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祸国宦妃:冷王欠调教 > 第二百九十四章:茶楼的说书先生

第二百九十四章:茶楼的说书先生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祸国宦妃:冷王欠调教最新章节!

    鬼魂垂下的眼眸猛然一皱,呼吸不禁急促紊乱起来,急忙应了下来。

    以往门人犯下过错亦或是任务失败,都会来此处接受惩罚,但从未有过千刀万剐之重刑。

    而且以往那些挨不过去的,受了极重伤势的都抛尸荒野,别提救治挽回了。

    而此次,尊主竟然怕鬼魅熬不过去,网罗天下名医药材为其续命,这才叫真正的生不如死,死而不得。

    “不……不……。”豆大的泪珠从哪双妩媚的眼眸中滑落,随后下意识地冲南景尘大喊:“不,你不能这样对我!左丘宇点名要我,他有禅婆的消息下落,你不能杀了我。”

    “呵——”南景尘发出一声轻嗤,“本尊想要你的命,天罗神仙都保不了你。”

    她当真以为左丘宇会是她的保护神?

    他从来不在意左丘宇和禅婆等人……

    话音一落,南景尘不顾花倾城的哭喊,离开了刑房。

    ……

    寝殿中,南景尘一入门,便瞧见了桌上的纸条,他晃悠着步伐上前,随意落座一侧,将其纸条打开一看,里面尽是记载了简兮和凤烬的一举一动,详细到一个眼神,一个小动作。

    字笔间,他们一同出入醉梦楼,随后又去了首饰铺,凤烬为她挑选了一枚玉佩,她为他挑选了一枚金钗……

    是…。定情之物吗?

    简兮啊简兮,她只要现在回到他的身边,付他一声抱歉,他便可卡在咽喉中的那颗刺咽下,永埋心中,既往不咎。

    哪怕明知她怀孕是假,但与凤烬的过往事实她从未解释,甚至对他含有抱歉,尤其是他二人如此不清……

    ……

    翌日。

    简兮早早地出了怜生楼,去昨日光顾过的首饰店中取物。

    老掌柜的见简兮入门,连忙从柜台中出来,吩咐贱内备上好的茶水招待。

    简兮甩了甩手,有些不耐烦:“不用麻烦了,我订的东西,好了吗?”

    老掌柜附身,连连应声:“好了好了,小人这就给您取。”

    说完走向柜台,从抽屉中取出一个精致的小盒子,递到了简兮的面前——

    简兮打开盒子,里面有俩枚精致小巧的黄金吊坠,一枚是南瓜造型,而一枚则是一把小剪刀。

    她临时突然想了起来要定制首饰,砸了不少钱银才一夜之前赶造出来。

    她将盒子阖上,淡淡的道了一声谢,转而离开了店铺。

    ……

    简兮离去后不久,一袭青衣的凤烬走了进来,掌柜地见此,又从抽屉中取出一个盒子,递给了他。

    “知道该怎么做吗?”

    掌柜的连连俯首,恭敬出声:“小人知道,大人放心。”

    若是有人来问那女子从这取走了什么东西,他就说是定制俩件首饰,一件是金凤凰,一件是小剪刀。

    凤烬点了点头,将盒子收入怀中,转身离开了店铺。

    ……

    入冬了。

    今天的冬天好似比往年更冷了一些,横元城下了整整三日的雪,窗外的冷风顺着缝隙毫不留情的贯穿进来,让人不免瑟瑟发抖。

    怜生楼,四国闻名的倌人坊,却只有三名倌人待客,其中皆是下人小厮。

    一位乐师,一位前台接待,另一个,就是这怜生楼的绝色,无笙。

    可简兮在这怜生楼待了数日,能闻得楼下琴音靡靡,能得见起初她调戏的青衣男子送饭送菜,却未见无笙衣影,显然不在这怜生楼。

    自从三日前开始落雪,简兮就待在房中没有出去过,整日里缩在被窝中,也不作其他事。

    房门突然被打开,凤烬将黑色的披风挂在一旁的衣架上,走到床榻前,柔音入耳:“兮儿,今年红梅开得极艳,我为你摘了几枝,稍后寻只花瓶插起来,如此,你不出门也能瞧见这红梅的傲骨丽色了。”

    兮儿,他开始这样唤她,她起初还反感排斥,后来也就随他去了,左不过是个称呼罢了。

    她翻身面向床榻边,看着凤烬手中还带着冰霜冷意的红梅,尽量去忽视那握着花枝的手已经冻得通红……

    她对上那双满是温柔宠溺的丹凤眼眸,轻声问道:“你当真不管无笙的死活了?”

    凤烬微微一愣,随即坐在了床榻前,漫不经心地出声说道:“南景尘说要我以命换命,我不去,他怎么会要了无笙的命呢!”

