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界天尊 > 第四百七十二章 第一少主(2)

第四百七十二章 第一少主(2)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万界天尊最新章节!

    只是,看看烈阳老祖那熊熊燃烧的双手,感受他手掌上放出的可怕高温,苍月老祖和寒星老祖同时笑了!

    他们一眼看出了紫天尊的修为,他若是敢伸手去取烈阳老祖手中的烈阳神果,绝对会被烧得皮开肉绽、惨嚎连连。

    但是堂堂紫阀的第一少主,面对三仙门的长老敬献的礼物,居然都不敢伸手碰触,呵呵!

    紫天尊的小脸蛋扭曲了起来,他死死的咬着牙,怒视烈阳长老的笑脸。

    沉默了一会儿,他突然冷笑一声,不屑的一甩袖子,昂起头傲然道:“什么烈阳神果?这等拿不出手的货色,老东西也有脸拿出来显摆。呵呵,懒怠和你们这些老货呱噪,让你们这里能做主的人出来!”

    烈阳老祖的眼角掠过一缕狠意,他故意放大了声音大笑了起来:“哈哈,少主看不上这烈阳神果?少主可知道,每隔三万六千年,你紫阀都要用无数资源,向老夫交换几颗?怎么在少主嘴里,就成了不入流的东西?”

    紫天尊脸色又是一阵慌乱。

    烈阳老祖傲然道:“莫非,紫阀的那些长老,眼光还不如少主地道?嘿嘿,拿不出手的货色?这天地之间,谁敢说先天灵果烈阳神果是不入流的东西?”

    苍月老祖在一旁不紧不慢的补了一刀:“紫阀第一少主……嘿嘿,名过其实!”

    紫天尊的身体微微颤抖着,眼眶里水光晶莹,眼看就要哭出来。

    他这还是生平第一次离开紫阀的地盘外出行走,第一次负责真正的重要事务。从未经历过这些事情的他,面对烈阳、苍月、寒星这样的老混账,他如何是对手?

    “你们!”紫天尊下意识的反手一把握住了腰间佩剑的剑柄,‘铿锵’一声将佩剑拔出了半尺。

    “少主息怒!”一直站在紫天尊身后,面无表情一声不吭的几位紫阀长老终于动了。一名相貌极其威严,双眼开合之间隐隐有无量烟云奔涌的中年男子沉声道:“烈阳、苍月、寒星,多大的年纪了,这些小手段,也就不用使了。”

    冷哼了一声,烈阳老祖手上火焰骤然熄灭,他将几颗烈阳神果收回了纳镯,很坦然的笑道:“也是,正经事要紧,既然少主不敢……哦,是看不上老夫这几颗破烂果子,老夫乐得省下来给族中的娃儿。”

    拍了拍双手,溅起了无数火星,烈阳老祖深沉的看了紫天尊一眼,慢悠悠的说道:“不过,这一代的紫阀第一少主,呵呵,似乎太柔弱了一些,嘿嘿。”

    “你!”紫天尊气得面皮变色,他猛地上前一步,咬牙切齿的就要拔出长剑挥向烈阳老祖。

    说话的中年男子一掌按在了紫天尊的肩膀上,紫天尊顿时动弹不得。他沉声说道:“少主稍安勿躁,这几个老货,是有意激怒少主,毋庸理睬他们。且将这次的事情办得妥当了,再说其他。”

    紫天尊重重的吐了一口气,悻悻然将长剑‘啪’的一下重重收回剑鞘,手指狠狠的向烈阳老祖点了点。

    菡翠崖上,珞儿双手揣在袖子里,无奈的叹了一口气:“真正丢脸,怎么派了这个蠢东西出来?这是有意让他出来丢人现眼的么?”

    楚天看着紫天尊,悠然道:“你认识?”

    珞儿眨巴了几下眼睛,将太上至尊令一把塞进了楚天手中,干笑道:“当然认识,没弄错的话,他和我是同一个爹,不是同一个娘亲。嘻,我懒得见他,不然被族中老东西们知道我在这里,又得有麻烦。”

    用力的拍了拍楚天的肩膀,珞儿大声笑道:“你代表我去和那小混蛋谈判吧,嗯,多占点好处回来。这小混蛋平日里最是嚣张跋扈,但是骨子里最是虚弱无能的,都是被我打怕了的性子,你越凶狠,他越胆小,只管吓唬他、恐吓他、威胁他、敲诈他,实在不行就动手殴打他,事情就会顺顺利利的!”

    楚天的笑容有点僵硬。

    他想起了天地熔炉之前的本体炼天炉,似乎就是珞儿从她弟弟手上抢来的生日礼物吧?

    摊上这么一个姐姐,呵呵,这紫天尊还真是有够命苦的。

    “他名字是紫天尊,你是紫天什么?”楚天把玩着太上至尊令,突然问了珞儿一句。

    “紫天……”珞儿下意识的从嘴里迸出了两个字,然后她瞪大了眼睛,猛地收住了嘴,伸出手指,狠狠的在楚天的软肋上戳了十七八下,一边用力的戳,她一边咬着牙冷哼道:“赶紧去找那小混蛋的麻烦!只管去折腾他!啊,气死我了!那么丑陋的名字,我不想要的!”

    珞儿手上力道极大,戳得楚天软肋‘咔咔’作响剧痛钻心,他忙不迭的握着太上至尊令,化身一道凌厉的剑芒冲天而起,剑芒附近又有大片月影迷离幻灭,弹指间就飞出了菡翠崖,一个呼吸间就来到了无风城上空,站在了紫天尊的车辇前。

    手中太上至尊令放出熠熠光芒,楚天举起太上至尊令,烈阳、苍月、寒星三位老祖,还有他们身后的众多三仙门弟子已经毕恭毕敬的参拜了下去。

    “诸位请起!”楚天急忙让烈阳老祖他们起身,然后转过身笑看着紫天尊说道:“少主,本座就是负责和你们和谈之人。呵呵,本来是另有他人的,只是她不愿见你,所以,这事情就归我负责了。”

    楚天上下打量着紫天尊,心中充满了好奇。

    紫天尊猛不丁的看到楚天,他居然吓得哆嗦了一下,猛地退后了一步,他下意识的指着楚天怪叫道:“你用命运挪移玉符逃命……娘亲用破运之术扰乱玉符……你应该死无葬身之地才对,你怎么,好端端的活着?”

    楚天的脸色骤然一变,目光如刀直刺紫天尊。

    命运挪移玉符?

    呵呵,他想起了被水无痕追杀时,他被逼无奈激发了珞儿赠送的命运挪移玉符保命,结果坠落神佑之地的事情。

    “你的母亲,破运之术?”楚天笑得很灿烂,满口大牙白生生的,在阳光下泛着寒光。

    “破运之术?那个贱人!”珞儿站在菡翠崖老金桂树冠上,双手握拳,咬牙切齿的发着狠:“紫天尊,这次不把你的骨髓榨出来,你就别想离开堕星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