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法武封圣 > 第975章 少典彰的烦恼

第975章 少典彰的烦恼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法武封圣最新章节!

    “咳咳,老爷,丁仲求见。”

    “哦,小仲啊,进来吧。”丁馗坐进椅子里,脚跟抬起靠在椅腿上。

    丁仲嘴角挂着笑容,搓着手站到椅子后面,问:“如夫人快生了吧?”

    “嗯,你燕姐很关心你的婚事,要是你找个媳妇回来,她肯定能安心许多。”丁馗的回答很跳跃。

    丁仲愣了愣,脸上很尴尬,近两年一直忙着修炼和安全局的事,根本没有考虑过自己的终身大事,也许是心底那个身影迟迟无法忘怀。

    “老爷,柳市长让端口城、青岚城和嘉新城的魔法师去哨站了。”不愧是跟随丁馗时间比较久的人,丁仲立刻发觉丁馗的状态跟平时不一样,马上把话题转到公事上。

    “哦,是我让柳先生看着办的,”丁馗的思绪被拉到当前局势上,“己寇不会放任我们不管,尤其是威胁最大的王室哨站,虽然郡城落入他们手中,但巨羊城仍具有重要的战略意义,这里是囤积后勤物资的最佳场所。”

    “那骑兵大队?”丁仲提了一句。

    “确实不能留在恒福城,让少典成指挥骑兵大队,柏芸负责协助,另外带上孔伟为参谋。啊,钱爷爷来的正好,你觉得哪支部队回哨站防守为好?”丁馗把注意力集中到领地的前途上,渐渐冷静下来。

    钱布见过张医师,了解后院的情况,作为家中的老人,他赶来看望。

    “这个,从锻炼队伍的角度来说安排步兵七营、八营和九营最好,如果要确保少哨站的安全还是派特战营去。”他没料到丁馗忽然问这样一个问题。

    “那就让特战营去,嗯,九营也跟去打下手,还缺一个高手坐镇。”丁馗的目光在敖羽和丁昆身上打转。

    丁昆看着敖羽,敖羽的眼光到处乱飘,两人都没有自动请缨的意思。

    “这个,晚点再定吧。”丁馗大概知道这两个人的想法,他的第一个孩子没降生,这两位都不想离开。

    丁馗的首席幕僚也很想来等待未来弟子的降生,不过眼下恒福城里的事情太多,大掌柜又甩手不管,他只能出面一一理顺。

    “没错,抚恤加倍发放,领主大人有特别指示。”

    “城管暂时归入恒福城的编制,收复巨羊城之后再做安排。”

    “麻烦转告桓会长,出战的魔法师依旧可以领取酬劳,他们是为少典国出战,同时也保卫了巨羊城的百姓和军队。”

    “那些战马谁都不能动,领主大人自有安排。”

    “华夏车马行的护卫队吗?嗯,派去治安暑吧,那边人手不够。”

    “你找钱城主啊,不好意思,请明天再来吧。”

    “哎哟,仲玉啊,怎么好意思让你端饭过来,快放下,我自己来。”柳豫忽然发现仲玉端着一盘饭菜进来。

    “您忙,这种小事我能做。”仲玉轻巧地避开柳豫,硬是将盘子端到柳豫的书桌上。

    “谢谢啦,如夫人那边情况如何?”柳豫挥挥手,让来人先到门外等待。

    “我这种身份哪里挤得进去啊,有领主大人亲自坐镇,应该不会有问题的。”仲玉尚未正式拜见丁馗,丁馗也没那个时间接见她。

    “说的也是,丁局长过去了吧?”柳豫端起饭碗,不客气地吃了起来。

    “小仲,咦?他来了。”仲玉瞥了一眼门外,意外地发现丁仲。

    “柳市长,啊,姐姐也在。呃,是这样。”丁仲将丁馗的意思转告柳豫。

    柳豫相信丁仲不会假装丁馗的命令,于是抽出两支令牌交给丁仲,说:“麻烦你去交给少典成和窦骁骑,让他们晚点过来我这领正式的军令。”

    丁馗把军政的大印都交给了柳豫,正式的命令需要在柳豫这里发出。

    “那我跟小仲一起走了,您慢吃。”仲玉拜别柳豫。

    柳豫送姐弟俩出房门,回头又招找他办事的人进屋。

    “小仲,丁大人什么时候见我?我要不要做些准备?”仲玉对要见丁馗感到紧张,虽然已经见过长公主。

    丁仲握住仲玉的手说:“没事的,姐姐,老爷像我大哥一样,他肯定会把你当成姐姐一样看待,你跟平常一样就行,不用做什么准备。”

