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吞天武神 > 第745章 怀恨而去

第745章 怀恨而去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吞天武神最新章节!

    第745章 怀恨而去

    “什么,牧景辉打伤了听荷?”

    陶心远听到这话,顿时脸色一变。

    他连忙把目光朝着鱼听荷投了过去,只见鱼听荷正脸色苍白的站在一边,嘴角还挂着一丝鲜血。

    显然,鱼听荷之前,的确被人打伤过。

    不仅是陶心远,在场的众人,皆是看到了这一点。

    所有人的目光,一下子齐齐落在了牧景辉的身上。

    原本以为,牧景辉才是受害者。

    但现在看来,真正的受害者反而是陶紫妍、鱼听荷这一方。而王寂,只是仗义出手,没有做错任何事情。

    “孽障,陶紫妍小姐所说的,可是事实?”

    牧哲圣目光凶狠的,瞪着牧景辉,声音冷冽如刀。

    “我、我,爹,我就是想要上前来结交一下陶紫妍小姐,哪里知道,他们反而对我出手……”

    牧景辉脸色苍白的辩解道。

    “之前见到牧景辉全身是伤,还以为牧景辉被陶家人欺负了。没想到,原来是牧景辉想欺负别人,但没欺负成啊,真是丢人……”

    “早就听说这牧景辉,他欺男霸女,无恶不作,不是什么好东西。以前我还不太相信,如今看来,定是真的无疑了。牧家真是教子无方啊……”

    看到这一幕,众人顿时明白了。陶紫妍的确没有说谎,一切的事情,原来都是牧景辉挑起来的。

    陶紫妍、鱼听荷等人,的的确确,才是真正的受害者。

    “孽障,你还敢狡辩?”

    牧哲圣勃然大怒,一巴掌狠狠的甩在了牧景辉的脸上。

    但众人都看得出来,这一巴掌虽然响亮,但其实力道很轻。

    牧哲圣,只是在装模作样罢了。

    哪怕真是他儿子有错在先,他也不舍得惩罚他的儿子。

    只不过是因为在场的各大家族之人,实在太多了。他必须给个说法,不可能当众包庇他儿子。

    “牧家主息怒,息怒啊!”

    见到这一幕,倒是陶心远,居然连连劝阻牧哲圣,让他不要再打他儿子了。

    在陶心远的劝阻之下,牧哲圣这才罢手,但依然一副很是生气的模样。

    最后,把转过头来,目光看向了陶紫妍、鱼听荷二人,一脸歉意道:“紫妍小姐、听荷小姐,都怪本家主教子无方,本家主在这里给你们赔罪了。”

    “不敢当、不敢当……”

    陶紫妍、鱼听荷二人,连连摆手。

    而这时候,牧哲圣又把目光,落到了王寂的身上。只见他深深的看了王寂一眼,似笑非笑道:“王寂是么?果真是英雄出少年啊,本家主记住你了。”

    “不算什么,就是随手拍飞了一只恶心的苍蝇而已。”

    面对牧哲圣饱含深意的眼神,王寂却是满不在乎的,摆了摆手。

    这牧哲圣表面上道歉,但眼中却是怒意万重。

    王寂很清楚,牧哲圣这话,并非什么赞美他的话,只是在威胁他罢了。

    不过,王寂也不在乎。

    “好,很好!”

    牧哲圣没想到,王寂会是这副反应,他深深的看了王寂一眼,便对陶心远抱了抱拳,道了一声“告辞”。

    然后,便提着牧景辉,大步离去。

    虽然牧哲圣离去之时,脸上挂着笑容。但谁都看得出来,他那笑容背后隐藏的怒意。

    “唉!”

    陶心远看着牧哲圣离去的背影,无奈的叹了口气。

    而其余各大家族之人,则直接激烈的议论了起来。

    “那牧景辉,可是筑丹境第五重天巅峰的强者。眼前这个名为王寂的少年,年纪轻轻,比牧景辉年轻多了啊。他居然能够击败牧景辉,真是厉害啊……”

    “再厉害又如何?你们没有瞧见吗,牧哲圣眼中的怒意?他虽然表面道歉,但实则却怀恨在心。迟早,他会报复的。这名为王寂的少年,死定了……”

    “人人都知道,牧家家主心胸狭窄。今天他之所以道歉,不过是形势所迫罢了。来日,嘿嘿,看着吧……”

    前来参加庆宝大会的众人,议论不休。

    陶紫妍听到众人的议论声,也明白了事情的利害,顿时一脸歉意的看着陶心远,低声道:“爹爹,不好意思,我又闯祸了。”

    “唉,不怪你!”

    陶心远摇了摇头,突然把目光放在了王寂的身上。

    只见他露出一脸热情的笑容,道:“王寂小友对吗?之前听说紫妍带了个老朋友来我们陶家,我忙着办庆宝大会,所以一直没空去招待你。今日一见,小友真是英雄少年啊。”

    “小友请尽管在我陶家做客,若有什么招待不周的地方,尽管说出来。等到我把手头上的这些琐事解决完了,一定举办一场盛大的宴会,给小友接风洗尘。”

    陶心远很清楚,牧景辉乃是筑丹境第五重天巅峰的强者。王寂小小年纪,就能击败牧景辉,天赋实在是惊人。

    对于这种绝世天才,陶心远当然要热情招待了。

    “陶家主客气了,接风洗尘什么的,倒是不必了!”

    王寂淡淡一笑,并没有多说些什么。

    陶心远点了点头,招呼一名族人,将鱼听荷送下去疗伤。然后,又对陶紫妍道:“紫妍,我这里还有点事情,你先好好招待王寂小友吧。”

    “爹爹,我知道了。”

    陶紫妍点了点头,便拉着王寂,往远处走去:“王寂哥哥,我们走吧。”

    王寂也不反抗,跟在陶紫妍的身后,转身离开。

    他知道,发生了这种事情,陶家的庆宝大会,算是办不下去了。

    接下来,陶心远估计得把这些来宾,一一送走了。

    离开了演武场之后,陶紫妍拍了拍胸口,心有余悸道:“吓死我了,我还以为,牧家主会当场暴走,对你出手呢。真是值得庆幸啊。”

    “是啊,是该值得庆幸。”

    王寂嘴角微微上翘,邪邪一笑。

    陶紫妍觉得,牧哲圣没有出手,王寂总算保住了一条性命,值得庆幸。

    但王寂口中的“值得庆幸”,却是指牧哲圣没有出手,他真是该庆幸。若是牧哲圣当时出手了,他们父子二人,注定是无法活着走出陶府的。

    区区牧哲圣父子,也敢在王寂面前撒野。他们能够活着从王寂的眼皮子底下离开,他们真是该烧高香了。

    二人离开演武场后,陶紫妍便带着王寂,开始参观起来了陶府。

    陶府面积极大,有着无数迷人的风景,比起皇宫也不逊色。

    一路上,王寂虽然是风轻云淡,一脸的轻松惬意。

    可陶紫妍,秀眉之上始终挂着一丝忧愁。似乎还在为之前,王寂教训了牧景辉的事情烦心。

    她带着王寂参观了一番陶府,便把王寂送回房间内休息,然后转身离去。

    但在离去之前,却是一脸担忧的提醒了王寂一声:“王寂哥哥,牧哲圣父子是不会罢休的,你要当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