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界天尊 > 第五百一十二章 抉择(2)

第五百一十二章 抉择(2)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万界天尊最新章节!

    太岳巨舰悬浮在远处,楚天站在舰艏三头六臂的魔神雕像头顶,双手抱在胸前,冷眼看着被烟火笼罩的城池塔。

    “嬴秀儿……太高估了自己。”楚天冷声道:“或许,她也错信了他人!”

    嬴秀儿自信满满的用这座奇异的九十九重城池塔挑衅三家联军,以楚天对嬴秀儿的粗浅认识,这个女人虽然狂傲,却并不蠢。如果不是有足够的底气,她不会做这么疯狂的事情!

    这座城池塔,定然有着楚天没发觉到的秘密。

    能够让嬴秀儿自信满满挑衅三家联军的城池塔,居然在短短一盏茶时间内被攻破,无数战争傀儡登上了城墙,无数大秦战士被打得血肉横飞,此情此景,真正是好不凄惨!

    这座城池塔,不该这么弱!

    也就是说,嬴秀儿被人坑了?

    “这小娘儿,肯定是被小白脸骗财骗色了!”楚颉带着一道阴风来到楚天身边,蹲在地上,双手托着下巴,带着一丝恶劣的坏笑看着烟火缭绕的城池塔。

    “楚二少敢打赌一文钱,她肯定被那小白脸给坑了。嘿嘿,骗财骗色也就算了,这么多死心塌地追随她的古秦子民……好可怜!啧啧,都被打碎了!”

    城墙上,无数悍勇的大秦战士呼啸着向那些巨大的战争傀儡发动了冲锋。

    这些战争傀儡拎着七八丈长短的长刀重剑,犹如割草机一样在城墙上往来冲突。长刀重剑挥动时带起沉闷的恶风,一具具鲜活的人体就被打得支离破碎,血肉洒得漫天都是。

    高达千里的城池塔上,一层层城墙上不断有无数的残破肉体被战争傀儡打得飞出来。

    天空下了一场血腥无比的血肉暴雨,天族和灵修阵营的飞舟逼近了城墙,眼看着漫天血水洒下,天修和灵修们停下了飞舟,唯有神宫的那群有点疯疯癫癫的战士,一个个嗷嗷嚎叫着冲杀了进去。

    于是城墙上的血雨腥风更盛,更有修炼了十八地狱经的皮君子、寒山少君这样的怪胎在里面痛下杀手,各种惨绝人寰的惨厉景象不断出现,每一个呼吸之间,都有数以万计的大秦战士被击杀。

    在六道封魔大结界中,大秦各大部族居住在茫茫十万大山中,山内生活条件艰苦,继承了古秦文明的大秦各部族人口总量并不算多。

    离开六道封魔大结界后,嬴秀儿带着部族颠簸流离,从来就没安生过,部族中的老弱病残死伤无数,只有最精锐的那些青壮活了下来,整个大秦的人口总数已经降低到了原本的两成左右。

    不过,嬴秀儿很能借势,很能巧取豪夺,她为金氏一族几个少主效力的时候,就偷偷摸摸的弄了不少奴兵加入了大秦阵营,和角将军拉上关系后,更有无数的奴兵强迫着加入了大秦。

    饶是如此,大秦的人口基数摆在那里。

    这样的战争……不,是这样的屠戮只要持续一天多点时间,整个大秦就会被杀得鸡犬不留!

    漫天都是残破的肉体从高高的城墙上摔落,凄厉的惨嗥声响彻云霄。就算这些大秦的战士都被角将军的精血感染了,他们的身体发生了某些异变,实力提升了不少,他们依旧无法抵挡这些天族锻造的精良杀戮工具,无法抵挡神宫的精英战士!

    大秦的战士们身体发生异变后,他们的肉体力量能拥有十万龙力,就已经算是精锐!

    而这些战争傀儡的力量起码都相当于战神山的高阶战师,起码拥有数百万龙力;那些神宫的精锐修士,更有大半修士拥有一条真龙之力!

    在这些战争傀儡和神宫所属面前,他们的身体就好像豆腐脑一样脆弱!

    这不是一场战争,这就是一场屠杀!

    楚天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他摇摇头道:“不应该这么弱,不应该这样……难不成,嬴秀儿真的被人坑了?”

    楚颉掏出一个小酒坛子,惬意的眯了一口,很嘚瑟的说道:“肯定的,妥当被坑了。这小娘儿不是个好东西,当年还对我们楚家堡下手,嘿嘿,这是活该啊!”

    一缕银光轻巧的从空中落下,鼠爷双手抱着一颗普通人拳头大小,通体有三千六百个一般大小完美切面的黑色晶球落在了楚天肩膀上,他笑呵呵的将这颗晶球递给了楚天,得意的‘吱吱’叫了几声:“天哥儿,唉哟,打得热闹啊?鼠爷把那冥角一族的小白脸给干掉了,嘿嘿,他身上的别的宝贝,都是鼠爷的了。”

    尾巴尖尖在这黑色晶球上点了点,鼠爷得意的说道:“不过这黑疙瘩,似乎有点古怪,有些很奇妙的力量在里面。鼠爷对他没兴趣,你看看有用不?”

    修长的尾巴向前方被笼罩在血雨腥风中的城池塔指了指,鼠爷笑道:“这颗晶球和这座城的城防核心遥相呼应,似乎这座城的所有防御阵法的力量,都来自这颗晶球。鼠爷把他弄了过来,果然这城一戳就破!”

    楚天愕然看着鼠爷。

    他终于是明白了,为什么嬴秀儿给予了强大信心的城池塔,会这么脆弱、这么的不堪一击了!

    “鼠爷出手,果然是不同凡响!”楚天掂了掂手中的黑色晶球,用力的摸了摸鼠爷的尾巴,掏出一大把无量神珠这几天凝聚的深青色、微微泛着一点蓝光的灵晶,一骨碌的塞给了鼠爷。

    鼠爷笑得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线,修长的尾巴拍了拍楚天的脖颈,然后斜眼看了看蹲在一旁喝酒的楚颉,幽幽的骂了一句:“一母同胞的兄弟两……怎么越看你楚二就越不顺眼呢?”

    楚颉一口酒呛在了嗓子眼里,他悲愤莫名的抬起头来,狠狠的盯了鼠爷一眼。

    楚天笑着拍了拍楚颉的肩膀,安抚了楚颉一下,抬头看向了脸色铁青站在城墙上发呆的嬴秀儿一眼:“嬴秀儿,大秦的皇帝陛下……你别无选择,不要让你的子民白白死去。投降吧!”

    楚天沉声道:“投降吧,我做主,给你一块地,让你的族人以后可以安安稳稳的平安度日!”

    嬴秀儿沉默许久,她突然尖声尖气的笑了起来。

    犹如疯魔一般,嬴秀儿指着楚天厉声大笑:“你们,杀了角郎……呵呵,朕的天下,当然要用刀剑血肉,自行打下来!楚档头,朕岂是摇尾乞怜的人?”

    高高举起双手,嬴秀儿厉声喝道:“大秦的儿郎们!杀!”

    几支隳城火弩呼啸着坠落,在距离嬴秀儿不到百丈的地方爆炸开来,嬴秀儿周身被一层黑气包裹安然无恙,她身边的大群大秦将领被炸得血肉横飞,好些人当场气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