    “可你迟迟不出现回应,这是不是另一种回应,回应了南景尘,无笙本就是你手中一枚利用的棋子,危及自身时,抛弃也无不可。”

    话音一落,凤烬妖娆的丹凤眼眸透着黯伤,他淡淡一笑,声线依旧轻柔,似乎怕稍稍说重了,就会伤害到她的耳朵:“可我若是去了,就代表会失去你。”

    他命不久矣,用这残命来换无笙,他自然不会拒绝。

    可他好不容易才等到了她再次到来他的身边,他这一去,南景尘会让他活着吗?

    简兮轻皱了眉头,毫不留情的直言反问:“你何时拥有过我?”

    凤烬身子一僵,握着红梅枝干的手下意识收紧,但很快又缓和过来,眸中的受伤毫不掩饰:“你的意思,是让我去送死?”

    简兮质问:“那你呢?迟迟未动,是想要我当着南景尘的面维护你,向他开口保下无笙吗?”

    话音一落,房中顿时安静了,谁也没有再说话。

    良久,凤烬站起身来,从柜中取出一只瓷瓶,打开窗户,折断了几根屋檐下垂落的冰锥,将其放进瓷瓶中,转而将那几枚开得正艳的红梅插入瓶中,声线温柔慵懒,像极了那猫儿的叫唤:“兮儿,你的善良让我欢喜,但我很清楚不管是我还是无笙,在你眼中是什么分量,所以并未期待你所说的。”

    话音一落,他抬眸看向床榻上的简兮,温柔挽唇,继续出声说道:“当然,你能有此思量,我很高兴。”

    简兮眉头稍稍一蹙,抿唇没有作声。

    午膳时,凤烬照例将饭菜端到简兮的榻前,简兮裹着厚重的棉被坐起身来,从凤烬手中接过饭碗,心不在焉地咀嚼着筷尖的饭粒。

    凤烬将青菜夹入简兮的碗中,一边出声说道:“稍后我出去多采些梅花回来,酿成梅花酒,葬在庭院中的那颗枣树下,来年入冬或是开春,你便能喝到甘醇香浓的梅花酒了。”

    简兮应声抬眸,对上了凤烬那双丹凤眼眸,没有回应。

    午饭过后,凤烬便收拾碗筷,坐在床边陪她说了会话,当然,很多时候都是他在自言自语,简兮只是懒懒的附应了几句。

    简兮抬眸看着眼前讲的绘声绘色的凤烬,也不知他是从哪里听来的这些奇闻怪事,就像是在讲一个玄幻故事似的,内容很是精彩。

    她思想有些飘远,她好似从未见过凤烬帝王的一面,他是帝王时的场面总共见过不过数次,却从未对她端起任何帝王的架子。

    谁能想到,那百姓世人口中说的嗜血的妖物帝王,如今竟像那茶楼的说书先生一般,为取悦客人卖力讲述着自己收揽的故事……

    片刻,在那温柔的声线下,简兮微阖了眼眸,往被窝中缩了缩,将身子卷缩着,这才安稳入睡。

    也不知是这个冬天本来就要冷些,还是榻边缺少了温暖,亦或是前些日子服用堕胎药伤了身子,她总觉得冷……

    凤烬看着那张精致的睡颜,并未立即起身离去,只是静静在一侧等着她呼吸平稳些许之后,这才起身,往房中几个烧着的火盆中添了些木炭,希望屋子里能暖和些。

    片刻,他披上披风,小心翼翼地离开了房门。

    ……

    凤烬离去后不久,房间的窗户被撬开,满身都是雪花渣子的古彦从窗外爬了进来,扫视了一眼房间四周,随即来到床榻前,出声叫醒了刚刚才入睡的简兮。

    古彦禀报,南逸宸准备于除夕当日行登基大典,更改国号为泰安,至于四国国玺的失踪不明,他只口不提。

    另外,据近日来的跟踪,大量动物的脚印迁徙近了良禹山。

    想来,东篱回了他的老家。

    只要他别有什么大的举动就好。

    “还有一件事。”古彦继续出声,“昨日,摄政王府有人登门造访,他报名迟钦,来找他的师妹乐吟,身后还跟着一位老者,若是没有猜错的话,应该是六指琴魔。”

    简兮眉头一皱,思虑了一下,随即出声问道:“去查一下十七年前,六指琴魔为何无故屠杀整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村民。”

    也不知六指琴魔是敌是友,不知能不能借着她与乐吟迟钦二人的关系,求他相助于她……

    古彦回应:“已经调查过了,但时间太过久远了,那个村庄现在已经被开荒成田地了,什么线索都找不到了。但是据临村一个从事了三十多年的媒婆说起,好像是六指琴魔要找一个女子,故而杀害了所有村民。至于这说法是真是假,现已无从考究,不过六指琴魔在二十年前,确实心仪过一个女子,这女子,好似还和当时的衍生一派有什么关系……。”

    “衍生一派……”简兮凝眉念叨着,突然想起了什么:“那唐芷萱如今何在?”

