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国重工 > 第三百七十九章 你们可以随意拍照

第三百七十九章 你们可以随意拍照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大国重工最新章节!

    有着“大象”之称的普迈公司正如它的绰号一样,有着庞大的体魄。在会客室登记之后,佩曼带着冯啸辰二人走进了工厂的大门,迎面看到的便是四幢足有七八层楼高,长度两三百米的巨大厂房。据佩曼介绍,这就是普迈公司的产品组装车间。大量的零部件并不在这几个车间里生产,而是由分布在各处的分厂以及外包供应商制造,再运输到这里来,装配成最终的成品。

    普迈公司年产几万台各式工程机械,其中绝大多数都是大型机械。佩曼在此前介绍过的臂架长达62米的大型混凝土泵车在普迈公司还算不上是“巨无霸”一级的产品,它生产的混凝土地泵能够把混凝土垂直输送300米以上,这样庞大的设备根本无法通过道路运输,只能先做成若干个分段,再运到现场去进行组装。

    “请问,您是菲洛公司的佩曼先生吗?”

    一名穿着普迈公司工作服的德国人走过来,向佩曼问道。他脸上看不出任何表情,把德国人的刻板形象表现得淋漓尽致。

    “是的,请问您是海因茨尔先生吗?”佩曼反问道。他们这一趟来普迈公司参观,事先自然是与普迈公司联系过的,普迈公司表示将由公司的技术员海因茨尔给他们当向导,佩曼因此而知道对方的名字。

    对方点了点头,随即又将目光转向了冯啸辰和杨海帆。见二人都是一副东方面孔,海因茨尔皱了皱眉头,脸上现出一些不悦的神色。

    “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我的中国老板,冯先生,我就职的菲洛公司便是冯先生的产业。这位是杨先生,他是菲洛公司在中国办的合资企业的总经理。今天要参观普迈公司的,就是他们二位。”佩曼向海因茨尔介绍道,他注意到了海因茨尔刚才表现出来的那个神情,因此刻意地提及了冯啸辰的背景,希望这个背景能够让海因茨尔对冯啸辰多几分尊重。

    “非常荣幸能够为二位服务。”海因茨尔礼节性地向冯啸辰和杨海帆打了个招呼,他嘴里说得好听,脸上却依然是那副赚人欠钱不还一般的神气,让冯啸辰颇有一些恼火。

    “我的老板正准备在中国新建一家工程机械公司,因为知道普迈公司在工程机械上的成就,因此希望能够参观一下普迈公司的生产线,以便获得一些启示。”佩曼说道。他无法去指责海因茨尔的傲慢,毕竟普迈公司是一家大企业,远非佩曼供职的菲洛公司可比。即便是破产之前的那个老菲洛公司,在普迈公司面前也是没什么地位的,如果不是冯华通过一些关系与普迈公司取得了联系,仅凭佩曼的面子,或者是冯啸辰的面子,都不可能走进这家工厂,更不可能请海因茨尔给他们当向导。

    海因茨尔听完这个介绍,再一次打量了冯啸辰与杨海帆一番,眼神里多了几分奇怪的神色,说不上是揶揄,还是鄙视。冯啸辰看到了这个眼神,但也不便说什么了,人家并没有直接冒犯自己,只是露出一些不礼貌的表情,自己还真没办法拿这事来与对方理论。再说,对方能够接待自己,也是看在冯华的面子上,自己要向对方发难,对方根本就不会在乎。

    “走吧,你们想看什么,我就带你们去看什么。”海因茨尔说道。

    “所有的东西都可以看吗?”杨海帆觉得有些诧异。前两天,他们去参观过另外一家工厂,虽然也是事先约好的,但去了之后,对方给他们列了个约法三章,规定有一些车间和设备等是允许参观的,理由就不用说了,当然是涉及到商业机密,不宜向同行透露了。

    普迈公司是做工程机械的,虽然产品与冯啸辰他们要建的新公司不一定相同,但必要的商业保密意识还是应当有的吧?海因茨尔直接表示他们想看什么,他就会带他们去看什么,这话是不是说得太满了呢?

