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快穿王者荣耀:英雄,你躺好! > 第1325章 什么都算不出,什么也看不清(67)

第1325章 什么都算不出,什么也看不清(67)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快穿王者荣耀:英雄,你躺好!最新章节!

    太宗的目光一直犀利非常,他一直用这种犀利的目光审视着明世隐,想要知道这个神秘的男人,到底在谋划着什么。

    他是一个皇帝,是让兄弟的血溅在玄武门的皇帝。

    同时,他也见证了明世隐,整整五十年的光景。

    他活了五十岁,已经感觉到了时光的无情,岁月的沧桑。

    而他面前这个戴着面具的男人,却连说话的语气,都未曾变过。

    他五十年前见明世隐,明世隐是面具掩面,是一身奇怪的白袍红纹。

    五十年后,明世隐再次入了皇宫,仍旧是戴着面具,装扮未改。

    上次入宫,明世隐上次入宫……

    太宗目光仍放在湖中,年龄虽老,声音依旧霸气,这是一个盛世霸主应有的底气。

    “明世隐,你上次入宫,在我父亲身边耳语。你说这个天下不该给长子,应给能创造出盛世大唐的人。”

    “不应该给太子,而应该给秦王。”

    “父皇老来不明善恶,却信神卜卦,信了你的意。”

    “可惜当时太子却不满你的猜忌,暗杀于你,之后设兵埋伏于我。没想到被我在玄武门先安排好人,杀了他个措手不及。”

    “玄武门兵变之后,我就成了太子,这个天下也是我的。”

    太宗叙述着过去的事情,明世隐目光转过,注视着他的脸。

    李世民是雄才霸主,当年的秦王,现今的唐太宗,都需敬佩。

    明世隐也敬太宗,虽然太宗在他眼里,就是一个一步步长大的孩子。

    “太宗,这天下本就该是你的。这是你该得的。”

    明世隐的声音是那么的云淡风轻,云淡风轻到太宗轻轻捏碎了一个茶杯。

    太宗直视着明世隐的眼睛。

    明世隐的眼睛这么多年也一点未变,深邃的让人看不透其中的一丝情绪。

    可是太宗却懂,这个人,又在酝酿着什么!

    有明世隐的地方,就有江山动荡,就有腥风血雨。

    太宗一字一顿地问明世隐——

    “明世隐,你可否告诉我,告诉朕!当年李建成在死的时候,留下的那句话,为何事——明世隐误我?!”

    这句话,太宗耿耿于怀了一辈子。

    他自是谢明世隐帮他在父皇面前进言,还暗自做了他的谋臣,如同姜子牙于周武王那般,帮他卜算吉凶,规避了多少风险!

    日后他夺了江山,再去找明世隐,明世隐却似从人间蒸发。

    太宗其他的谋臣说,亲眼看到明世隐被太子的乱箭射死。

    他觉得不错,死了也好,明世隐知道他太多的秘密,也是因为他以为明世隐死了,心中常带着愧疚。

    可是又是不久,参与玄武门兵变的下属告诉了他,前朝太子死前的最后一句话是什么。

    是!什!么!

    太宗这么高傲的人,他不能够接受——

    “明世隐,你布局于天下,竟然连朕也是你的一枚棋子而已?!”

    “你当年在我父皇面前说要将江山传我,你在我面前做我的幕僚让我兵变夺江山,可是你竟然也联系了太子,给他希望,让他入伏!!”

    太宗这么高傲的人,他不能够接受欺骗,更不能接受——他竟然是被利用的那一个!!

    面对难得暴躁的太宗,明世隐的眼睛仍旧如一池秋水。

    风也吹不皱的秋水,连鱼都死绝荷花也从不会开的池水。

    明世隐。

    他……从来不是一个好人。

    从来不是。

    明世隐用依旧平静的语气和太宗说话,就是太宗还是秦王时,他做幕僚时的那个语气。

    “陛下,这个天下是您该得的。”

    “您会用计,到底还是顾忌血肉亲情。可是这江山本就是血铺就的,您不愿意的,让我来就好。”

    “而且,只有这样,您才有更好的理由出兵,毕竟,是太子要杀您,要造反,您是自保反击。史官要写的,我已经帮您写好了。”

    明世隐的语气太平淡,平淡的太宗飙高的火都生生压了回去。

    可是他到底没忍住,将桌子上的水壶砸到了明世隐身上。

    明世隐没有躲,被茶水淋了个狼狈。

    末了,明世隐问太宗。

    “解气了么?”

    明世隐的语气,恍若当年哄着那个孩子。

    太宗的老脸都挂不住了,这语气,他现在都是个老人了好么?!

    太宗忍了忍气,还是没忍住。

    他有太多问题想要问明世隐。

    明世隐此番进长安,向他推荐李治……李治那个孩子,普通的紧,不知明世隐为何看上他。

    可是明世隐说那人能坐江山,这江山……

    也跑不了了。

    尤其是——

    “你当朕看不到,你专门笼络太子,不就是想效仿当年那套,让太子自己造反,失了民心失了朕的心?!”

    明世隐没有隐瞒,点头,面具下的脸没有丝毫变化,语气却更柔和了些。

    “陛下,你知道就好。”

    明世隐的话说完,太宗突然大笑出声。

    好一个你知道就好。

    好一个你知道就好啊……

    我是皇上,还要让你来教么?!

    当我还是当年那个略带青涩的秦王么?!

    明世隐这番专门在他面前,去重复当年的伎俩,就是为了让他看着,看清楚。

    太宗问明世隐——

    当年明世隐到底有没有利用他!

    明世隐没有回答,而是轻描淡写地告诉他——陛下,你自己看。

    是啊,他自己看。

    这天下还是明世隐的一盘棋,谁都是棋子,谁都是棋子。

    这皇位江山,权力就是诱饵。

    他们是棋子,太宗早就看透,此番不过要明世隐一个回答。

    现在,他也满意了。

    只是这么多年,他仍旧想不明白。

    明世隐这个男人,他活了这么久,要的到底是什么?!

    太宗问了出来。

    明世隐早就料到他会这么问,明世隐也早就想好了回答。

    “陛下,我从五十年前,就在期盼,期盼一个盛世大唐。”

    “盛世大唐?!你为何固守着这个?”

    明世隐擦干身上的水迹,轻声说。

    “为何?因为……故人约。”

    不过明世隐也没想到,太宗突然一改回忆之色,声色俱厉。

    “明世隐,你是大唐的国师,也就是我的臣子。哪有臣子戴着面具面圣,你摘下面具,给朕看看。”

    明世隐:……

    明世隐的手拂在自己面具上,不知道想到什么,神色又变得十分温柔。

    他说。

    “陛下,我的面容,这世上只一人能见。”

    只是能见他面貌的小牡丹,此时怕不是……

    正在给他戴绿帽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