    “唐芷萱闭口不提自己就是神医伯仲一事,但这江山自南逸宸接手后,便因为她的医术本事放了她,将其奉为上宾,并许了她大太医一职,现如今正位事兼容的御药房。”

    简兮思想了一下,按照她起初设想,这唐芷萱必定和禅婆左丘宇有所勾连,可为何她如今不像其他二人似的躲于暗处呢?

    不行,她若是放由,迟早是个祸害。

    “传话给南逸宸……”简兮话还没有说完,却突然停顿了,没有再继续往下说。

    她走时曾说过不再过问朝堂和江湖之事,现如今插手又算怎么一回事?

    她轻叹了一声,转了话锋:“罢了,你约见一下迟钦,我们晚戌时,梦香坊见。”

    古彦应了一声,抿了抿唇,有些欲言又止。

    简兮见此,出声问道:“你还有什么事?”

    古彦抬眸对上简兮那双没了往日黑亮的眸子,无奈道来:“回天机阁吧!那些提拔上来和新入的门人想要面见他们的主人。”

    这只不过是个借口,让简兮离开凤烬身边的借口。

    当局者迷,旁观者清。

    简单一直留在凤烬的身边,难道不是在等南景尘先低头吗?

    俩个相爱的人,如今却相互折磨。

    “他,怎么样了?”简兮支吾着出声问道。

    古彦轻摇了摇头,出声回应道:“我们派去打探的人没有回来过,没有从中带出什么消息来,也不知是个什么情况。”

    很显然,那些人再也没办法把消息带回来了。

    简兮垂眸,裹紧了身上的被褥,呼吸有些堵闷。

    “对了。”简兮突然想起一件事,出声问道:“司空冥卿现在是个什么情况?”

    南逸宸登基在即,要是坐上那皇位,这天下要是想再易主撼动,那就十分困难了。

    古彦凝眉,轻摇了摇头,出声回应:“并没有什么异动。”

    “不对。”简兮眸中多了几分厉色,“司空冥卿的野心不可能让他坐视不管,盯紧他,一旦有任何异动,立即汇报。”

    古彦应了一声,简兮整个人再次放松下来,突然觉得自己现在所做的一切都很没有必要。

    她之前为了安抚南逸宸的心,扬言不再过问朝堂之事,那这天下谁坐,跟她又有什么关系?

    不见得司空冥卿上位之后,会比南逸宸的统治和管理要差……

    她有些疲惫的往后一躺,将自己缩在被窝里,阖眸问道:“左丘宇有消息吗?”

    她现在最要紧的,应该是查询左丘宇的下落,从而找到禅婆,这才是当务之急。

    古彦眉间的沉色重了几分,抿唇迟疑了一下,随后出声问道:“左丘宇不是想要花倾城吗?不如拿她做诱饵,引蛇出洞?”

    提及到花倾城三字,简兮眉头顿时一皱,眼眸睁开,眸中掩饰不住的厌恶和阴冷。

    “她怕是早就尸体一具了,你期待左丘宇会对一具尸体感兴趣吗?”

    古彦微微一愣,不清楚其中的缘由,更加不知道花倾城什么时候死了……

    但现在花倾城死了,也就没有任何强制跟左丘宇谈判的筹码了。

    简兮倒是没怎么期待花倾城会起到什么作用,自古红颜祸水,可倾城乱国,花倾城虽然没有直接导致乾盛的毁灭,却经历了俩代君王,不知史诗会对其如何书写。

    而且她总觉得,左丘宇对花倾城的感情,并没有他说的深厚。

    毕竟,当时手无缚鸡之力的花倾城能从他眼皮子底下逃脱,本身就很值得怀疑。

    她甚至觉得,花倾城就是他放回来了……

    如果,他的目的是为了报复她和南景尘,那他现在的攻击目标就是……

    突然,古彦整个人紧张起来,转过身去环顾着这四周,戒备性极强,身上的杀意骤现。

    简单也听到了些许的异动,从床榻上起身,将枕头下的短刀握紧了,准备好战斗状态……

    ……

    等凤烬提了一篮子的红梅花回来时,房中一片狼藉,四周血迹溅洒,显然这里之前曾经经过一场恶斗。

    凤烬身子顿时一寒,手中的篮子跌落在地上,红色的花瓣洒落出来,与周遭的鲜红融为一片,相得映彰,十分美艳。

    ……

    乾盛以北的一个农贸市场。

    这里蛇龙混杂,商贸往来频繁,尽管现如今大雪纷飞,但这一点都不耽误商贩们的热情叫卖,街边搭建好了顶棚,人们穿着大厚棉袄,挤在这条本就不宽的街道中,尤其是年关将近,热闹程度很是非凡。

    这里几乎每户人家都会在林中或自家院中挖地窖,储存来年开春的种子和粮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