一边,实在是难以选择。

    正在这时候,车间主任向这边走来了,远远地便向康水明喊道:

    “康师傅,你们班的人都在吧?那正好,京城来的领导让你们到第二机械厂去,说是检验一下你们的电焊技术,看看你们是不是合格上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