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国重工 > 第三百七十五章 因为我不服气

第三百七十五章 因为我不服气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大国重工最新章节!

    听到冯啸辰的追问,冯凌宇沉默了片刻,说道:“哥,实话说吧,我的确觉得德国比中国好,生活条件好,物资丰富,也很文明。不过,我还是想回去,不是因为怕你们骂我,而是我自己想回去。”

    “为什么呢?”冯啸辰好奇地问道。

    冯凌宇吐了一口气,说道:“因为我不服气。”

    “不服气,什么意思?”杨海帆在旁边诧异地问道。

    冯凌宇道:“德国再好,毕竟也不是咱们自己的国家。中国穷,中国落后,连带着我们中国人在这里也被人看不起。我和克林娜在一起,她的很多朋友都嘲笑她,还说如果她跟我到中国去,家里连厕所都没有,而且她如果不裹上小脚,会被中国人看不起的。”

    “裹小脚?”冯啸辰和杨海帆都汗了,这都哪跟哪的事情啊,德国人怎么会觉得中国人还在裹脚呢?

    冯林涛插话道:“这是真的,很多德国人对中国非常歧视,他们对中国的认识,还停留在100年前。我和凌宇刚到德国来的时候,在补习学校学习文化课,我考了班上的第一名,很多德国同学都去找老师投诉,说我肯定是作弊了。”

    “然后呢?”冯啸辰觉得心里疙疙瘩瘩的,低沉着声音问道。

    冯林涛道:“这种投诉当然是没有证据的,但这些德国同学从骨子里透出来的那种强国的优越感,真的让人觉得很不舒服。后来,我和凌宇在学校里一直都保持着很好的成绩,慢慢地他们才不说话了。”

    “主要是林涛给我们中国人争了气。”冯凌宇说道,“他每次考试都是学校里的前三名,我就不行了,勉强在前十名左右晃荡。”

    “前十名也不错了。”冯啸辰点点头。这两个堂弟还真算挺争气的,一个能保持前三名,一个能考到前十名,都算是优秀生了。要考虑到一个问题,那就是他们在德国学习是有语言障碍的。他们俩并没有系统地学过德语,只是在桐川的时候跟着老工程师陈晋群学过一段时间而已,能够克服语言障碍跻身学校里优秀学生之列,的确是很不容易的。

    听到几个人谈起德国人对中国人的歧视,冯文茹也说话了:“你们说的这些,奶奶和我爸爸也都经历过。我爸爸因为是黄种人,在过去也是很受歧视的,不过,他做得很出色,后来大家就不敢再歧视他了。林涛,凌宇,你们现在不也已经得到同学们的尊重了吗?”

    冯凌宇道:“的确,现在学校里的大多数人至少在公开场合已经不敢再歧视我和林涛了。不过,他们还是觉得克林娜和我交往是一个错误的决定,除非我愿意留在德国工作。”

    冯啸辰笑了,看来弟弟和那个什么克林娜的关系已经发展得很深了,以至于都开始考虑在哪安家工作的事情了。他笑着问道:“既然是这样,那你不是更应该留在德国工作吗?你如果回去,是不是克林娜也要抛弃你了。”

    “我不知道克林娜是什么意思,不过,我不会留在德国工作的。”冯凌宇脸上显出一些倔强之色。

    “为什么?”冯啸辰问。

    冯凌宇道:“我不想让别人说我是为了过上好日子才留在德国的。如果我留在德国,哪怕是混得很好,他们也会指着我的脊梁骨说:看那个赖在德国的穷小子,他家穷得连厕所都没有,全仗着留在德国才能这样生活。”

    “呃……”冯啸辰无语了,这也算是一个要回国的理由吗?

    “人争一口气,树活一张皮。凌宇的这种想法,我能理解。”杨海帆叹了口气,轻声地说道。

    被人歧视的感觉,冯啸辰不曾有过,但杨海帆是体会过的。他本是浦江人,因为在南江省当知青而离开了浦江,后来又留在了南江工作。他每次回家探亲的时候,经常能够从那些当年留在浦江的朋友们脸上看到那种鄙视的神色。那些人向他炫耀各种大城市的生活方式,戴一个进口的蛤蟆镜都能秀出无数的优越感,这让他很是抑郁。那些朋友最喜欢说的一句话是:赶紧回来吧,看你都快变成一个乡下人了。

    我非要在我的乡下混出一番名堂来,让你们仰视我!

