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界天尊 > 第五百五十三章 天地黑榜(1)

第五百五十三章 天地黑榜(1)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万界天尊最新章节!

    红色的,熊熊燃烧的卵很艰难的,一丝一丝的在楚天冻结的、密布着冰渣的喉管中向下滑动。

    烈焰熊熊,烧得楚天的喉部血肉都变成了半透明状,阴极寒魄滋生的寒气在疯狂的涌向楚天的喉咙,想要将这颗熊熊燃烧的卵困死当场。

    这颗卵内不断发出尖锐的、霸气冲天的鸟鸣声,每一次鸟鸣声传来,都有一股可怕的热力翻滚而出,居然和阴极寒魄的刺骨寒毒打了个不相上下。

    一点点冰渣气化,然后又重新在楚天的喉管中凝结。

    燃烧的卵就这么一点点的,硬生生的滑入了楚天的腹中,紧贴着的他的肠胃,在四周阴极寒魄可怕寒毒的疯狂侵蚀下,这颗感受到了外界威胁的卵,也近乎歇斯底里的喷涌出狂暴的火焰,顺着楚天的肠胃一波波的翻滚冲刷。

    这么久了,楚天再一次感受到了身体内存在的热力。

    就好像一个在暴风雪中被冻僵的旅人,突然灌下了一锅暖呼呼的、油汪汪的浓汤,热力翻滚着从肠胃中喷涌出来,浑身热力汹涌,那种难以形容的舒适和安全感,让楚天不由得深深的吐了一口雾气。

    “这是什么东西?”楚天突然发现自己的舌头灵活了许多,他骇然看着鼠爷问道:“紫万重用来算计我的寒毒,定然是顶尖可怕的玩意儿,这颗卵……给我的感觉有点古怪!”

    鼠爷得意洋洋的翘着腿儿,笑容可掬的看着楚天:“哪,不是鼠爷吹牛,要说起偷鸡摸狗这类的本领,鼠爷纵横天河无数年……欸?”

    鼠爷的眸子里一点点银光闪烁,他皱着眉头,重重的叹了一口气,缺了一小节的爪子一巴掌拍在了自己的脑袋上,从他记忆深处泛出的记忆碎片硬生生被他打得灰飞烟灭。

    脸上掠过一缕愁苦之色,过了许久,鼠爷重新变得眉开眼笑,看着楚天吹牛道:“鼠爷纵横天下无数年,看上的东西想要拿走,谁能挡得住不成?”

    笑呵呵的摇晃着脑袋,鼠爷从嘴里吐出了几颗拇指大小,通体金光灿灿,一看就威能非凡的丹药,重新塞进嘴里,慢慢的用牙龈将其咀嚼碎了,认真的吞进了腹中。

    满足的叹了一口气,鼠爷指着楚天隐隐泛着红光的肚皮,轻声说道:“你感觉到了么?这个世界,已经进入了末法边缘!整个世界的本源之力,都被某个可怕的存在吸走了!”

    楚天挑了挑眉头,他认真的点了点头。

    从山猪的寨子里苏醒的时候,楚天就觉得这个世界有点古怪。

    所有的人似乎都有气无力的,无论是山寨中的那些山贼,还是那些官兵、民夫之类的,一个个衣衫不整,一个个气质委顿。

    山贼也就罢了,猥琐狼狈一些也是应该的。

    但是大泰皇朝的官兵们都是一脸的委顿、猥琐,这就证明整个大泰皇朝的国运在不断的流逝。

    到了药王门这么些天了,楚天也对这个世界多少有了些了解,从叶天北、黄黍子收集来的信息可知,不仅仅是大泰皇朝,周边的数十个大小国朝,他们的国运都在衰败!

    每一个国朝都民不聊生,莫名的经济衰败、社会动荡,好些国朝更是遍地狼烟,无数流寇、土匪肆虐天下,一副随时可能社稷崩亡的末日景象。

    再看看药王门,这已经是大泰皇朝最强大的药师宗门。

    而大泰皇朝在周边数十个国朝中,综合实力也能排入前十之列。

    这样‘强大’的国朝,这样‘强大’的宗门,最强只有几个四品药师坐镇,而且药师的修为也低得让人无言以对……

    可见,修行界也在萎缩,也变得委顿无力。

    一如鼠爷所言,整个世界的本源之力都在被某个可怕的存在吸走,导致了这个世界的一切都在衰变。一如一个强健的巨人生病了,一个世界生病,最终就会导致‘末法降临’!

    看着鼠爷得意洋洋的笑容,楚天摸了摸自己逐渐有了一团暖意的肚皮:“这颗卵?”

    鼠爷认真的点了点头,他沉声道:“这一方世界,最强的宗门,鼠爷去他们门里走了一圈。嚇,不去不知道,去了才发现,他们宗门当中,不知道多少年前的一个老怪物,布下了偷天大阵,窃取整个世界的本源之力,全部输入了这颗卵中!”

    楚天的脸色变得极其怪异,他骇然看着鼠爷问道:“这是,什么卵?”

    鼠爷耸耸肩膀,重重的叹了一口气:“其实,也不是一颗,而是整整七颗。恰好对应阴阳之道、天地五行,一共是七颗卵……鼠爷想给他们一锅端的,但是防范太森严了,虽然那些小家伙的修为不怎么的,但是鼠爷伤成这个样子……结果,就把那颗火卵给带出来了。”

    鼠爷看着楚天乐道:“你说鼠爷是不是很聪明?你身上的寒毒太怪异,鼠爷琢磨着,这种稀奇古怪的寒毒,没有顶级的相克的天才地宝,别想弄好。但是顶级的天才地宝要去哪里找?找这个世界最强的宗门,定然能有几分把握。”

    楚天怔怔的看着鼠爷,然后伸出手,轻轻的拍了拍鼠爷的脑袋:“鼠爷……”

    鼠爷又掏出几颗丹丸啃了下去,他看着楚天笑道:“别哭哭啼啼的和个娘们一样,哎,鼠爷一把屎一把尿的把你拉扯大,就指望着啊,以后鼠爷老了,想要饭来张口衣来伸手,得有个孝顺的小家伙给鼠爷养老啊!”

    伸出小爪子,轻轻的拍了拍楚天的手指,鼠爷一脸阴沉的冷笑道:“不过,那群小崽子,虽然守住了剩下的六颗蛋,鼠爷贼不走空啊,他们都只顾着那几个蛋去了,鼠爷就把他们宗门的宝库,一锅端了!”

    得意洋洋的打了个饱嗝,鼠爷嬉笑道:“一方世界崩毁,太他-娘-的吓人了。鼠爷把肚皮里的存货都吐空了,这才勉强将咱爷俩给保了下来。那宗门的宝库嘛,马马虎虎,多少给鼠爷补充了一些库存。”

    龇牙咧嘴的笑了笑,鼠爷一脸阴森的诡笑道:“等鼠爷的爪子、尾巴和牙齿重新长回来了,这个世界的其他几个大宗门,得挨个拜访过去。嘻,末法之世即将降临之时,那是有很多好处可以捞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