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吞天武神 > 第399章 潜龙在渊

第399章 潜龙在渊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吞天武神最新章节!

    第399章 潜龙在渊

    “施长老!”

    项断恶却是直接打断了施步醪的话:“不要太过分了!别忘了,王寂和鹤老,还有些关系。你若是太过分了,等鹤老回来了,只怕你会吃不了兜着走吧!”

    鹤老!

    施步醪听到这个名字,不禁浑身一颤,只得闭上了嘴巴,低下头去。

    王寂和鹤老之间的事情,他当然也有所耳闻。

    不过,即便是鹤老,也要遵守院规。所以,他才敢对王寂这般的咄咄逼人。

    但是,王寂如今已经受罚完毕。若是自己还不罢休,恐怕传到鹤老那里,自己也不占理,必然没有好果子吃。

    所以,即便他再不甘心,此刻也只能忍下这口恶气了。

    “去罢!”

    而这时,项断恶对着王寂淡淡一笑,挥了挥袖子。

    “学生告退!”

    王寂也不客气,抱了抱拳,便转身朝着腾蛟洞出口方向大步踏去。

    施步醪看着王寂离去的背影,牙齿咬得咯吱作响,脸上青筋暴跳。

    但却又无可奈何。

    而项断恶则是深深的看着王寂离去的背影,感慨道:“龙者,能大能小,能升能隐。大则兴云吐雾,小则隐介藏形。升者沸腾于宇宙之间,隐则潜伏于深渊之下。”

    “此子乃潜渊之龙。龙潜于渊,志在伏枥。只待一日东风起,扶摇直上九万里。看着吧,终会有那么一天,他会叫我们所有人刮目相看的。”

    项断恶一脸深沉。

    腾蛟洞外,围观的众多学生们还未离去。

    但他们也不敢擅自进入腾蛟洞内。

    只是围在腾蛟洞外,议论纷纷,等待着长老们从洞中走出来。

    但他们没有等来长老现身,而是等到了王寂从腾蛟洞内走出。

    众学生们见到王寂独自一人,从腾蛟洞内走出,又是一阵惊愕。

    而王寂却是懒得理会他们,先对守在洞口的那两名,当日奉命带自己前往赏罚阁的学生点了点头。

    而后,便直接迈开步伐,走到了白池的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膀。与白池一同离去,消失在众人的目光下。

    刚刚离开腾蛟洞的范围,白池便迫不及待的问道:“王寂大哥,那施步醪居然没有为难你?他真的就这样放过你了吗?”

    “当然不会!”

    王寂龙行虎步,淡淡一笑道:“施步醪对我恨之入骨,怎么可能轻易放过我?只不过,惩罚已毕,他若是再不肯罢休,就是他不占道理了。他就算想要公报私仇,也得忌惮一下我身后的鹤老。”

    “哦!”

    白池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又一脸好奇的问道:“王寂大哥,听说那腾蛟洞内,可是有着一头蛟龙啊。你是怎么活下来的啊?”

    王寂看了白池一眼,却是淡淡一笑,没有回答。

    白池这小子,自己当初不过对他施了一点小恩,他便一直感激自己的恩情。

    此番自己被关入腾蛟洞,恐怕他早就急不可耐了。

    自己今天刚刚踏出腾蛟洞之时,就看到了这小子绝望的跪倒在地,而后又破涕为笑。

    真是难为他了。

    不过,这腾蛟洞内发生的事情,王寂暂时还不打算告诉任何人。

    毕竟,这太匪夷所思了。

    倒不是王寂信不过白池,而是告诉白池,只怕反而还是害了他。

    见到王寂不愿多说,白池也没有多问。

    他知道,王寂有他自己的打算。

    二人迈开步伐,朝着洞府方向踏去。

    一路之上,白池叽叽咋咋说个不停,兴奋不已。显然,王寂没死,他很开心。

    终于,到了洞府附近,王寂笑着和白池打了声招呼,便告辞而去。

    白池虽然不舍得和王寂这么快分开,还想再和王寂畅聊一番。

    但也明白,王寂被关押了这么久,还有很多事情要处理。便也没有留他,而是也回了自己的洞府去了。

    很快,王寂便踏入了玄阳洞府之中。

    三个月!

    整整三个月没有回玄阳洞府了,再一次回到玄阳洞府内,王寂的一颗心也变得安宁了起来。

    他进入洞府后,本想着继续修炼去,可突然记起来,也不知道小爱这丫头怎么了。

    于是,便放出精神力,扫视了小爱居住的石屋一番。

    顿时,王寂发现,小爱居然已经恢复了人形。

    她不再是兔子身了,而是又恢复了那机灵淘气的小女孩模样。

    只不过,小爱嗜睡的习惯,一点都没有改变。

    此刻的小爱,虽然恢复了人形,但依然躺在石床之上,呼呼大睡着。

    见到小爱这样没心没肺的熟睡着,丝毫也不替自己担心,王寂不由又好气又好笑。

    他摇了摇头,便回到了自己居住的石室之中。

    刚刚回到石室内,他没有丝毫的休息,便直接盘膝坐在石床之上,修炼了起来。

    前段时日,他在腾蛟洞吞噬了不少的天地玄气,还没有彻底消化呢。

    正好施步醪的事情,也告一段落了。这老不死的东西虽然不会罢休,但短时间之内,也不太可能对自己出手。

    自己正好趁着这段时间,好好修炼一番,彻底消化掉体内的这些天地玄气,融会贯通。

    与此同时,在托天玄修院外院的一处小山坡旁,有着一座气派的洞府。

    洞府洞口上方,龙飞凤舞般的刻着几个大字,正是“施步醪洞府”。

    没错,这座洞府正是施步醪的洞府。

    洞府内,十分的开阔,其中一座石室,尤为开阔豪华。

    在这座石室之中,最为显眼的莫过于那张巨大的石床了。

    此时此刻,在这张石床上,正躺着一名油头粉面,皮肤娇嫩雪白的青年男子。

    这名青年男子鼻青脸肿的,脸上、身上涂满了膏药,看起来受伤不轻。

    他正躺在石床上,一脸怨恨的叫唤道:“爹、爹啊,你看看,王寂那王八蛋把我揍成这副模样。这是看不起你啊,这是打你的脸面啊。你可一定要替我报仇啊,不能就这样算了,我要他死……”

    在石床边上,站着一道精瘦的身影,满身煞气。

    正是施步醪。

    只见施步醪眼神慈爱的盯着自己的儿子,一脸狰狞道:“放心吧!没有人能够站在我的头上拉屎,迟早有一天,我会让他付出代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