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界天尊 > 第五百四十四章 大崩(1)

第五百四十四章 大崩(1)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万界天尊最新章节!

    “命苦哦!鼠爷想岁月静好的养个老,怎么就这么困难呢?”

    静静的趴在巨舰的防御结界上,鼠爷的身体表面银光流荡,身形逐渐的朦胧、黯淡,最终完全融入了虚空中。

    他纹丝不动,没有散发出任何的气息,静静的等待着可乘之机。

    紫万重,还有他身后的几个紫阀长老给了鼠爷极大的压力,他丝毫不敢异动,否则的话,他和楚天都会折在这里,一丝半点儿逃命的机会都没有。

    “也真奇怪,这些小崽子,似乎也不是很强的样子。”鼠爷低声的自言自语:“感觉,一尾巴都能扫死好几个……不过……不过……不过……”

    一缕缕黯淡的银光在鼠爷的眸子里闪过,他的脑海中,一些极其零碎的残破记忆碎片翻了上来,然后又被这银光搅成了粉碎,彻底的化为乌有。

    鼠爷闭上了眼睛,小小的脸颊剧烈的抽搐了一下:“唔,好汉不提当年勇……天哥儿这话有道理啊!这些紫阀的家伙,除了珞儿那小丫头,其他人个个该死,哎,都是一群什么王八蛋?”

    几根锁链从虚空中伸出,捆住了楚天的手脚,将他挂在了巨舰船头。

    紫万重挥动着透明的匕首,慢悠悠的将楚天身上的衣衫切开,露出了他被青色薄冰包裹的身体。好似屠宰场的屠夫挑选猪羊一样,紫万重用匕首的刀面拍了拍楚天的身体,笑吟吟的说道:“很精壮么,唔,切起来的手感一定很好。”

    楚天看着紫万重,不由得冷笑:“阴极寒魄冻结了我所有的感觉,你对我上刑,有用么?”

    紫万重抬起头来,看着丝毫动弹不得的楚天笑了:“对你上刑,当然不是为了让你感觉到痛苦。只是,让你感觉到恐惧。你要知道,恐惧有时候,比痛苦更加可怕。”

    “你感觉不到痛苦,但是你看着自己被一点一点的拆碎了,一点点的扒下你的皮,一条一条的抽出你的筋骨、血肉,把你全身的骨骼一块块的取出来,当着你的面打磨光洁,制成各种有趣的器具!”

    拍了拍楚天的小腿骨,紫万重笑道:“比如说,你的小腿胫骨,就能制成一根骨笛。然后,在你面前吹奏用你的骨头制成的笛子,这感觉怎么样?”

    “你会慢慢的,很缓慢的,看着自己被一点点的拆成零碎。你反抗不得,动弹不得,没有知觉,没有痛苦,就好像身处噩梦一样。”紫万重笑容可掬的看着楚天:“相信我,这一套刑罚的杀伤力,比你当年效力过的大狱寺的酷刑要有用得多。”

    “很多犯错的天族族人,其中不乏天人境的大能,我最多把他们剐到腰椎部位的时候,他们就疯了。”紫万重讥嘲的笑道:“所以我说他们是废物,连一个能熬刑的都没有。”

    “你,能熬多久呢?”紫万重笑得很灿烂,手中匕首轻轻一挥,楚天一只脚板的脚底皮肤就被他薄薄的片下了一层。

    薄薄的透明的皮肤缓缓飘落,紧紧的贴在了光滑如镜、可以照亮人影的甲板上。

    紫万重看着楚天笑道:“第一刀,仔细感受!呵呵,知道为什么要用紧急军情的借口,把你调出来么?”

    楚天看着甲板上那张属于自己脚底的薄皮,冷声道:“因为珞儿?”

    紫万重又是一刀,将楚天另外一只脚的脚底皮肤薄薄的片下了一片。他抬头笑看着楚天说道:“没错,正是因为珞儿。只要身处那一方天地,珞儿就能感受到所有和她有关的人的命运震荡。”

    “所以,想要拿下你,必须离开本土世界。”

    “在这天河中,珞儿的修为还不够,她无法知道你出事的确切原因。”

    刀光一闪,紫万重又是一刀切下,又是一片薄薄的皮肤飘落。虽然没有任何痛苦,没有任何知觉,但是看着一片薄皮缓缓飘落,楚天的目光依旧一阵紊乱。

    没有任何一个智慧生物,能够镇定自若的看着自己被一点一点的零碎切掉。

    哪怕没有痛苦,哪怕没有知觉,心中的恐惧却会随着身躯的逐渐肢解不断的加强,犹如一座大山沉甸甸的压在心头。心智不坚定的人,就会硬生生被压得神智崩溃!

    身体被冻结,楚天很艰难的吞了一口吐沫,他喉部的肌肉艰难的动了动,他满嘴都是细小的冰晶,坚硬的冰晶相互摩擦,发出‘呲呲’的声响。

    “你害怕了!”紫万重立刻指出了这一点,他看着楚天微笑道:“这里都是我紫阀的人,没人能救你,或者说,干脆就没人知道你落到了我们手中,正在接受我的刑罚。”

    “孤立无援,身陷绝境,而且,我正在一点一点的细碎的剐掉你!”紫万重兴奋的笑着:“恐惧了?开始恐惧了?这就对了,接下来,还有更加恐怖的事情等着你!你会一点点的,看清自己的身体结构!”

    紫万重笑道:“到了最后,你的肉体会被我彻底的粉碎,而你的天魂……你知道的,我们紫阀有无数搜魂秘法……当你的肉体崩溃后,我们可以搜索你的天魂!”

    楚天咬着牙看着紫万重:“为什么,不直接搜魂?”

    紫万重笑看着楚天,一边从他脚底削下一层薄薄的皮肤,一边轻声笑道:“当然是,让你恐惧啊!恐惧是一种很神奇的力量,会动摇你的心智,动摇你的心境,粉碎你的心理防线。一个冷静、镇定的人的天魂,当然要比一个疯子的天魂难对付得多!”

    摊开双手,紫万重笑道:“反正,我们有足够的时间炮制你。为什么不选更省事的法子呢?”

    他看着楚天笑道:“尤其是,万一,我是说,万一你扛不住压力,自己主动坦白的话,岂不是比我们搜魂来得强?搜魂秘法,总归会有纰漏的,万一漏掉了什么重要信息,岂不是我们的损失?”

    手持圆镜的紫阀长老笑着,圆镜中灵光闪烁,丝丝灵光死死的锁定了楚天体内的几件重宝。

    好几个紫阀长老神色肃穆的站在紫万重身后,摆出了一副严阵以待的架势!

    楚天就笑了:“原来,你们也害怕我体内的至尊天器会爆起发难……嘿,只不过,我现在可没办法沟通他们。我的天魂,都被冻结了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