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吞天武神 > 第744章 牧哲圣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吞天武神最新章节!

    第744章 牧哲圣

    如雷般巨吼声,在王寂、陶紫妍等人的耳边炸响。

    随着吼声出现的,还有一道精瘦的身影。

    这道身影,疯狂的撞开参加庆宝大会的宾客,一边怒吼,一边朝着王寂、陶紫妍等人,冲了过来。

    “爹、爹,救我,快救我啊……”

    正跪在地上,狼狈万分的牧景辉,看到了这一幕,顿时大喜,如同看到了救星一般。

    因为这道精瘦的身影,不是别人,正是他的父亲,牧家家主——牧哲圣。

    牧景辉眼看着牧哲圣,正无比愤怒的朝着此处冲了过来。他顿时爬起身来,对王寂狰狞的笑道:“该死的混蛋,我爹过来,你就准备等死吧。”

    “我让你起来了吗?”

    然而,明知道牧景辉的父亲,正朝着此处赶来的王寂。他看到这一幕,却是一脚踹在牧景辉的大腿上,踹得牧景辉双腿一软,重新跪了下来。

    “不好,王寂哥哥太冲动了……”

    陶紫妍看到这一幕,顿时俏脸大变,眼中露出无尽的担忧之色。

    王寂居然胆敢当着牧哲圣的面,殴打牧景辉。这下子,即便有陶家出面,也很难保住王寂了。

    “这个蠢货……”

    鱼听荷又急又怒,暗暗责怪王寂,不该如此的冲动。牧景辉的父亲都往这边奔来了,你还敢打他儿子,这不是完全不把牧哲圣放在眼里吗?

    牧哲圣能饶过你?

    “狗东西,就是你把我儿子,打成这副模样?”

    而这时候,牧哲圣已经奔到了王寂的面前,一脸杀机的盯着王寂。他的声音,无比的冷冽,犹如来自幽冥地狱一般。

    “爹,是他、是他,就是他把我打成这个样子的。爹,你可一定要替孩儿报仇啊……”

    牧景辉爬到牧哲圣的身边,拉扯着他的衣物,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苦苦叙说着自己心中的委屈。

    “没用的废物,尽给本家主丢人。”

    牧哲圣则是冷冷瞥了他一眼,而后又把目光,放在了王寂的身上。

    “没错,是我下的手!”

    王寂背负着双手,面无表情的答道,仿佛在说着一件,非常微不足道的事情。

    “好!很好!”

    牧哲圣是一名身材精瘦,尖嘴猴腮的中年男子。常人对他的第一印象,多半是觉得他是一个弱不禁风、病怏怏的男人。

    可是,此刻就是这么一个,给人一种病怏怏感觉的男人。身上却是突然,爆发出来了一股无比恐怖的气息。

    这股气息,犹如潮水一般,遮天蔽日。甚至就连地面,也被震得不断的颤抖了起来。

    这一次来参加庆宝大会的人,实在太多了。若非如此,陶家也不会把庆宝大会举办的地点,放在了演武场上。

    此处距离庆宝大会举办的地点,大概有四五十多丈远。

    再加上陶家家主,的确是得了一件了不得的宝物。之前包括牧哲圣在内的众人,都在专心致志的欣赏着宝物。

    如此一来,牧哲圣这才一直没有注意到,他的儿子正在被人殴打。

    等到他注意到这一点之时,他的儿子已经被人修理得非常惨了。

    他乃堂堂牧家家主,他的儿子便是堂堂牧家少主。堂堂牧家少主,居然被人欺负成这副模样,若是传了出去,他们牧家颜面何存?

    他岂能不怒?

    “狗东西,今天,你必须死。”

    牧哲圣满脸杀机的盯着王寂,杀气弥漫九霄,眼看着就要出手灭杀王寂了。

    “牧家主、牧家主,您这是怎么了,是谁招惹您了?”

    然而,就在这时候,只见陶心远,也奔了过来。他见到牧哲圣杀气冲天,顿时露出一脸热情的笑容,想要弄明白原由。

    不仅是陶心远,前来参加庆宝大会的所有人,都被惊动了。

    之前,这边的喧嚣声,惊动了一部分前来参加庆宝大会的人。

    但当时,他们只当是小辈之间的打闹,没有太在意。

    但此时此刻,任谁都知道,出大事了。

    牧景辉都被人打成这副模样了,这不是出大事了,又是什么?

    所有庆宝大会的人,再也没有心情赏宝了,而是跟着陶心远,齐齐奔向了牧哲圣。

    所有人,目光都看着牧哲圣、王寂、陶紫妍等人,暗暗猜测,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虽然说庆宝大会的地点,距离这里并不远,但他们不可能时时刻刻放出精神力,监控着四周吧。

    所以,此处发生了什么,到底为何会闹到这步田地,他们还真是不太清楚。

    “陶家主,你来得正好!”

    见到陶心远等人赶来,牧哲圣身上的杀气,这才稍微收敛了一分。

    但他对王寂的杀心,却依然没有半分的减弱。

    只见他满脸怒容的指了指王寂,对陶心远喝道:“陶家主,这位应该是你们陶家的人吧?你看看,你看他把我儿子打成什么模样?今日,若不给本家主一个说法,此事别想罢休。”

    陶心远先看了看牧景辉,又看了看王寂,然后一脸歉意的对牧哲圣道:“牧家主,真是对不住啊。牧景辉少爷,在我们陶家发生了这种事情,我们陶家难辞其咎。”

    “不过,这个打人的凶手,本家主根本不认识啊,他不是我们陶家之人啊……”

    陶心远一副赔罪的模样。

    “爹,他是我的朋友,当初救过我。我应该让小姨给你汇报过啊,不过你说要举办庆宝大会,没时间见他。”

    陶紫妍看到这一幕,连忙解释道。

    “哦,原来他就是你带回来的那个朋友啊。”

    陶心远看了陶紫妍一眼,又看了看王寂,他正要说话,可这时候,牧哲圣沉着脸道:“陶家主,他果然是你们陶家之人。这回,你还有什么话好说的,你该不会想包庇他吧?”

    “牧家主,这、这、这……”

    陶心远一脸为难。

    “爹爹,这件事情不怪王寂哥哥。”

    就在这时候,却只见陶紫妍走上前来,护在王寂身前,大声道:“刚才,我带王寂哥哥过来看热闹。结果这牧景辉,跑过来羞辱我。”

    “先是小姨让他道歉,他不肯道歉,还打伤了小姨。王寂哥哥实在看不下去了,这才为我出手,教训了一下牧景辉……”

    陶紫妍秀目圆瞪道:“如果真要惩罚,还是请爹爹和牧家主,惩罚我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