    听到杨海帆的话,海因茨尔冷冷地说道:“当然,只要二位有兴趣的内容,你们都可以看。”

    “那么,我是不是可以拍一些照片呢?”杨海帆晃了一下手里的照相机,问道。

    “你们可以随意拍照。”海因茨尔答道。

    “那……那实在是太感谢了。”杨海帆有了一种莫名的感动,觉得眼前这个德国人虽然看起来让人生厌,心地却是很不错的,对于他们这样的同行居然一点防范意识都没有,堪称是中国人民的好朋友了。

    有了海因茨尔的这个承诺,杨海帆也就不客气了。他提出要从生产线的最开头看起,对于每个细节都不错过。同时,他还表示要对各个环节都进行拍照,以便回去之后能够向其他技术人员展示普迈公司的生产情况,让大家都能够得到启示。

    至于胶卷,杨海帆就顾不上心疼了,与这些重要的技术档案相比,购买胶卷的那点钱算得上什么呢?冯啸辰一向是个大手大脚的人,到德国之后就买了几十卷胶卷,这次到普迈公司来,他们俩一共背了20卷,按每卷拍摄36张计算,足够拍下700多张照片了。

    海因茨尔在前,冯啸辰一行三人在后,走进了第一个车间。与从外面观看相比,站在车间里面的感觉更加让人震撼。一台台正在装配的机械排列在车间两侧,每台机械的四周都围着一堆各式各样的设备,有些是由工人操纵的,有些则是自动运行的。头顶上的行车吊与在车间里往来穿梭的自动小车不断地把零部件送到组装现场,工人们则在设备的帮助下,把这些部件准确安装到位。拧螺丝之类的工作都是利用机械臂瞬间完成的,相比传统企业里工人拿着扳手操作,效率提高了十倍也不止。

    一台机械简直就像延时摄影里的作物生长一样,由一开头只有一些骨架,在一转眼的工夫里就长出了肌肉,又被包裹上了漂亮的皮肤,然后就拥有了生命,能够离开安装场地了。

    “所有能够用机器完成的工作,全都不需要工人来干预了,这简直是神话一般。”杨海帆轻声地感叹道。

    “有些设备,我们也需要有。”冯啸辰道,“就比如说用机械臂拧螺丝,它不但能够节省工人的体力,而且能够保证每枚螺丝在安装的时候达到规定的扭矩,避免有的螺丝上得太紧,有的又太松。”

    “你说得对,我得去拍一下这个机械臂的细节。”杨海帆说着,便向前走去,准备凑近一些进行拍摄。

    “先生,这里不允许拍照。”

    站在机械臂旁边的一名大胡子工人向杨海帆摆了摆手,示意他不要拍照。

    “不允许?”杨海帆愣了一下,随即回头去看海因茨尔。刚才海因茨尔分明说过他可以随便拍照,所以他才没有征求操作工的意见,没想到对方会出面阻拦。

    海因茨尔看到了这一幕,他懒洋洋地走上前去,向那名大胡子工人说了一番德语。那大胡子工人转头看看杨海帆和站在后面一些的冯啸辰,耸了耸肩膀,退到了一边。杨海帆连忙向海因茨尔点头致谢,然后举起相机,拍了好几张照片,把机械臂的各个细节都拍下来了。在他拍照的时候,海因茨尔与刚才那工人凑在一起,低声地嘀咕着什么,还发出了几声笑声。

    继续向前走的时候,杨海帆走到冯啸辰的身边,低声说道:“这个海因茨尔,还真是挺不错的,是不是你叔叔向他打过招呼,要不他怎么会这样照顾我们。”

    冯啸辰抬眼看了一下走在前面的海因茨尔,脸上露出一个讽刺的笑容,问道:“海帆,你知道他刚才跟那个工人说了什么吗?”

    “说了什么?”杨海帆问道,他在轴承公司的时候,跟工程师陈晋群学过几句德语的日常会话,更复杂的内容就没学过了。刚才海因茨尔与那大胡子的对话,他一句也没听懂。

    冯啸辰的德语是非常好的,刚才已经把海因茨尔的话听了个真切,也明白了海因茨尔的想法。他冷笑着对杨海帆说道:“他刚才说,我们俩是从中国来的,中国人根本就不可能造出什么像样的工程机械,这里的东西随便我们怎么看都行,反正我们也看不懂。”

    “他真是这样说的?”杨海帆的脸色也变了。尼玛,难怪这个海因茨尔一副拽上天的样子,对他们却如此放纵,原来在他的心里,存着对中国人的鄙视。不许拍照这样的规定,是对竞争对手设定的,目的是怕竞争对手学走了自己的技术。在海因茨尔心目中,中国企业完全不配成为普迈公司的对手,因此也就无须防范了。

    “特喵的,这小子够狂的。”杨海帆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道。

    “狂吧,总会有他狂不起来的那天。”冯啸辰安慰道。

    “呵呵,这样也好,如果他不狂,我拍照还没这么自由呢。我们现在技不如人,的确是需要学习他们的经验。不过,我相信,总有一天,我会让他后悔的。”杨海帆信誓旦旦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