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吞天武神 > 第384章 赏罚阁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吞天武神最新章节!

    第384章 赏罚阁

    “王寂同学,不用多说,想必你也知道,执法长老为何召见你了。正是为了你殴打施建仁一事。”

    “那施建仁的父亲,乃是赏罚阁的一位长老,权力极大。此行,你可要做好心理准备了……”

    这两名赏罚阁的学生带着王寂一路向前,其中一人,突然回头看了王寂一眼,郑重的提醒道。

    “是啊!这位施长老,对他这个儿子可是疼爱得很呢。你这一次,怕是凶多吉少了。”

    另外一名学生,也是深深的看了王寂一眼:“其实,我们赏罚阁的学生,都挺讨厌这个施建仁的。”

    “他仗着他父亲的权利,目中无人,为非作歹。听说有人将他打得半死,我们都是非常的佩服。”

    “这里没有其他人,我们才敢这样提醒你两句。若是到了赏罚阁,你就只能自求多福吧。”

    这两名赏罚阁的学生,居然不仅没有幸灾乐祸,反而都对王寂报以同情。

    王寂听到二人的话,微笑着点了点头,对二人投以感激的目光。

    一行三人,奔行如飞。

    很快,王寂就在这两名赏罚阁学生的带领之下,来到了一座气势宏伟,无比壮观的楼阁面前。

    这座楼阁造型古朴,十分的宏伟,看上去有许多年的岁月了。

    楼阁的大门上,高高悬挂着一块金色的牌匾,上面龙飞凤舞般的刻着“赏罚阁”三个大字。

    “王寂同学,已经到了!请跟我们进去吧!”

    这两名赏罚阁的学生回头看了王寂一眼,便迈开步伐,踏了进去。

    王寂见状,也不迟疑,一甩长袖,便跟了进去。

    进入赏罚阁之后,出现在王寂眼前的,乃是一座气势宏伟的大殿。

    在大殿两旁,摆放着许多张红木大椅,上面零零散散的坐着四五名长者。

    而在大殿的最上方,更是摆放着一张寒铁宝座。

    此时此刻,这宝座之上,正端坐着一名年约四十多岁的虬髯大汉。

    “执法长老项断恶!”

    王寂一眼便认出了这名虬髯大汉的身份。

    “项长老,各位长老,王寂带到!”

    而这时候,之前给王寂带路的那两名学生,则是走上前去对项断恶等人行了个礼。

    “你们辛苦了,退到一旁吧!”

    项断恶扫了二人一眼,面无表情的摆了摆手。

    这两名学生,当即恭恭敬敬的退到了大殿的一旁。

    而这时候,只见项断恶目光朝着王寂看了过来:“王寂,你还挺能闹事的啊。前不久,为了你得罪柴云霄的事情就好生闹腾了一番。今日,咱们又见面了。”

    “见过项长老,见过诸位长老!”

    王寂连忙走上前去,对项断恶以及大殿两边坐着的几名长老,微微躬了躬身。

    “哼!”

    可王寂话音刚落,顿时大殿的左上方便响起一道重重的哼声。

    王寂抬头一看,只见发出这一道哼声的,乃是一名年约四五十来岁的精瘦汉子。

    这人生得极为消瘦,但全身上下,无时无刻不在透着一股煞气。

    只见此人此刻正一脸杀机的怒视着王寂:“狗东西,你还知道行礼啊?本长老还以为,你已经自大到了,不将任何人放在眼里的程度呢!”

    说完这话,他又一甩长袖,厉声道:“若非如此,你为何胆敢将我施步醪的儿子伤成这副模样?”

    施步醪?

    王寂上下打量了这名精瘦汉子一眼,心中暗暗吃惊,难道眼前这人,就是施建仁的父亲吗?

    不像啊!

    一点都不像啊!

    施建仁和这精瘦汉子,长得完全不像啊。

    “该不会这老东西是被人戴了绿帽子,还不自知吧?”

    王寂心中,十分恶趣味的推测着。

    “狗东西,打了本长老的儿子,怎么现在不说话了?”

    施步醪怒视着王寂,右手高高的举起,手心之中散发出来了无比可怕的气势。

    他怒声道:“本长老今天要杀了你,血染赏罚阁!”

    “施长老且勿动怒!”

    施步醪正要动手,坐在大殿正上方的项断恶,却是摆了摆手,威严道:“赏罚阁一向秉公处理,绝对不会因为是某位长老的儿子,就公报私仇。”

    “哼!”

    听到这话,施步醪脸色一青。

    他看了看王寂,又看了看一脸威严的项断恶,这才愤怒的哼了一声,散去了手中的力量。

    “项长老你这是什么意思?这狗东西将本长老的儿子打得半死,至今还躺在床上,昏迷不醒。”

    施步醪怒视着项断恶,厉声道:“难不成,本长老杀了这狗东西,就是公报私仇了?”

    “冷静一点,施长老!”

    项断恶却是一脸威严,慢条斯理道:“咱们先来看看,这王寂怎么说。再做决定,如何处罚。”

    说完这话,项断恶便扫了王寂一眼,威严道:“王寂,你为何要对施建仁下这等毒手?若不说出个道理来,本长老今日,也只能执行院规,废了你的修为,将你逐出玄修院了。”

    王寂知道,这施步醪一心想要杀了自己,给他儿子报仇。

    倒是项断恶,似乎还是比较公正的。自己不妨将事情的经过告诉他,让他来主持公道。

    想到此处,王寂也不迟疑,当即抱拳道:“回项长老的话,我王寂从不愿意主动招惹他人,若非这施建仁咄咄逼人,我又怎么可能对他出手……”

    当即,王寂就将那天天关谷发生的事情,自己为何和施建仁起了冲突,都大概的给项断恶讲述了一遍。

    “一派胡言!”

    等到王寂说完,项断恶还没有开口,那施步醪顿时就怒不可遏,怒吼了起来。

    只见他一脸怒容道:“建仁这个孩子,我最了解他,他是那么的乖巧听话,怎么可能主动抢你的位置?怎么可能偷袭暗算你?胡说,绝对是胡说!”

    “施长老,冷静一点。”

    项断恶扫了施步醪一眼,一脸威严道:“其实,在召见王寂之前,本长老已经询问过了,当日在天关谷的学生。他们的供词,也都和王寂此刻所说的一致。”

    听到项断恶这话,施步醪好像被人当面重重的扇了一耳光一般,脸色变得铁青。

    只见他重重的哼了一声,道:“就算这狗东西说的是事实,那又如何?他这点修为,也敢跑去闯天关,纯属浪费玄修院资源。若是本长老当时在,也要叫他滚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