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界天尊 > 第五百零七章 戒律司(1)

第五百零七章 戒律司(1)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万界天尊最新章节!

    数十条人影凭空从青阳身后浮现,几个身材凹凸有致,显然是女子的人影快步走出,没有半点脚步声的向道灵荺逼近。

    这些人全都身穿不明材质,类似某种特殊皮革制成的紧身衣甲。

    通体衣甲呈现出一种毫无光泽的象牙白色,更直接能让人联想到死人的面孔。

    浑身上下,哪怕一根毛发都没有暴露在外。头上扣着一个光溜溜的紧贴着头部,和衣甲同样材质的皮头套,紧紧的裹着头颅。面庞上扣着一个光洁的,好似白瓷的,同样是白惨惨毫无光泽的僵硬面具。

    无论男女,面具都是一般模样。

    咧开嘴,嘴角向下耷拉着,眼角有两行若有若无的泪水滑落,惨白色、毫无光泽、死气沉沉的面具透着一股子阴冷、残酷的邪异味道,让人望而生畏、浑身冰冷。

    甚至就连这些人的眼眶部位,也是两块白惨惨的晶石。

    这晶石应该是单向透光的特殊产物,外人看过去,就是两块没有任何光泽的晶石,也不知道上面有什么玄虚,若是盯着这两块晶石看得久了,就有一股莫名的阴寒之气凭空而生,慢慢的顺着你的目光侵入你全身。

    从肉体到灵魂,都好似被万年玄冰包裹一样,从骨髓里的冷起来。

    这些人,就好像从坟墓中爬出来的怨灵,通体寒气森森、没有半点儿人味。尤其是那几个女子快步向道灵荺逼近的时候,四周温度更是直线下降,好似隐隐有无数凄厉的嚎叫声凭空而生。

    所有人都激灵灵打了个寒战。

    尤其是烈阳老祖、苍月老祖、寒星老祖,还有雷炬、风蠡、阴惆等天族的家主和长老们,但凡是在场的身份足够高的人物,无论是天族还是灵修,他们全都下意识的咬紧了牙齿。

    奈何,一种莫名的恐惧从心头滋生,好些人的牙齿上下磕碰着,不断发出‘咳咳’声响。

    “戒律司!”从烈阳老祖的嗓子眼深处,艰难的飘出了三个透着森森寒气的字眼。

    “戒律司!”在场的众多天族家主中,修为最高的阴惆也同样艰难的挤出了相同的话语。

    烈阳老祖和阴惆诧异的相互望了一眼。

    在场的三仙门一众长老,和天族的众多家主、长老也大眼望小眼的相互瞪了一眼,他们都在诧异,这些浑身白惨惨让人不寒而栗的怪人,分明是让自家最可怕、特权最大、地位最高、最让人闻风丧胆的‘戒律司’……

    对方怎么会知道?

    无论是天族还是三仙门,但凡知道戒律司存在的人,都会被下极其严苛的封口令,严禁向外泄露哪怕一个字。

    所有见识过戒律司手段的人,包括烈阳老祖又或者阴惆这样的位高权重的高层,他们无不被戒律司的可怕深深震慑,更有来自自家高层的严苛训令,他们都发下了誓言,绝对不会对外泄露有关戒律司的任何消息!

    刚刚出现的这些人,的确是戒律司的人!

    他们的打扮很有特色,犹如噩梦中的白色鬼影,所到之处充斥着恐怖和血腥!

    然后,突然间,天族和三仙门的这些高层齐齐打了个寒战,他们惊恐的、带着一种莫名的恐惧相互看了一眼——戒律司!自家的戒律司!为什么青阳会带着戒律司的人出现?

    尤其是天族的这些高层一个个浑身毛孔都在直冒寒气!

    天族最可怕的戒律机构戒律司的人,为什么会跟在青阳的身后出现?他们为什么会服从青阳的命令?

    而三仙门的这些长老则是心乱如麻,他们也搞不清究竟发生了什么——青阳老祖可以指挥自家戒律司的人,这并不奇怪。作为三仙门的六代弟子,青阳老祖位高权重,深受三仙门老祖青睐,他手掌一部分戒律司的职权,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可是,为什么,三仙门的戒律司,会来对付道灵荺?

    这就好像世俗界两个相互敌视、积攒了血海深仇的两个世俗皇朝,其中一个皇朝专责审查官员、给官员定罪服刑的大理寺所属,突然跑到了对方皇朝去抓捕对方的高官!

    乱了,彻底乱了!

    珞儿手上同时掌握了三仙门的太上至尊令和天族的至尊天令,这已经让人心里一团乱糟糟的、满脑袋都是雾水。现在更有趣了,三仙门的六代弟子青阳老祖,居然带着戒律司的人来对付道灵荺!

    但凡知道‘戒律司’这三个字蕴意的人,无论是天族还是三仙门的高层,他们全都死死咬着牙,瞪大眼睛看着几个快步走出的戒律司女子。

    唯有道灵荺还弄不清究竟发生了什么,她虽然是紫阀的主母,但是她平日里在紫阀作威作福也好,在紫阀横行霸道也好,她的所作所为都符合她紫阀主母的身份——紫阀的主母,本来就应该横行霸道、本来就应该作威作福!

    她之前的所有行为,都没有触犯天族的诸般规条。

    所以,她从来不知道,在天族内部,还有戒律司这么一柄无形的利剑,悬挂在所有天族族人的头顶!

    而且但凡知道戒律司存在的天族高层都知道,越是地位崇高、权柄极大的天族族人,越是会被戒律司盯得死死的——而戒律司一旦出现,无论你有滔天的权势,无论你是多么的地位崇高、权柄极重,你都会立刻掉落尘埃,成为世上最悲惨的可怜虫!

    道灵荺不知道,所以她气急败坏的指着那几个浑身惨白一片的女子嘶声尖叫起来:“来人啊,来人啊!他们居然敢……居然敢……”

    摸了摸自己肿胀的,被青阳一耳光打得肿起来的面颊,道灵荺恼羞成怒的吼道:“杀了这几个贱人!给我杀了她们!再把这个莫名其妙的三仙门下贱种,碎尸万段!”

    道灵荺几乎是跳着脚的嘶声喝骂着。

    她恼怒到了极点,她觉得自己的五脏六腑都在燃烧,如果不赶紧杀几个人的话,她怕是会活活气死!

    所以她要杀人,她要杀这几个浑身气息邪诡,不断向自己逼近的白衣女人,更要杀死胆敢当众打她耳光的青阳老祖!

    ‘神挡杀神,佛挡杀佛’!此刻道灵荺的脑子里,唯有这样的念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