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界天尊 > 第五百四十八章 指点(2)

第五百四十八章 指点(2)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万界天尊最新章节!

    又是一天,然后两天,三天……

    楚天静静的躺在靠椅上,每天早晚都有侍女过来给他擦拭身体,更换衣物。

    每天早中晚三顿,都会有那个已经熟悉的药王门弟子过来给他服用各种改良过的烙铁散药汤。

    虽然没见过药王门的那些药师,但是楚天能感受到,药王门的那些药师算是和他对上了。烙铁散的药方子是越来越霸道,药性越来越猛烈。

    从最初的九种阳性的毒草,逐渐加重到了十二种,十八种,二十七种,三十六种。

    时间一天一天过去,楚天依旧是浑身冰冷,皮肤上的青色依旧浓郁,每天他服下的汤药也越来越浓,从原本的汤药,逐渐变成了粘稠的药糊糊。原本一顿喝一碗,逐渐变成了一顿喝一盆,最后是一顿喝一桶。

    只是无论药性加重到什么程度,楚天体内的阴极寒魄岂是这些普通药方子能对付的?

    无论多少汤药灌进去,楚天看上去依旧是那等病恹恹的模样。

    这一日中午,原本又是那个生得清秀的药王门弟子来给他灌药的时候,但是这一次,却有一个身穿蓝色长衫,蓄了一部山羊胡的中年男子带着几个药王门弟子走了进来。

    中年男子站在楚天靠椅边,伸手在他脉门上把了一阵,皱着眉头思索了一阵,缓缓说道:“我是药王门二品药师鲁丹。奇怪,你可知道,你身上的寒毒,是什么来历?”

    楚天微微抬起眼皮,干声笑了笑:“很难治?”

    鲁丹阴沉着脸看了楚天一阵子,冷声道:“在你身上,耽搁了太多时间,也浪费了太多药材。烙铁散,本来是本朝皇室向我药王门定制的,专为远征北疆雪域的苍狼军团研发的常备驱寒汤药。”

    恼怒的盯着楚天,鲁丹低声骂道:“这些天,我们路子都被你带歪了……在你身上毫不起作用的烙铁散,对其他人而言已经是要命的剧毒,我们若是将这方子拿出去……”

    楚天眨巴了一下眼睛,他幻想了一下所谓的苍狼军团集体服用了他这两天喝下去的烙铁散,然后集体毒发身亡的壮观景象,干笑道:“你们所说的皇室,估计会派兵攻打你们药王门。”

    鲁丹的脸色越发难看了,他看着楚天沉声道:“我药王门倒是无忧,但是我鲁丹是负责烙铁散这笔买卖的当事人,我怕是会有大麻烦。”

    楚天轻叹了一口气,他轻声道:“二十年的独阳藤三钱,十年生的三阳花两片,配上三年生的老林参一钱稳固阳气,随意搭配五年以下的肉芙蓉做成丸剂,只要是身体强壮的士卒服下,一般的寒气也就难以侵入了,足以保证他们在冰天雪地里长时间作战。”

    楚天看着脸色骤然惨变的鲁丹,轻声说道:“实话实说,虽然这话不好听,但是你们药王门的丹药水准,实在是太低劣了一些……区区驱寒的药物,何必堆砌这么多的阳性毒草?”

    “固本培元,预防为主,只要内阳自壮,外寒自然难以侵入。”楚天冷声道:“要不是可怜那些被生生毒死的药奴,我也不会给出这道方子!”

    鲁丹目瞪口呆的看着楚天,问了一句很傻的话:“你……也通药理?”

    楚天轻轻的叹了一口气,这话问得真是让他无言以对。他闭上眼,淡然道:“去试试我说的方子吧,虽然对你们这里的药材不是很熟悉,不过这等低阶的汤药,也不是什么难事。”

    鲁丹沉默半晌,一言不发的转身就走。

    刚才他拿了楚天的脉许久,只感觉楚天就应该是一个死人才对,他体内的血液都被冻结了,浑身经络全部被冻成了冰块,五脏六腑根本连一点儿活力都不复存在,这就是一个死人!

    但是一个死人,能说话么?

    也就是说,鲁丹连楚天的病根子究竟是什么都没能判断出来!

    而楚天居然还随口说出了一张御寒的药方子……如此简陋的药方子,却让鲁丹隐隐觉得,这方子比他们这些天用各种大阳大热的毒草搭配起来配制的烙铁散高明了百倍!

    真是见了鬼了!

    他们药王门,可是以丹药著称的宗门!

    一个山贼寨子里的病秧子,一个用来试药的药奴,他居然敢说——药王门的丹药水准太低劣了?

    鲁丹迫不及待的想要去试验楚天的药方子——毕竟,皇室给他们药王门的时间可不多了,他还急着要交货呢。

    几个药王门的弟子敬畏莫名的看着楚天,尤其是那整天给楚天灌药的小家伙,更是一脸的不可思议。能够进入药王门,他们的智商可都不错,他们当然看得出来,自家的老师鲁丹,被楚天随口说出的一张简单的药方子给震慑住了!

    “您,还是一名药师?”那生得很是清秀,舌头上的伤还没痊愈的倒霉家伙结结巴巴的问楚天。

    “姑且……算是吧,你们说是,那就是了。”楚天轻轻的叹了一口气,闭上了眼睛:“你们这些小家伙,已经入了邪道了。作为药师,用活人试药,这是不人道的。那些药奴,也没招惹你们是不是?”

    几个药王门弟子呆呆愣愣的看着楚天。

    ‘人道’?

    药王门的门人,可从来不知道这个概念。用药奴试药怎么了?用药奴试药又怎么了?用药奴试药不是天经地义的事情么?

    “那些下三滥的贱民,能够为我药王门的繁荣昌盛做贡献,这是他们三辈子修来的福分!”一个冷傲的声音从门外传来,一个生得很有几分‘姿色’的青年背着手,大摇大摆的走进了屋子。

    “大师兄!”几个药王门弟子见到这青年,一个个诚惶诚恐的向他行礼不迭。

    大师兄走到了楚天身边,伸出手,用力的拍了拍楚天的面颊,他冷笑道:“前几天就听说,这里来了个病秧子,嘿,药石无功?还以为你就是一浪费药材的废物,没想到,你居然……唔,烙铁散的事情已经解决了,我那边正好要尝试着炼制刀兵散。”

    他一把抓起楚天的肩膀,拉着他就走。

    “所以,去给我试药吧!”大师兄笑得很温和:“若是能帮我配制出上品的刀兵散,我自然重重有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