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国重工 > 第三百九十二章 很低级的错误

第三百九十二章 很低级的错误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大国重工最新章节!

    孟凡泽这话,就纯粹是一句气话了。冯啸辰离开重装办的缘由,孟凡泽是知道的,甚至他还专门和经委的张主任谈过,说应当让冯啸辰暂时离开重装办,找个地方深造一下,既能提高理论水平,又能压一压他的性子,以及锋芒太盛、树敌太多。

    但真到罗翔飞让冯啸辰离开重装办的时候,孟凡泽又有些替冯啸辰打抱不平,觉得张主任、罗翔飞都缺乏担当,人家一个小年轻替你们做了这么多工作,最后还要帮你们扛雷,这简直就是对不起人。

    也难怪孟凡泽会有这样矛盾的心态,实在是关心则乱。在他心里,把冯啸辰看得比自己的亲孙子还重,因此哪怕是一点点的世态炎凉,冯啸辰自己没觉得怎么样,孟凡泽反而是满心不痛快了。

    “孟部长,瞧您说的,罗主任是我的伯乐,送我到社科院去读书,也是对我的爱护,怎么能说一脚踹出去呢?”冯啸辰知道孟凡泽的真实想法,于是笑呵呵地打着圆场道。

    孟凡泽用手指点着冯啸辰,恨铁不成钢地说道:“你这个小冯啊,啥都好,就是心太善良了,被人卖了还帮着人家数钱呢。”

    冯啸辰道:“孟部长,这个你倒是可以放心,到目前为止,被我卖掉的人足够编一个连了,能够卖我的,除了晓迪,没有别人了。”

    “哈哈,晓迪这丫头,怎么就能把你卖了?”孟凡泽笑了起来,不再像刚才那样绷着脸了。杜晓迪其人,孟凡泽是见过的,对她也颇为喜欢,冯啸辰一说杜晓迪,老爷子就开心起来了。

    “老同志们不是经常教育我们年轻人不要被爱情冲昏了头脑吗?可见爱情这东西是有催眠作用的。晓迪要卖我,只要把我的头脑冲昏了就行。换成别人,可就没这个本事了。”冯啸辰开着玩笑道。

    被冯啸辰这样一打岔,孟凡泽也就把刚才对罗翔飞的批评给忘了,他提起茶壶给冯啸辰的杯子里续了一点水,然后问道:“重装办那边,又碰上什么麻烦事了?是罗翔飞让你去帮忙的吗?”

    “罗主任倒没让我去帮忙,是我自己觉得有点过意不去。”冯啸辰道,“这件事,其实也是我过去留下的工作,由我去善后也是对的。”

    “到底是什么事呢?”孟凡泽问道。

    冯啸辰道:“北方化工机械厂从日本秋间化工机株式会社分包建造的一座分馏塔,出现了质量问题,现在对方开始提出索赔了。”

    国内化工设备厂商从日本厂商分包建造大化肥设备的事情,源自于2年前。那一次,国家组织了一个化肥设备考察团赴日洽谈引进大化肥成套设备,在冯啸辰的大力推动下,中国最终与日方达成了引进技术、分包建设的合作模式。按照这种模式,日方作为大化肥设备的总承包商,负责提供设计图纸并组织设备生产。在所有的设备中,将分出一定比例交由中方指定的企业制造,其中所需要的技术和工艺都由日方无偿提供。

    这种一种合作模式,在许多重大装备领域都被广泛采用。中国缺乏独立制造这些重大装备的技术实力,但又不能完全依赖国外技术。通过从国外分包一部分设备,通过提高国内企业的技术水平,从而由易到难,由局部到全面,逐渐地掌握这些重大装备的设计和制造能力。

    南江省的1700毫米轧机项目,和州电厂的60万千瓦火电机组,红河渡铜矿的电动轮自卸车,都采取了这种合作模式,并且取得了良好的效果,国内企业从合作中学到了许多东西,开始具备了进行进口替代的能力。

    大化肥设备的引进也是如此,按照中方与日方签订的引进协议,包括日本秋间化工机株式会社、森茂铁工所、池谷制作所等在内的一批日本化工设备企业组成一个供货联盟,获得了中国五套大化肥设备的订单。在协议中,规定了日方必须让渡全部的制造技术,并按一定的比例把设备制造任务分包给中国国内的企业。

    为了避免国内承担分包任务的企业在关键时候掉链子,冯啸辰又向罗翔飞出了一个狠主意,要求这些企业与重装办签订责任保证书,规定如果在产品质量、交货时间等方面出现问题,企业要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这样一种保证书制度,以后世的眼光来看是再正常不过的,而在当时却惹得诸多企业老总们大动干戈,差点组成一个攻守同盟,共同抵制重装办的要求。

