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刀剑天帝 > 2393章 葬礼进行

2393章 葬礼进行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刀剑天帝最新章节!

    时间悄然流逝,似乎过去了很久。

    在狮子头散发的绿色光芒笼罩下的邢宇一行人,清晰的看到外界的景象不断变化。

    有人为了得到某件东西而开战,更有不少人死亡,当然也有人成功,但一切都仿佛与他们不相干,独立于世界之外。

    那种玄妙感,柒诗雨几人没有什么感觉,幸夜邢宇和凌夜轩却有某种感悟,与时间空间有关系的感悟。

    嗡!

    忽然时间空间变得缓慢,只听悠然古老的音律响彻耳畔,那宛若低吟的诵经声响彻天地四方。

    似乎有古老的身影从天而降,光线一下暗淡。

    邢宇一行人齐齐抬头看去,只见万千妙法环绕浩瀚的苍茫天际,古老的帝法,神秘的符咒,纵横交错在星际,宛若汇聚成古老的祭坛。

    光华并不璀璨,但衍化而阐述的天地至理,单单看上一眼就感觉浩瀚如海,深陷其中,难以自拔。

    最可怕的还是祭坛上的那道身影,无边无际,大的可怕,似乎有亿万千里之高,似乎世界在他脚下,不足巴掌大小。

    吼吼吼!

    邢宇掌心内的狮子头发出一阵阵吼声,那吼声并不是狮子吼音,而是一种古老而沉重的沙哑,宛若上古年间的某种先天神兽,透着无垠岁月的苍凉寂寥感。

    “国师的葬礼,开始了呢。”邢宇嘴角微抿,眸子精芒一闪。

    哗啦啦!

    天地间,不知何时垂落下无尽的华光之链,若最神秘的秩序帝法而衍化,代表了天地意志。

    在邢宇等人面前的古老大道尽头,那里是蛮帝疆国帝都的皇宫位置。

    此时皇宫门户在吱呀呀声打开,璀璨的光华如曜日般释放,看不见时间一切。

    当光逐渐暗淡,可以看到两名身着青铜古甲,手提帝矛的男子并肩走出皇宫。

    当二人不断前行,后面还有两名相同服饰的男子,不多时又有两名男子……

    他们两两一对,足足一百位。

    他们脚步无声,却神色坚定冷漠,透着雄霸天下,傲视寰宇的霸道前行。

    就仿佛是天地意志具象化的帝兵,所到之处,天地颤栗,万灵臣服!

    百名男子后,是一个白色帝辇。

    帝辇足有万丈,长不知几里,由四名身高十丈开外的男子抬着。

    他们似乎是半牛半人,额头有两道黑色牛角,披肩的黑色长发下,赤裸上身,隆起的肌肉狰狞乍起,似乎有青铜纹理镌刻,让他们气势霸道,透着无敌的感觉。

    他们抬着的帝辇,整体宛若一整块白色神精雕刻,精光璀璨,光华曜日。

    帝辇上,雕刻着山河日月,浩瀚星空,更有万灵身影起伏,栩栩如生,精致如古卷之画。

    在帝辇之上,有一个和帝辇一体的棺椁。

    棺椁并无华丽纹理,更没有诸多雕刻,但却无形间透着凌驾于万界之上的高贵神秘之感。

    在棺椁之上,有一光团,仔细看去,那是一个泛着古黄色的羊皮古卷。

    羊皮古卷光泽闪烁,秘纹流动,宛若抒写着可怕的东西,连天地规则都不敢触动。

    远处的邢宇,当看到羊皮古卷,一双眸子精芒吞吐。

    “这应该就是万法蛮祖器吧,没想到是一个这么普通的羊皮古卷。不过,它是我的了。”

    万法蛮祖器,是蛮帝疆国的镇国重器之一,具体有什么妙法,有什么作用,邢宇并不知道,但他知道一件事,自己所找寻的虚天书,就记录在上面,这是必须要得到的。

    谁阻挡,杀谁!

    此时看向帝辇的方向,当帝辇走出皇宫门户后,后面同样有百名男子跟随。

    他们脚踩古道上铺就的白色不知名皮毛,缓缓前行。

    邢宇知道,这是送葬,送帝辇上棺椁中躺着的国师。

    “咦?那是什么?”

    忽然邢宇看向百米外的古老大道,那里有一团柔和的光凭空出现,正逐渐舒展开来,化作一道光屏障竖立,其上似乎镌刻有古老玄法,不知有何作用。

    “可算找到你们了。”

    忽然一道声音传来,邢宇转头看去,只见绿色光芒外,戈乾的身影出现。

    邢宇探手出去绿色光芒外,抓起戈乾,直接带他进来。

    必须要他动手,否则戈乾无法进来。

    “你去哪儿了?”邢宇皱眉问道,他知道戈乾不会说话不算话,但对于他的忽然消失,有些好奇。

    “体天书的位置找到了。”

    戈乾的话,让邢宇眼眸一凝。

    戈乾手指向刚刚邢宇看到的那个光屏障,道:“看到那个东西了吗?稍后,当这送葬大队穿过屏障,尤其是羊皮古卷,也就是万法蛮祖器穿过时,立刻动手!那个时候体天书会从光屏障内显化出现,用狮子头直接将它吸出来。”

    “想要获得万法蛮祖器,也是在那个时候。记住,必须是穿过光屏障的刹那间,若万法蛮祖器穿过去,则没办法拿走,若没穿过去动手,你将有可能被棺椁内的国师直接带如棺椁中,一起送葬。”

    邢宇神色一凝,没想到获得这东西,这么艰难。

    “我和其他人负责阻击那护卫和牛头怪以及周围的天帝,你要速战速决。”

    戈乾面色凝重的说道:“我能帮你的,也只有这些,毕竟不是我得到,而是你。”

    “好,谢谢戈叔。”邢宇点头,自然明白戈乾的话。

    “瞎客气,一家人不需要说这废话。你可注意别被国师带走了,找准时机,否则我也无能为力。在这里,我也只能发挥出天帝境后期的实力而已。”戈乾神色凝重道。

    邢宇转头看向丧葬大队,看向帝辇上的万法蛮祖器,嘴角微扬一抹冷笑。

    “这东西,还要不了我的命!”

    ……

    古老大道某处人群中,一名黑袍男子无声无息出现。

    他抬起头,黑袍下的脸庞,缭绕着黑雾。

    他只有一颗独眼,却呈现血蓝黑三种颜色,忽明忽灭,邪恶而诡异。

    漂浮的血蓝色长发披散摇曳,宛若鬼蛇般流动。

    他就犹如从地狱走出的阿鼻血魔族弑血魔神,令人毛骨悚然!

    “啧啧,真巧,碰面了呢。”

    黑袍男子的独眼看向不远处的邢宇一行人,闪过一抹冷意。

    “既然如此,那本帝尊,就抹杀你好了。这可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呢……咦?”

    此时,黑袍男子正好看到戈乾出现,被邢宇拉近绿色光华中。

    “戈乾!!!”

    他一双独眼,血蓝黑三种颜色的光几乎都如风暴般暴动,邪恶而危险的杀意,凝为实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