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吞天武神 > 第367章 扒了他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吞天武神最新章节!

    第367章 扒了他

    “大家都快让开,千万不要挡到了王寂学长的路……”

    王寂刚刚跃下生死比斗台,台下的学生们便纷纷惶恐的朝着两边退开,给王寂让开了一条宽广的大道。

    王寂没有去理会这些学生,而是走到了古乐儿和白池的面前,对二人摆了摆手,道:“为了这点小事,耽误你们修炼的时间了。总算事情解决了,咱们走吧!”

    古乐儿冲着王寂甜甜一笑,点了点头,乖巧的跟了上去。

    白池正要跟上王寂的步伐,突然一拍脑门,惊呼道:“差点忘记了,那小子赌注还没给我呢!王寂大哥,你等我一下。”

    说完这话,白池便钻入人群之中,冲到了那个开赌的学生面前,伸出一只手道:“你之前不是说,王寂大哥输定了吗?现在,王寂大哥赢了。我的赌注也押对了。赶快赔钱。”

    那开赌的学生,顿时露出一脸为难之色,结结巴巴了起来。

    他半天才吐出一句话来:“你押了一千块下品玄石,一赔一百,那就是十万块下品玄石。我就算是把裤子都当了也赔不起啊。”

    “怎么回事?”

    王寂见到白池正在与人争吵,顿时不由迈开步伐,走了上去。

    “王寂大哥,这小子赖账!”

    白池双手叉腰,一脸气哼哼的模样。当即,将下注之时,告诉给了王寂。

    王寂听完之后,不由露出一脸错愕的表情。

    还能这么玩啊?

    居然有人以自己和唐存剑的生死斗设赌局。

    不过,这下注的内容,却是让王寂哭笑不得。

    居然全部都是下注赌自己几招会被唐存剑斩杀的,而且赌自己一招就会被唐存剑斩杀的学生最多,其次是三招的。

    而赌自己获胜的,居然只有白池一个人。

    而且,这赔率,更是让王寂暗暗咂舌。

    居然是一赔一百。

    王寂顿时不乐意了,盯着开赌之人哼道:“有这种好事,你怎么不提前告诉我啊,好让我也赚两个子儿花花!”

    王寂那叫一个心痛啊。

    一赔一百啊。

    也便是说,自己若是下注十万块下品玄石,这小子就得赔一千万块下品玄石了。

    那自己还不发达了?

    只不过,似乎眼前这小子就连十万块下品玄石都拿不出来呢。

    自己的想法,果然有些异想天开了。

    不过,还是错过了一桩发财的买卖。

    王寂那个心痛哟。

    “愿赌服输!你既然开赌了,按照规矩,就得赔偿!”

    王寂盯着开赌之人,一甩长袖,哼了一声道:“没钱,没钱你开什么赌啊?”

    说完这话,又对白池言道:“扒了他!把他全身的东西都扒出来,凑够十万块下品玄石为止。”

    白池闻言不由一愣,但见到王寂一脸不容置疑的神色,便点了点头。

    他先是夺走开赌之人的储物戒指,逼着其抹掉认主痕迹,然后自己和储物戒指认主,清点了一番其中的宝物。

    可清点后,发现果真远远不够十万块下品玄石,便又抽掉他腰间的玉带,然后脱下他脚下的宝靴。

    这估算一番,还是远远不够。

    无奈之下,白池只得又扒开了他身上的衣物。

    片刻之间,这开赌之人就被白池扒得干干净净,只剩下一条短裤了。

    “不要啊,王寂学长不要啊,我真的是赔不起啊……”

    开赌之人连连惨叫。

    其实这开赌之人的修为,远在白池之上。但畏惧于王寂的实力,根本不敢反抗。

    而房乾虎长老,还有围观的学生们见到这一幕,都只是摇了摇头,没有插手。

    愿赌服输,天经地义。

    既然这人开赌了,就必须愿赌服输。拿不出玄石来,就算被人扒光了,也怨不得任何人。

    白池将这开赌的学生扒得干干净净,可估算了一番,还是摇头道:“加起来估计也就值个五六万块下品玄石吧,还是不够。”

    说完这话,又对王寂道:“算了,王寂大哥。看来,他是真的没有玄石了。反正,我也赚了不少了。”

    “是、是、是,王寂学长高抬贵手啊,高抬贵手啊……”

    开赌的学生连连拱手,挤出满脸讨好的笑容。

    这人一看就知道,年纪比王寂大,加入托天玄修院的时间也比王寂长。

    但这个世界上,从来都是以实力为尊,年纪不算什么。

    谁的实力强大,谁就是学长。

    当然,王寂和应火儿例外。

    王寂叫习惯了应火儿学姐,而且对应火儿也有着一种莫名的感情,所以即便实力超过了她,也一直没法改口对她的称呼。

    “求我做什么,我又没有刁难你!”

    王寂一甩长袖,一脸淡漠道:“愿赌服输,天经地义。不过,既然白池都不再追究了,那么此事也就就此罢休吧。”

    说到此处,王寂冷冷扫了这开赌的学生一眼:“奉劝你一句,没有金刚钻别揽瓷器活。既然你没有那么多的玄石,就别夸下海口!”

    “不敢了,下次再也不敢了,学弟一定谨记学长的教诲!”

    开赌之人连连点头,感激涕零。

    而王寂早已迈开步伐,带着白池、古乐儿二人远去,渐渐消失在了众人的眼中。

    “处事公正,实力又强,太帅了!”

    诸多女学生看着王寂离去的背影,双眼之中直冒小星星。

    而男学生们,也是感慨万千。暗暗沉吟道,这王寂实力强大,出手果决,看来日后千万不能招惹他。

    当王寂三人离去之后,围观的众学生们,自然也就渐渐散去了。

    片刻之后,原本无比热闹的生死比斗台,就连半个人影也瞧不见了。

    包括房乾虎在内的众人,早已离去。

    而就在这时候,两道身影,突然从黑暗之中缓缓走了出来。

    二人一跃而起,跳上了生死比斗台,站在之前王寂和唐存剑比斗的位置。

    突然,二人转过身来,阳光照耀在他们脸上。

    只见他们赫然正是刘莽和左丘平这两位内院长老。

    “此子不简单啊!”

    左丘平环顾王寂、唐存剑二人之前的战场,良久才发出这么一句感叹来。

    “的确不简单。”

    刘莽点了点头:“此子虽然隐藏了气息,但我还是看出来了,他其实只有神行境第五重天的修为。”

    “以神行境第五重天的修为,将神行境第六重天的唐存剑玩弄于股掌之间。”

    “他这年龄,他这越级挑战的手段,哪怕是在咱们整个玄修院中,也算得上是一等一的天才了。”

    刘莽眼神凝重:“恐怕,不出三年,此子就能进入内院。不出十年,他就能在内院之中闯出一番名堂。”

    “这等天赋,你说会不会踏上了托天塔第九层的神秘人根本没死,而且就是他!”

    左丘平一脸沉思之色。

    “极有可能。”

    刘莽点了点头:“不过,若想确认,还需要再看看。”

    二人相互对视了一眼,便又悄无声息的消失在了生死比斗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