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吞天武神 > 第403章 机缘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吞天武神最新章节!

    第403章 机缘

    听到王寂这话,邢剑星险些气晕了过去。

    原本以为这死胖子学长已经是不要脸到极点了,没想到这王寂更加不要脸。

    自己怎么就这么倒霉啊,招惹上这两个恶棍。

    但他却也只得挤出一脸笑容,在得到郝率的允许之后,先对王寂抱了抱拳,又对郝率行了行礼,这才带着血手盟的众人狼狈而去。

    围观的学生们看到这一幕,一个个皆是一脸古怪。

    邢剑星等人气势汹汹的来找王寂麻烦,可最后居然以这种戏剧性的结局收场。

    不仅没有收拾掉王寂,反而自己赔了夫人又折兵。

    这还真是……令人无语啊!

    见到邢剑星等人离开,郝率似乎有话要对王寂说一般。

    但见到围观的学生们还没有散去,顿时不悦的扫视了他们一眼,威严道:“都看什么看,不用修炼了吗?”

    好戏已经结束了,又被内院的学长这样训斥,他们只得纷纷悻悻然离去。

    见到学生们都散去了,郝率突然掐了一个法诀,在四周布置了一个隔音禁制。

    王寂见到这一幕,不由觉得奇怪,这郝建神神秘秘的搞什么,还布置隔音禁制?

    他正要开口询问,郝率便率先开口道:“王寂兄弟,你杀了柴云霄,替胖帅我报了仇。胖帅我还一直没有机会报答你呢。”

    “胖帅我这一次出去,正好得了一场大机缘。原本还在犹豫着,要不要带上你呢。以你的修为,带上你,反而是害了你。”

    “不过,你能斩杀柴云霄,又能够从腾蛟洞内活着走出来。说明你的实力,还是非常不简单的。”

    郝率神秘兮兮的看着王寂,低声道:“所以嘛,胖帅我决定了,把这场机缘与你分享。”

    “机缘?什么机缘啊?”

    王寂听得云里雾里了,这死胖子,到底搞什么鬼啊。

    郝率却是不急不缓道:“嘿嘿,你不要着急,且听胖帅我慢慢道来……”

    听完了郝率的话,王寂这才恍然大悟。

    原来,在自己被关押到腾蛟洞的这段时间,这死胖子卷入了一场纷争之中。

    他无意之间救了一名被人追杀的玄修,只可惜那名玄修受伤太重,最后还是死了。

    但是,在他临死之前,却告诉了郝率一个惊天大秘密。

    原来,这人乃是一名无门无派的散修,和兄弟六人,一起闯荡天下。

    不久前,他们无意之间发现了一处古老的遗迹。

    这一处遗迹十分的巨大,气息非常的古老沧桑,显然其中隐藏着无数的宝物。

    可这一处遗迹外面有诸多的保护大阵,而且遗迹内也不知道还有多少危险,绝对不是他们兄弟七人能够擅闯的。

    于是,他们兄弟七人画出了这一处遗迹的地图。

    为了防止兄弟之中有人背叛,于是又将地图一分为七,然后各自离去,去寻找强者帮忙,一同进入那一处遗迹寻宝。

    那一处遗迹所在的地点,十分的复杂,没有地图,是很难找到遗迹的。

    而这七人,为了防止有人背叛,又相互抹掉了跟路线有关的记忆。

    所以说,那一份地图,是找到那一处遗迹唯一的方法。

    而郝率遇到的这人,将这个消息告诉了某个势力的强者,想邀请他们相助。到时候,一起平分遗迹内的宝物。

    可这个势力的强者,得知消息之后,产生了贪念。想要杀了这人,夺走那七分之一的地图。

    这人一路奔逃,身受重伤,最后被郝率所救。

    他感激郝率的救命之恩,于是在临死之前,将这份地图交给了郝率。并且,告知了郝率这一切。

    而郝率口中所说的机缘,正是这个。

    王寂听完了郝率的话,不由唏嘘不已。

    共同闯荡多年的好兄弟,相互之间居然一点也不信任,要画下地图,还要相互抹掉记忆。

    即便如此,最后还是匹夫无罪,怀璧其罪,被人害死。

    不过,大部分的玄修,遇到这种情况,想必都会这样做吧。

    这也是无可厚非的事情。

    什么是遗迹?

    遗迹是古老时代流传下来的建筑物,它和仙府、宝库不同,一般都是祭祀的庙宇,或者是有着某种重要作用的建筑物。

    但无论如何,遗迹之中,一般而言,都蕴藏着大量的宝物。

    它们是古老的年代中,那些强大的玄修留下来的,丝毫也不比现在的宝物差。

    在历史的长河之中,越来越多的遗迹被人发掘,其中的宝物被玄修夺取。

    可以说,完好的遗迹是越来越少了。

    所以,一旦发现一处遗迹,那绝对是可以惊动无数强者的。

    王寂心中也明白,郝率这死胖子这回真是走了狗屎运了。

    不过,古老年代的玄修们又不傻,早就预测到他们建造的遗迹可能被后人所盗掘。

    所以,宝物越多的遗迹,防护措施必然做的越好。

    各种机关、阵法,再多人进去了,也是送死。

    王寂沉吟了起来,这一处遗迹的确是一场大机缘,但同样也有着巨大的危险。

    郝率见王寂一脸思索,顿时不满道:“我说你小子,胖帅我分享给你这么大一桩机缘,你怎么一点也不激动呢?”

    “这一处遗迹,胖帅我是去定了。你若是想去,胖帅我算你一个。”

    郝率咧嘴笑道:“怎么样?机不可失,失不再来啊!想好了吗?”

    王寂沉吟了一番,这才慢条斯理的说道:“郝兄,你就这么确定,地图是真的?说不定,只是一个假消息,或者是陷阱而已。此事,还得从长计议。”

    “这一点胖帅我早就想到过。当然是有证据,所以胖帅我才相信了啊!”

    郝率却是苦笑道:“你小子倒是深思熟虑啊。那人给我地图之时,还给了我一份手抄的图卷。”

    “那人说,他们兄弟七人早就担心别人不信,所以将遗迹外围的石柱上面的一些文字,都抄录了下来,记在图卷之上。”

    “一共抄录了七份。兄弟七人,每人一份残缺的地图,加上一份抄录的图卷。”

    说到此处,郝率便右手一挥,从储物戒指之中取出来了一份残缺的兽皮地图,以及一张图卷。

    王寂见状,也不客气,当即接过图卷,打开来观看了起来。

    可是,他不看还好,一看顿时不由瞳孔一缩,一脸振奋道:“这是、这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