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术镇天 > 第858章 愿者来!

第858章 愿者来!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一术镇天最新章节!

    “讲道?”

    余大吉有点惊愕的看着苏夜,对于苏夜突然提出来的这个意愿,感到相当意外。

    余大吉当然明白什么是讲道,可正因为明白什么是讲道,他却有些不具信心。

    这倒不是余大吉小看苏夜的实力,如果小看苏夜的实力,他又何至于冒着被吉神宫灭掉一整个春秋部落的风险来藏匿且还讨好苏夜?

    在他看来,苏夜是强大的,无比强大的。

    占辜部落发生的那一场大战,早已经用血腥的事实证明了苏夜的可怖,那种可怖不仅仅是吓坏了春秋部落,整个贝罗草原有无数的人都被苏夜吓到了。

    可自身有实力却不代表讲道一定厉害。自身实力强大顶多只能证明是苏夜自身在修炼上有着比较强大的天赋或者说机缘特别深厚,远胜于常人。

    讲道却是需要把天地之间的至理传达给别人,而且还不是背书似的传达,必须是能够把天地至理深刻地剖析出来,让其他人听了之后能够迅速领悟才行。

    而且,同时给很多人讲道,这种深刻剖析就更必须是越发深入才行。毕竟同时听道的人不是每一个人都有同等的智慧与悟性的,因为个体的差异甚至还会产生各种不一样的变化,这些更增加了讲道的难度。

    所以余大吉并不认为苏夜有本事讲道。

    只不过,这是苏夜主动提出来的,还说是为了表达对春秋部落的感谢特意讲道,余大吉心底就算再不相信苏夜能够来一场别开生面的讲道,也不会犯傻当面反驳苏夜,拂了苏夜的美意。

    余大吉开心的接受了苏夜讲道的好意,而且连连道了数声感激之后才离开。

    离开之后他就立刻安排心腹手下,将苏夜准备为春秋部落人讲道的好意传了出去,等消息传达到春秋部落的每一个人之后,他自己再站出来号召,尽可能的让人前来听道。

    可是,春秋部落的人听到苏夜愿意讲道之后的反应却不太热切,甚至非常淡漠。这一点其实并没有出乎余大吉的预料。在他看来,他是整个春秋部落与苏夜接触最多最熟悉苏夜的人了,连他自己都不觉得苏夜能够讲道,其他人怎么可能相信呢?

    要是春秋部落的人一听说苏夜要讲道,每个人都兴奋起来,那才真叫见鬼呢。

    可理解归理解,明白归明白。

    苏夜这个煞神就在春秋部落里待着呢,他主动提出来要给春秋部落的人讲道,要是人人都不当一回事,那不是打苏夜的脸吗?要是苏夜觉得脸面挂不住,翻脸了,怎么办?

    为了部落的安危,余大吉也是煞费苦心,不惜亲自下到部落之中,苦口破心的进行劝说,晓之以理动之以情,总之什么为了部落的安危,为了自己的安危,各种各样的借口都用上了。

    可是效果还是一般。愿意去听苏夜讲道的人依然没有几个。有些人甚至当着余大吉的面就表现得很反感很愤然。

    直言道,苏夜所谓的讲道,压根就不是真心为春秋部落好,也不可能是为了表达什么谢意。那根本就是在春秋部落当了太上皇之后当上了瘾,假借讲道之名,变着法子在向春秋部落面前耍威风呢!

    春秋部落太小,无人能够抗衡苏夜,任凭苏夜在部落里作威作福已经够憋屈的了,还要去听所谓的讲道,看苏夜变着法子耍弄威风,那不是给自己找不痛快吗?

    还有人干脆大着胆子对余大吉说,苏夜此人简直就是以春秋部落为家了,这样下去不是个头,纸包不住火,春秋部落藏匿苏夜的事迟早还是要被吉神宫发现,与其到那时候被吉神宫当成异端的同谋灭杀,还不如趁早把苏夜的消息传给吉神宫。反正一旦吉神宫确定苏夜的下落,立刻就会派出高手来对付苏夜,苏夜再牛也牛不过吉神宫,到时候他死了,也威胁不到春秋部落的安危啊。

    搞不好春秋部落还会因为帮助吉神宫铲除异端而立下大功劳,受到吉神宫的嘉奖呢。

    这番言辞差点没把余大吉吓得魂都丢了,连连厉声斥责说这番话的人。

    余大吉本来就属于那种瞻前顾后性格怯懦胆子比较小的人,要不然也不会被苏夜的凶威吓得丝毫不敢反抗了。

    在他看来,只要苏夜还在春秋部落一天,他就一天不能出卖苏夜。因为哪怕吉神宫派出紫衣神女那种强者来对付苏夜,苏夜也完全有能力在应付紫衣神女之前先将春秋部落灭掉。

    更何况最近盛传有紫衣神女四处打听苏夜的下落,一些本来与苏夜没有什么瓜葛的部落,只因为慑于苏夜的凶威想要自保,就被紫衣神女灭门了,整个部落上下数万条人命说杀就给杀了。

    一旦让吉神宫知道春秋部落藏匿了苏夜多天,谁敢保证吉神宫的紫衣神女不会直接下手摧毁春秋部落?

