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斩邪问道 > 第493章 死亡鞭策治懒癌

第493章 死亡鞭策治懒癌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斩邪问道最新章节!

    论及太空前哨战和前进式星港,联邦和共和国都有专门的研究和开发之路。

    像联邦的双子星基地舰,九十一种展开就能当星港的设备。

    不过它的自给能力不足,需要后方运送物资。

    今年年初时,联邦在双子星的驻扎舰队,一度因异生物浩劫,后方补给中断而闹出洗劫谷神星的事情。

    且不说负面影响,关键是能获得多少,而且这也是有的抢,若是没有呢?比如去BB星,那可是600AU之外,沿途空荡荡,基本上什么都没有,总不能补给舰出状况,人们就活活饿死。

    而模块工厂和拖曳舰解决了问题。

    模块工厂是从太空船坞制造出来的,分段式制造,然后用专门的大型熔接设备,进行熔接。使材料拥有一体性的强度,这是在太空高速行进的基础。联邦就是因为这方面的技术不过关,造舰速度快不起来。

    有了能快速量产的模块工厂,再加上被称作骨架船的新式拖曳舰,模块工厂就能跟上舰队的移动速度。这个速度,可就不是移动城市所能比的了,它是真正的能跑出速度的生产单位。

    共和国也不是没想过一次到位,也就是外域城邦的以固定舰船作为基架平台,搭载不同设施而生成的运输舰、工程舰。

    可惜这种舰船的技术难度大,制造周期长,就连外域城邦也只有宝卫五才能造,东西虽好,却不适合现在的共和国。

    然后共和国又瞄上了雷日神号,这个船虽然不及正宗的工程舰之流优秀,但简版的功能也还是挺好的,至少在地球那样的大气环境中能自如行动,一艘船展开之后就是一个五脏俱全的工业基地。

    然而等了解了天卫三的情况之后,共和国的技术大拿们再度呲牙,仍旧是先进,比他们的实验室级别还要领先个十多年,这意味着集合所有相关专业的顶级精英,在不计工本的前提下,才有可能打造出性能略差的同类设备,并且工期也肯定要长许多。

    这不符合共和国的实际需要。

    直到模块空间站被制造出来,共和国满意了。它的技术难度较低,是经验的结晶,主要价值体现在制造流程和设计方案上。

    而徐长卿称之为太空集装箱,就是为打包工厂等设施而设计的,如今的九州空间站,其实就是这种技术的实验品,在先后造了八个同类设施后,技术成熟了,把壳换成了金属制造,就有了现在的这种空间站。

    它在运输途中,内部是不能有人的,这样在设计和制造方面可以精简很多具体的内容。而当它展开后,通电送氧,就成为合格的工厂,当然也可以是种植场、养殖场。

    一个两立方公里的种植场所种植的蘑菇,就能满足友谊空间站2000万人的菌类食物的需要。

    类似这样的种植模块还有不少,这使得友谊空间站宛如插满了电疗针灸的脑袋,一度让徐长卿想起了故乡恐怖片{养鬼吃人}系列中猛鬼的经典造型。

    远处看乱糟糟,接近了则十分空阔,即便是最小的模块区,再兴号与之相比也不过是一只爬过魔方旁边的蚂蚁。

    从专用通道进入空间站后,双方便分手,邢美珍还有些行程,不过却不是徐长卿陪同了,而是由当地的工作人员接待。

    徐长卿身边很快就多了位女秘书,没有除工作之外的其他关系,这位秘书的重要职能之一,就是跟当地所有管理层人物都熟悉。在这样的背景下,有其陪同,就不会出现‘有眼不识泰山’之类的狗血段子了。

    在秘书陪同下,他视察了一些部门的实际运转情况,包括行政单位和一场速配活动。

    浩劫之后,很多当初的幸运船票获得者重新跟亲人取得了联系,但更多的则是失去了亲人,妻子、丈夫、孩子,这些人不能长期住单身宿舍,重新组建家庭,对个人、对社会都能带来不少好处。因此,局势稳定下来之后,官方就鼓励民众重新振作,组建家庭。

    徐长卿还是比较关注这件事的,他希望家庭可以给人们带来更多的责任感,增强群体意识,而不是一般散沙。

    “先生,您也是参加牵手活动的嘉宾吗?”

