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农女种田:山里汉子独宠妻 > 第960章 谁敢惹我(二更)

第960章 谁敢惹我(二更)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农女种田:山里汉子独宠妻最新章节!

    “当然是挂牌,你以为老娘这么蠢,卖身给怡红院?”

    陈红嗤笑了一声,当着面嘲笑穆大年傻。

    怡红院的经营模式有两种,一种是自己培养的姑娘,除非有大人物帮着赎身,否则一辈子都要在怡红院。

    另外一种就是陈红这种挂牌的,每天交点钱给怡红院就成。

    许久未见,穆大年竟然和陈红有了惺惺相惜的感觉。

    两个人一聊起来,就将最近自己遇上的事儿,都和对方说了。

    穆大年留了个心眼,只说家里老太婆太小气,所有的心思都留在了自家大哥身上。

    他一个小儿子,啥也没有,就被爹娘赶了出来。

    陈红对穆大年家里的事儿,也了解一些。

    她嗤笑道:“你们老穆家,也没几个省油的灯,你那个大哥,看起来像个东西,实际上,压根不是个东西,还有你那个大嫂,那个老贱人,要不是她捣乱,老娘说不定早就和你大哥在一块儿了。”

    陈红如今的处境也不好,虽然不愁吃穿,可每日总担心被村里人见到自己在勾栏院讨生活。

    要是传出了,怕是被人耻笑。

    越说,两个越气愤。

    最后穆大年道:“小娘们,你干脆和老子回二贵村算了,咱们还握着我大哥的秘密咧。

    等他回来,咱们直接用这个秘密谈条件。”

    穆大德的举人是买试卷得来的。

    除了大房的人,就只有穆大年的陈红知道了。

    两个都不是傻子,这个秘密是自己的护身符,不到万不得已,不能说出来。

    陈红大喜:“那行啊,你娘这么对你,老娘也想再和她吵几次,看看是老娘厉害,还是你家那个死老太婆厉害。”

    陈红和穆大年凑在一块儿,商量了一堆报仇的事宜。

    哼,这一次,他穆大年倒要看看,谁敢在他跟前横着走,得罪他,就等着下地狱去吧!

    -

    酒楼里的管事到伙计跑堂,大伙儿齐心协力,终于将酒楼收拾了出来。

    开张的事儿,定在二月初十,也就是说,酒楼的开始前的准备,还能进行十多天。

    现在已经是正月末尾了。

    再过一段时间,庄户人家就开始忙起来了。

    种菜、下棉籽,春插,事儿一件接一件的来。

    穆双双选的时候,刚好是农忙前头,等酒楼开张,农活儿才会不断的增多。

    于大海自从知道酒楼继续开以来,就一直马不停蹄的忙活着。

    他是整个酒楼里,对这项业务最清楚的,所以穆双双很多业务都要请教于大海。

    包括菜的定价。

    “东家,不瞒你说,我们酒楼一直打的是平价路线,进来的也都是些老熟客,只是后头出了些问题,才导致酒楼关闭。

    这一次,我觉得咱们还是走平价路线。”

    于大海看过一些菜的定价,觉得稍微偏高了些。

    也不知道别人会不会点。

    穆双双手里拿着一份最原始的报价单,上头有几个菜是于大海单独勾出来的。

    “大海哥,咱们走的其实也是被平价路线,只是这几个菜,我准备做成店里的金字招牌,价钱贵一点也是正常的。

    我就是想,让这个青山烤鸭,柴火烤鱼,蜜汁烧鸡,穆氏红烧肉,成为咱们酒楼的四大招牌。

    人家以后只要说起这四道菜,想到的就是咱们成丰酒楼。之前福临酒楼就是太普通了,一个特色菜都拿不出来,才会渐渐被人遗忘。”

    穆双双嘴里说的四个菜,都是在青山镇别的酒楼吃不到的。

    所谓青山烤鸭,就是北京烤鸭。

    为了教孙大武学会片鸭子,花了穆双双整整一天的时间,牺牲了五只鸭子,才让孙大武勉强学会了。

    剩下的,烤鱼和烧鸡,还有红烧肉,也都有自己独特的法子。

    可以说,穆双双为了培养孙大武这个大厨,费了不少心思。

    于大海之前还有疑惑,现在一听穆双双这么一说,心底的疑惑没了。

    确实,福临酒楼的菜色,在别处也是随处可见。

    卖的菜,比别家便宜,可人家不吃的,还是不吃。

    当初一品居的菜色,是整个青山镇最贵的,可是大伙儿还是挤破脑袋,赶着去一品居吃上一口菜。

    “我懂了!东家,要不你干脆这样,既然特殊了,那就将这些招牌菜限量供应。

    一天只出一到三桌,全凭咱们厨师心情如何?厨师心情好,就做三份,心情不好,做一份。

    这样一来,大伙儿都知道,成丰酒楼有好东西,可是很难吃到,你觉得咋样?”于大海道。

    穆双双眼睛一亮。

    于大海的意思是精品专卖,饥饿营销。

    好像确实是不错。

    本来成丰酒楼的规模就小,吸引镇上那些员外,还真的花些功夫才行。

    穆双双笑了,“这样好!对了,我已经将菜单画的差不多了,开张前,应该可以完成收尾。

    另外,你找人去做些宣传单,就是在一张纸上,写上咱们酒楼开张的事儿,告诉镇上的人,开张那日,过来吃饭的五折优惠,也就是说,吃一两银子的饭,我们只收五百文。”

    古代没有喇叭,没信号,流动性又差,交流全靠口口相传,有好也有坏。

    好的是,只要做的好,还有回头客。

    坏就坏在传播速度,等到传出成丰酒楼的菜好吃,可能已经是很久以后的事儿了。

    所以一个酒楼要是开业,要是不搞点宣传,真的是如同雨滴入大海一样,影子都找不到。

    一旁的陆元丰,仔细回味了穆双双的话,忽然道:“双双,不如……不如咱们在开张那日,请舞龙舞狮的过来。

    另外再请一个说书的,在咱们酒楼里说书,你觉得咋样?”

    大酒楼的宣传法子就是这样。

    大伙儿喜欢看热闹,也喜欢看舞龙舞狮。

    “丰子,这个好!舞龙舞狮好解决,不过……说到说书,我还真有几个话本子,我晓得的,大伙儿肯定没听过。”穆双双神秘兮兮的冲陆元丰眨了眨眼睛。

    穆双双一直觉得古代说书行业是个特别有意思的行业,能吸引一堆人围在一起,聆听一个故事。

    加上她一个现代人,集各家的大成,各种武侠小说,和名著都是信手拈来的事儿。

    吸引几个顾客,应该是没啥问题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