    没法保证啊。

    所以,这事从一开始就没得选择了,现在更加没得选择,在苏夜没有离开春秋部落之前,打死都不能出卖苏夜,若苏夜一直不离开春秋部落,春秋部落也只能赌上整个部落三千多条人命的命运,跟着苏夜一条道走到黑了。

    余大吉狠狠的把有歪心思的人教训了一通之后,心情也不好了。干脆不再去号召听道的事情。硬着头皮去见了苏夜。

    “苏少,部落里一听说你要讲道,每一个人都兴奋起来了,特别特别的渴望能听你讲解天地大道。只是我刚刚收到消息,吉神宫的紫衣神女听罗、姬泺二人正四处搜寻你的下落,且已经在向春秋部落靠近过来了,我认为讲道这事不宜扩大,仅限于小范围就可以了…免得引起紫衣神女的注意。”

    整个春秋部落三千多人,愿意听苏夜讲道的不超过百个。而且这部分表示愿意听苏夜讲道的人态度也不是特别坚定,有可能因为别人对苏夜讲道的排斥而动摇,到时候就不来参与了。

    这事余大吉无论如何都不敢实话实说,说了大实话那是要打脸的,尽管与苏夜相处了几天,有一种相处甚欢的感觉,但余大吉还是不敢拿整个部落的安全去赌苏夜会不会恼羞成怒而心生杀意。

    作为一个小部落首领,余大吉太清楚这些实力强大的高手们的心胸了,他们基本上什么都不在意,唯独特别在意脸面,但凡觉得有人拂了他们的面子,就能动手杀戮。

    虽然觉得有些憋屈,但事实就是如此,春秋部落家小业小,确实承受不起这样的冲击。

    所以余大吉绞尽脑汁的,才想出了一个比较合情合理的借口,掩饰掉实际的尴尬情况。

    可余大吉万万没想到,苏夜的精明远非他想象的那么简单。余大吉亲自下部落号召部落中人来听讲道时的过程,早被苏夜悄悄动用心灵世界看得一清二楚,就连一些春秋部落人劝余大吉把苏夜卖了的话,他都听得一清二楚,怎么还可能被余大吉这个看似合理的借口给忽悠了?

    “余大吉,辛苦你了呀……”苏夜看了有些紧张的余大吉一眼,玩味的说了一句话。

    余大吉愣了一下,下意识的回道:“不辛苦不辛苦…这都是我应该…”话还没说完,余大吉突然发现苏夜的表情特别玩味,那一瞬间顿时吓得亡魂大冒。

    以他对苏夜的了解,苏夜这种表情再配上那一句有些莫名的话,分明就是看破了他的心思。

    “苏少…我…”

    余大吉忽然不知道该怎么说话了,他心里产生了一个非常惶恐的念头,苏夜的实力非常强大,要是之前他下部落号召部落里的人听道的经过被苏夜察觉到了,甚至是有些人说了不该说的话被苏夜知道了,那怎么办?

    “行了,别支支吾吾的了。事情我都知道了,我没有为难你的意思,也没有跟你们部落人计较的意思。有些人目光短浅,那是因为生活环境所迫,受吉神宫常年洗脑压制所形成的,我再与他们计较的话,岂不是显得我心胸狭窄了?”

    “你放心好了,我愿意给你们春秋部落讲道,那就确实是一番好意。不存在对你们耍威风的事情。”

    “是是是…苏少胸怀广阔可比蓝天大海…是我多心了,还请苏少见谅。”余大吉惊喜不已,连连说道。

    苏夜呵呵笑了一声,“讲道的事情具体就定在明天吧,明天一早我开始讲道,你也不用再煞费苦心的去号召部落里的人来听道了,这种事情讲究一个机缘,你大可以告诉你们部落里的人,此事愿者来。不愿意来听道的或者依然觉得我讲道是为了耍威风,不愿忍受委屈看我耍威风的也不要强求他们,并且我也不会因此就找他们麻烦,更不会迁怒于春秋部落。”

    余大吉听完就彻底放心了,满脸感激的离开了,虽然他还是不认为苏夜能够讲道,但至少苏夜不会因此迁怒春秋部落就可以了,不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