    这就是杨海帆多年来的心思。他所以会放弃县委书记秘书的职位,毅然到辰宇公司去当个中方经理,也是想博一博这个机会。第一年年底的时候,冯啸辰私下里给了他一万元的分红,他虽然嘴上说着拒绝的话,但最终还是收下了。他没有把这些钱用于自己个人的消费,而是趁着回去探亲的机会,给家里买了进口彩电、冰箱等大件,用实际行动狠狠地羞辱了一番那些还在啃老的浦江朋友们。

    人与人之间的鄙视,是可以借助于任何理由来实现的:

    你学问比我大,但你不如我有钱,所以你不过是个穷酸、腐儒;

    你比我有钱,但你出身贫寒,所以你是个暴发户,而我是贵族;

    你什么都比我强,但你老家是在乡下,所以你不过是个飞上我们这棵梧桐树的凤凰男而已,你这么牛,怎么不滚回你老家去呢……

    狗不嫌家贫这句话,有时候会被认为有些过时,但其实代表的是一种非常朴素的自尊情感。别人的家再好,毕竟不是你的家,任何时候,人家会指着你的鼻子嘲笑你说:看看,这就是那个从乡下来的穷小子,他们家穷得连茅房都没有,全亏了我们收留他。

    什么叫作志气?志气就是不愿意服输,不愿意低头:我是笨鸟,那我就先飞,用不着别人怜悯;我穷,我就努力,要对着别人吼一声:莫欺少年穷!我的家乡不如你,那我就努力向你学习,然后回去建设我的家乡,今天你对我爱搭不理,终有一天我要让你高攀不起。

    相比之下,另外一些逗逼则天生就不知道志气为何物。看到别人比自己强,他们不是想着如何去学习,而是二话不说就扑上去跪舔,能够给别人当一条狗都觉得荣耀无比。为了向洋人交一张投名状,他们连“空气香甜”这种蹩脚的理由都能够编得出来,他也不怕洋人一巴掌糊过去:你特喵是说我们的空气里有芥子气的味道吗!

    “呵呵,不错不错,凌宇,我支持你的这种想法。”

    冯啸辰也理解了冯凌宇的意思,他笑呵呵地鼓励了弟弟一句,接着又对杨海帆说道:“海帆,看来咱们动作得加快了,哪怕为了咱们中国的小伙子能够在国外大大方方地交女朋友,也得赶紧让国家富强起来。”

    “奶奶说了,我们要在这里好好学习欧洲的先进技术,回去建设国家,让国家富强,我和凌宇都是这样想的。”冯林涛说道。

    “这种想法很好啊。100年前晚清政府派往欧洲的留学生也有这样的理想,他们是这样说的……”冯啸辰想了想,模仿着朗诵腔,念道:

    “此去西洋,深知中国自强之计,舍此无所他求。背负国家之未来,取尽洋人之科学,赴七万里长途,别祖国父母之邦,奋然无悔。”

    “此去西洋,深知中国自强之计……这话说得太好了,简直都说到我心里去了。”冯林涛喃喃地说道,“哥,一会你把这段话抄给我,我要把它当成自己的座右铭。还有,这是谁说的?我们课本上怎么没有学过?”

    “这个嘛……我也记不清了,是在一本书上看到的。”冯啸辰赶紧打着马虎眼。这其实是后世一部电视剧里的台词,不过挺煽情的,冯啸辰便记住了。回想起100多年前中国人开始学习西方技术时候的情景,的确让人唏嘘。从晚清的留学生,到冯维仁、晏乐琴这些人,再到解放初留苏的那一批,还有今天的冯林涛、冯凌宇、杜晓迪等等,一代又一代的中国人就像海绵吸水一样地学习着外国的先进技术,只求富国强兵,奋然无悔。

    说话间,冯华家的别墅已经出现在视野中了,冯凌宇想起一事,连忙向冯啸辰说道:“哥,关于克林娜的事情,你可千万别跟奶奶和叔叔、婶子说,回去也别跟咱们爸妈说。其实我和她也就是普通朋友,我不可能把她带回中国去的。”

    冯啸辰笑道:“她如果愿意跟你去中国,至少我是会欢迎的。爸妈那边,我负责做工作好了。”

    冯凌宇脸红红的,支吾着不知道说啥好。冯啸辰能够有这样一个态度,让他颇有些意外,同时对于自己与那位克林娜的未来又多了几分想象。

    汽车在别墅门外停下,除了司机冯林涛之外,其余人都下了车。晏乐琴早就听到声音,从屋里迎了出来。见到冯啸辰,她满脸喜色,拉着冯啸辰的手招呼道:

    “啸辰,一路辛苦了吧!快进屋吧,奶奶给你炖了汤。”

    “谢谢奶奶。”冯啸辰应了一声,接着又把杨海帆也介绍给了晏乐琴。晏乐琴其实在南江已经见过杨海帆了,此时再次见面,也是颇为热情,一干人等说说笑笑地进了家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