    “哦,哦,丁大人杀那个己国的侯爷像杀鸡一样,下手真快啊。”仲玉拍了拍山峦般的胸部,当初让古老大垂涎不止。

    “呵呵,姐姐莫怕,老爷对仇敌向来不会手软,动手快那是让乐丕少受点痛苦罢了,但他对自己人那是没得说。

    财哥您知道吧,当初财哥娶了个曹国间谍当媳妇,差点害死老爷,老爷后来都没有处罚财哥。

    只要您忠于老爷,不做对不起老爷和领地的事,他绝不会对您出手的,重话都不会对您说一句。”

    丁仲这才知道仲玉紧张的原因,感情是丁馗在祭坛上手刃乐丕的血腥画面,也难怪,姐姐这般的弱女子哪见过此等场景,丁馗那个时候的形象确实有点可怕。

    “那就好。”仲玉似乎放松下来。

    此刻镇京城里有大人物十分紧张,其中就包括统帅府的头头们。

    “到底怎么一回事?各位说说看法吧,那己国可是我们多年的友邦啊。”少典彰的太阳穴不时突突。

    “掌帅大人,此事不简单啊,两艘潜龙舰,那是海军的主战舰船,都调到我国境内了,这是一场精心策划的侵略行动。”龙琨首先发表意见。他从本行出发,依据己国动用的装备分析,暗中表达他尽心尽职的态度。

    “己国北关亭侯占据巨羊城有半个月了,没猜错的话己囤积大批的物资,足够支持大军数月之用,‘友邦’二字可以不用再提。”旬祺不甘落后,用后勤部的专业眼光坐实己国侵略的野心。

    “虽然早前属下有所警惕,急令军情司加大收集己国军方情报的力度,但是时间还太短,目前只知道攻占南丘郡城的是己北三军团,一支精锐军团啊。”姜熙点到为止,态度已经十分明显。

    “姜帅,第八军团是怎么回事啊?昨晚没有军令却全部撤出前线,如今拔营东进,这可是违抗圣旨哦。”公孙节的话最值得玩味。

    “公孙节,你什么意思?现在说的是己国入侵的事,你扯到第八军团那去,莫非公孙家暗中私通己国吗!”龙琨非常不客气。

    啪,公孙节拍案而起,“龙琨,你要为自己说的话负责!第八军团违抗军令,这里面有多少人犯了军法?难道我就不该说嘛?己国的事可以去问己国使者,我做自己分内的事却被你污蔑,统帅府是你龙家开的吗?”这话多少有点不顾及少典彰的面子。

    “放肆!”少典彰罕见地斥责部级统帅,“事情已经危及国家的存亡,你们还在勾心斗角!谁要是对我不满,现在就可以转投叛军,我可以给你们签署通行令,放你们走!”

    听到少典彰说这么重的话,龙琨和公孙节不敢吱声了,默默地坐回座位上。

    “咳咳,大人请息怒,两位统帅没别的意思,王国现在处境艰难,他们心里着急罢了。”旬祺出面打圆场。

    “是是是,属下鲁莽,望大人恕罪!”龙琨立马道歉。

    “我,属下慌不择言,有顶撞大人之处请大人降罪,但公孙家绝无私通己国。”公孙节感觉少典彰针对自己多些。

    “国有内忧又有外患,当务之急是先解决己国的入侵,第八军团拔营东进只可能去南丘郡应敌,难道要去占地为王吗?至于违抗圣旨的情况日后再议吧。”少典彰发现自己不先表态不行。

    “呃,确实如此,第八军团内部发生过争吵,最后决定护国当先抵御外敌,因此拔营东进。目前姜植参谋长仍在努力做各师团长的工作,希望他们尊重摄政亲王和统帅府的命令。”姜熙不得不回应这件事。

    “行啦,我知道那些骄兵悍将,姜帅说的其实他们也不怎么听,这件事以后再说。”少典彰没心思现在处理第八军团。

    “来便战,属下认为己国的侵略已成事实,我们必须给与狠狠地打击,决不能给他们我国内乱就任人欺负的想法。文国郡已组建一个地方军团前往南丘郡,据说还在招募第二个军团,文国公给大家做出表率了呀。请大人委派属下前往南沼州。”龙琨请战。

    “打是要打,可这兵力如何调派?后勤物资如何供给?第八军团进军路线上的沿途各郡可承担一部分物资,抵达南丘郡后也可着南京城安排,孔家军亦可照此例执行。然后呢?这二十万大军配合二十和二十一军团余部,能否击退己国的入侵?”旬祺提出好几个现实的问题。

    “谁来指挥第八军团?”姜熙迎着少典彰的目光问道,“龙统帅去南沼州不太适合吧,属下也没有信心但起这个职责。”

    “然也。”公孙节露出幸灾乐祸的表情。

    “那你说怎么办?这世上就没有人能指挥第八军团了吗?”少典彰明知故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