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末世女主宰:兵王的最强萌妻 > 第1859章 双贱合璧,干!(8)

第1859章 双贱合璧,干!(8)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末世女主宰:兵王的最强萌妻最新章节!

    面对焱槿如此逆天的智商,花神表示在自豪的同时,也是惨遭暴击,为什么那么多人都研究不出来的东西,自己的女儿却在这么短暂的时间里都知道了呢?

    这里面到底是藏了什么样的猫腻啊?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呢?花神真的是想不通啊。

    “媳妇儿,帅呆了!”月冥焰也是没有想到,焱槿竟然是真的找到方法了,她他也很是好奇,她究竟是怎么做到的?但是不管怎么样,自己的媳妇儿如此出类拔萃,肯定是自己的骄傲啊。

    月冥焰一身大汗淋漓地回到了焱槿的身边,冲着她竖起了大拇指,“我媳妇儿就是厉害啊,果然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焱槿眯了眯眼睛,嘿嘿一笑,“那是,你也不看看我是谁也!”

    焱槿对此非常受用的样子,让月冥焰感觉很是可爱,“既然危机已经解除了,那么我们可以回家了,好吃好喝伺候着,你也好好休息!”

    他完全知道,在刚才的战斗中,焱槿的付出和绝对不比他少,而且背负的压力也是更重的,能够做到这一步,已经是真的非常不容易了。

    “对对对,赶紧回去好好休息!刚才的那场大战,肯定是消耗不少的。”花神嘿嘿笑着,心中那是无比感慨啊,毕竟这是自己的女儿啊,多自豪啊。

    “回去可以,但是已经没有你们什么事情了,所以你们可以回家了!”月冥焰却是非常不客气地开始赶人了,“热闹也看完了,该干嘛就干嘛去,别在留在我的土也星了,这是小庙容不下你们二位高能大神!”

    “什么意思?”花神了烈叱云几乎是在同一时间脱口而出四个字。

    “臭小子,你这是要过河拆桥?”花神真的是差点没有把自己给气死了,他以前怎么就没有发觉月冥焰竟然是这样的人呢?

    “岳父大人这话说的,什么叫做过河拆桥啊?我怎么没有看见你们搭桥了?”月冥焰皮笑肉不笑地看着他们,“这件事情,你们出了在一边冷眼旁观之外,似乎真的没有其到任何实质性的作用,你们也好意思跟我说这些?”

    听见月冥焰这番话,花神顿时不乐意了。“什么叫冷眼旁观,我这是给你们精神上的支持,关键时刻还是有用饿得,姜还是老的辣,这样的话你没有听过吗?”

    月冥焰一本正经地摇头,差点没有把花神的老腰给气得断成几截,“臭小气,我可是你岳父!”

    月冥焰这下是收敛了自己的笑容,然后一本正经地直接盯着花神,后者被他看得十分不号意思,“干什么?”

    干什么!就算是岳父,那又如何?月冥焰现在摆出的就是这样一副姿态,气得花神真省事分分钟咬人的冲动。

    花神非常明显的感觉到自己就是被自家的女婿给赤果果的嫌弃了,至于这份闲气到底是从哪里来的,他还真是完全找不到头绪,就只知道在处理的那个怪物之后,自己就被彻底的嫌弃了,而且连回去的都不给他回,直接邀请他赶走,真是太凶残了。

    “我们那里的庙小容不下你们,所以现在也没什么事儿了,你们就赶紧走吧,省得到时候万一有人来看见你们跟我们是在一条船上的,为难你们可就不好了!”

    “其实我不是嫌弃你们,只是眼下我有更加重要的事情要去处理,而这些事情暂时还不能够让你们知道,因为有些事情一旦知道的人多了,他就不再是秘密了,这件事情关系重大,跟我媳妇儿的姓名有关,我必须要谨慎对待,所以你们两个可以离开这里了,麻利点!”

    “好了,打住,打住你这个臭小子,想要叫我们走,还给我们找那么多的接口,你确定你这样还能有朋友?”花神真的是怀疑自己女婿是不是个好人,竟然完全不讲半点情面,真是说有多讨厌,就是有多讨厌了。

    可是既然月冥焰已经将这番话给搬上了台面,j花神不接也得接。

    光是想到这一点,花神纵然心中是有打算的,也要面对这个非常尴尬的情况了。

    “我们先走了,岳父大人请放心,过几日我再来我媳妇儿!”烈叱云说完之火,也不等月冥焰第二次开口赶人,化作一阵风当时就飞走了。

    花神见状,也只能是修下他们,怒气冲冲地离开了这片星河。

    “老公你这样真的吗?”焱槿无语了,“为什么要赶走他们呀?他们什么都没有做错啊?”

    这一点的行为,真的是跟月冥焰以前的行为差距很大,让她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找错人了。

    “乖,这件事情今天晚上回去之后,我再仔细分你分析原因,现在我们赶紧回去把!”月冥焰也是不想在这里耽误太久的时间,因为如今时间紧急,他希望可以早点得出一个结论。

    夫妻俩急冲冲赶回土也星的时候,他们就看见兄弟们都在翘首以盼,发现他们俩平安无事地回来,都是暗暗地松了一口气。

    月冥焰带着焱槿回到了房中之后,第一时间将她抱在了怀里,那副紧张的样子反而是焱槿非常意外,但是也啥都没有说,就是让她觉得心中很奇怪,“老公,你只是怎么了?”

    月冥焰没有说话,而是静静地看着焱槿,最终才吐出几个字来,“幸亏你没事……”

    刚才的那个时候,他是真的很些担心自己不能很好地保护她啊,如今一切都已经过去了,他才反应过来,自己当时是多么紧张。

    “我没事……”焱槿也是不敢多说什么,“你看我多厉害,居然破解了大神族那么多年都无法解决的问题,如今他们一定紧张吧。”

    月冥焰点了点头,将他重新抱紧,“以后,这样危险的事情,我真是半点都不想让你参合了!”

    他原本以为凭借焱槿如今的战斗力,想要自保也是很容易的,现在却发现,山外有山,人外有人,他是绝对不放心了。

    “你是怎么发现问题的?”

    月冥焰努力转移话题,问到了最为关键的点上。

    她到底是如何做到别人做不到的事情的?

    这其中定然是有什么猫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