    突然冒出来的一位妹子的问话让徐长卿感到错愕。时至今日,他差不多已经忘了自己平凡的一面。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脸,才想起自己有着一张年轻人的脸,而实际年龄也不算多老。

    他的表情和动作把大胆上前搭讪的妹子给逗乐了,伸手道:“你好,我叫郝萌萌。”

    徐长卿伸手与之相握,“你好,我叫徐长卿。我不是来参加活动的,不过如果你有空,我希望可以邀请你……”他看了看表“共进午餐,随便聊聊。”

    妹子欣然应允。

    徐长卿像秘书点点头,秘书便跟牵手活动的组织者之一离开了。他的行程秘书会重新规划,去哪里吃午饭,会替他安排。

    离开活动中心,两人沿街散步,聊起爱这里的生活。这是徐长卿请妹子吃饭的主要目的——从普通人的视角了解一下这里的情况。

    妹子是个欢快的性子,也不惧生人,喜鹊般叽叽喳喳说了一路。

    “你这么开朗活泼的性格,还需要参加牵手活动?平时应该就有很多男生追吧?”

    这是在餐厅等菜上桌时徐长卿说的话,哪里知道一句话戳中妹子泪点。原来,她的前任男友就是主动追她,然后认识的,浩劫时男友拿到了幸运船票,让给了她,就像{泰坦尼克号}中杰克与露丝最后说的那样:“要活的精彩,无论多么绝望,也不放弃。”

    徐长卿沉默,不是妒忌这样的感情,而是发生这样的事,让人命在他心中变得鲜活和有温度。

    如今连同新联邦、以及火星共和国从月球那里挑选的工业人口算上,一共也不足80亿,超过240亿人死于浩劫。当这些人不再以数字去看待,而是有着情感的份量,那么它就是任何灵魂都不能负载之重。

    “你呢?你有什么故事?”妹子泪眼婆娑的问。

    “主要就是忙,忙着工作,忙着战斗。”

    “忙点好,忙起来就没时间痛苦了。”

    “有道理……只不过,有时候,太忙就没人味儿了。”

    妹子诧异:“居然这么忙?你是外域城邦的直属员工?”