    经过一番斗争,各家企业最终还是屈服了,与重装办签下了保证书,明确了责权利关系。从那时起到现在,两年时间过去了,一些设备陆续到了交货期。日方作为总承包商,对于分包商提供的产品进行了严格的检验,也查出了不少质量上的缺陷,责令制造厂家进行了修补或者返工。

    由于许多质量缺陷本身并不特别严重,返工的难度也不大,加之在日本厂商面前多少有些怯意,被要求返工的国内制造企业基本上都没什么异议,乖乖地按照要求进行了弥补。日方对于国内企业的表现总体上也是颇为满意的,国产设备不时能够得到日方诸如“哟西”之类的口头赞扬。

    可不和谐的事情终于还是发生了。由北方化工机械厂提交的一座分馏塔,在交付总承包方日本秋间会社进行检验时,被发现存在着严重的质量问题,秋间会社作出了拒绝收货的决定。这座分馏塔是一套大化肥装备中比较关键的一个设备,如果退回返工,将严重地影响工期,造成重大的经济损失。秋间会社表示,这些损失应当由北方化工机械厂全部承担。

    “这座分馏塔完全报废了,无法通过返工来修补,只能是重新造一个新的,这方面的成本损失大约在20万左右,对于北方化工机械厂来说不算太大的压力。但工期带来的损失就非常大了,一套大化肥设备投产之后,一年的利润最低也在8000万以上,平均耽误一天工期带来的利润损失就是20多万元。此外,农业上因为缺乏化肥而造成的损失,国家进口化肥带来的外汇损失,都是不可估量的。如果按照耽误2个月工期来计算,北方化工机械厂要赔偿业主方1500万以上,这笔赔偿足够让北化机破产了。”

    冯啸辰向孟凡泽解释着这件事的严重性。

    “怎么会出这么大的漏子?”孟凡泽脸色严峻地问道。1000多万的损失,可不是一件小事,北化机捅出这样大一个漏子,肯定是要有个说法的。

    冯啸辰叹道:“我了解过了,这是一个很低级的错误。也正因为低级,所以才让人无语。秋间会社给北化机提供的工艺文件,要求分馏塔的外围焊接要使用75号焊丝,而北化机却使用了43号焊丝。我专门向晓迪打听过,她说这两种焊丝的焊接强度差不多,主要的区别就是43号焊丝耐酸性腐蚀的能力较差,而这座分馏塔未来是用来装载弱酸性液体的。使用43号焊丝代替75号焊丝,会导致设备的使用寿命下降。”

    “北化机了解这个情况吗?”孟凡泽问道。

    冯啸辰摇摇头道:“目前还不清楚北化机犯这个错误的原因。不过,晓迪跟我说,有经验的焊工是能够分辩得清这两种焊丝的,所以无意中用错焊丝的可能性并不大。这样一来,就只剩下两种可能性,一是北化机本身不重视这件事,忽略甚至是明知故犯,让焊工使用43号焊丝去进行焊接,二则是他们没有向焊工强调焊丝型号的重要性,焊工并不知道需要用75号焊丝。”

    孟凡泽道:“无论是哪种情况,都说明北化机在产品质量管理方面存在着严重的漏洞,产品工艺文件上的要求,在生产中未能得到贯彻,造成了这样一起严重的质量事故。”

    冯啸辰苦笑道:“的确如此,虽然咱们强调了多年的质量管理,但许多企业的质量意识依然十分模糊。日本人给咱们上了一堂课,告诉我们质量问题是一点马虎都不能有的,从这一点来说,咱们需要感谢秋间会社。”

    “的确,他们是我们的老师啊。”孟凡泽感慨地说道。

    30年后的人们,恐怕很难接受这种把日本人当成老师的说法。在后世的互联网上,日本的“工匠精神”也逐渐成了一个笑话。后世的中国人能够不把日本人的技术和管理放在眼里,是因为经过几十年的学习,我们已经出师了,水平甚至远远超过了那些当年的老师,已经具备了嘲笑他们的资本。但在上世纪80年代,再爱国、再自尊的中国人也不得不承认,日本产品的精细和高质量,是中国产品所望尘莫及的。

    这个年代里的中国人,有着一种知耻而后勇的精神,能够放下身段去向一切先进国家学习,甚至是忍受着别人的白眼和鄙夷,贪婪地学习一切能够学到的知识。

    今天有些人喜欢笑话前辈们缺乏民族自信心,说穿了,不过是年轻人的无知与狂妄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