    徐长卿哭笑不得,一句话,让他感觉外域城邦在人们心目中的形象,就如同他故乡的富士康,现代血汗工厂的典型。

    不知不觉,外域城邦已然成为人类的旗帜,以一种不被普通人理解的方式,努力带领人类走出泥潭。

    这让他对那句‘只要做事,就必然会得罪人。’愈发的有感触。

    然而他对自己的选择并没有后悔,也不愿去解释什么。

    理解,当彼此的差距超出限度,这个概念就变得奢侈。没必要说,也说不着。

    距离感一下子就又有了,明明坐在对面,却感觉隔着一个世界。

    徐长卿再没聊这个话题,而是聊起一些生活中的趣事,在简单的愉快中结束了用餐。

    下午,他搭乘希望号运输舰前往小行星带。

    这种运输舰,是由月球殖民地新近制造的主要舰船。现如今已经是每三日两艘的产量,不但满足了地月之间的基本需要,连前往小行星带和木星的航道上,此种船都越来越多。

    希望号这次运载的是一百万吨肥料,说白了也就是粗处理过的人粪,友谊空间站根本用不了这么多,那么就运往小行星带消化。

    虽然是大粪船,但这个时代的该类设备远不似徐长卿故乡那般埋汰,粪便都是经过干馏处理的,看起来像是茶砖,经过真空封装,没有任何气味。

    徐长卿在希望号上体验了下舰上生活,给他的感觉,比当初在君士坦丁号上时要更舒适一些,主要是各种设备比较给力。

    这然他感到满意,能有这个水平,就能承担远洋作业的工作,接下来,以之为基座的矿业采集船就会量产,进一步满足人类恢复经济的需要。

    抵达小行星带,已经是十天之后。

    如今的小行星带,在格局上比之当初有了很大的变化。

    最显著的特征之一,就是个空间站攒堆。

    促成原因,既有新联邦的推动,也有小行星带人自己的意愿。

    半年的无政府时代,改变了很多人的很多想法,小行星带人现在很少好再提同胞这个概念了。

    恰恰就是他们内部过去一直鼓吹新民族主义的那些人,让他们见识了人性可以多黑暗。

    与他们经历的地狱般的生活相比,240亿横死的联邦人类,可以说是死的很痛快,基本没遭罪。

    动荡之后,小行星带人终于意识到,他们就是太空时代的美利坚,是一个典型的移民国家。

    然而他们没有当初的美利坚那么命好,他们属于搭伙过日子,低重力病症虽然让他们成为同类,但并没有消弭民族差异,文化的传承,不是两三代人的时间就能削抹的,它会根深蒂固的存在很长时间。

    有了这样的认知,各种不是帮派的帮派就重新兴盛了起来,什么荷兰帮、墨西哥帮、越南帮……基本都是以国家为单位,本国人凑在一块儿,相互照应,对帮外人异常的戒备。

    新联邦过来一看是这个情况,索性就让他们以各自的民族为单位,打发他们上船。

    就是用于逃亡的那些船只,新联邦美其名曰:让人类最具开拓能力的开拓者后裔们,披挂上阵,再上征途,探索开发新世界。

    实际上就是占你大屋占你田,赶你上二手面包车,告诉你这是房车,也是谋生工具,让活就去开黑车吧,随便拉什么。

    这次,小行星带人没有像当初那般闹,而是心怀怨气、神情阴鸷的选择了屈从。他们通过阿尔法空间站、也就是现在的九州空间站的关系,联系艾拉?奥利维,表示他们想要种田,请求九州实业给予各种贷,他们愿意出卖一切。

    艾拉对这种情况的第一感觉是害怕,气氛不对,给她感觉,小行星带人在经历了这一连串的打击之后,是真的痛定思痛了,鼓荡着仇恨情绪发血誓要把失去的都拿回来,这股戾气是迟早要发泄的。

    “给他们!如果这场灾祸真能让他们空前团结,创造奇迹,或许是人类之幸,我高看他们一眼。”

    徐长卿这一句话,奠定了一个凶狠群体的出现,他们得到的支持,技术方面是当初甘地、冯迪、曼苏尔他们没能拿全的那些,约等于目前联邦的主流技术水平。其他方面就没什么好说的了,可以说生存条件恶劣程度,一点都不逊色此时地球难民营的民众所面对的情况。

    太空大篷车队,耗费了两个多月的时间抵达土星区域,期间,提前运动到位的移动城市起到了重要的中转作用。

    他们使用的舰船很多都是舢板级,中途必须补给。

    阿古斯城最终也留在了小行星带人的最终聚集地。

    有人称那里为太空难民营,也有人称为超级停车场。

    都挺形象,反正就是一帮人都工作生活在破船上,日子过的非常艰辛,但他们熬过来了。

    让徐长卿感到意外的是,小行星带人没选择去土星的卫星建设家园,而是选择了难度更大的太空殖民地建设。

    到了现在,类似地球亚洲星港的设施已经建成,不过规模要小很多,模块工厂问世后,小行星带人又大量的购入了这种设施,吃住也都在那里,情况自然是各种糟糕,可最艰难的时光硬是让他们面不改色的挺过来了。

    徐长卿看的暗中点头,坚韧,奋斗,前进,只要符合这个主旨,那么这个群体,他就会给予必要的支持。

    至于心怀戾气,很有可能把痛苦施加到其他同类身上。老实说,在死了240亿人,在亲眼见识了核冬浩劫种横尸遍野景象之后,他已经对残酷有了新的定义。

    生于忧患死于安乐,人类,还没有资格休息,懒癌,得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