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吞天武神 > 第319章 老子今天豁出去了

第319章 老子今天豁出去了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吞天武神最新章节!

    第319章 老子今天豁出去了

    “少臭美了!”

    应火儿听到王寂的话,顿时愤怒的站起身来,羞怒道:“我怎么可能为了你涉险,我怎么可能故意去打探你的消息呢?这些只是巧合而已,你再瞎说,学姐可要生气了……”

    应火儿俏脸绯红,一脸羞怒,情绪很是激动。

    看到这一幕,王寂不由一愣。

    这是怎么了,自己这位学姐,怎么今天这样奇怪啊。

    自己只是随口问问而已,她怎么这么激动?

    王寂不想惹得应火儿生气,只得连忙摆手,陪笑道:“学弟当然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事情。学姐怎么可能为了我这样一个相识不久的家伙,不惜涉险,特意跑来救我呢?不要生气,说说而已,说说而已……”

    王寂当然知道,应火儿专程为救自己,特意跑来血瘴涧,这种可能性几乎为零。

    毕竟,自己和应火儿,相识并不久。

    虽然,自己英俊潇洒,威武不凡。

    但仅凭这些,还是不足以让应火儿为自己涉险的。

    王寂可不相信,自己的魅力有那么大。

    听到王寂这话,应火儿的脸色,这才好看多了。整个人,也渐渐冷静了下来。

    可是,回味着王寂所说的“怎么可能为了我这样一个相识不久的家伙,涉险来救我”这话,应火儿俏脸上,又是闪过一丝失落之色。

    最后,狠狠的瞪了王寂一眼,气得是一甩裙袖,不再言语。

    王寂见状,一脸茫然。

    这应火儿学姐,今天到底是怎么了,说她特意为了救自己,才来血瘴涧,她生气。

    说她不可能这样做,她也生气。

    唉!

    果然是女人心,海底针啊。

    王寂叹了口气,见应火儿还在生气,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劝慰。只得先不理会,运转真元,内视了自己的身体一番。

    王寂记得很清楚,自己在昏迷前,施展了“诸神黄昏”,全身的力量被掏空。又被柴远山的力量重创,肯定受伤不轻。

    可王寂内视一番之后,居然发现,自己的伤势并不严重。

    只是,自己丹田之内,真元极少。

    虽然过去了一天时间,身体在自动恢复着真元,但施展“诸神黄昏”这一招,代价还是太大了。

    王寂如今,身体也没能恢复多少真元。

    看来,还是得自己运转《九狱吞天诀》,吞噬天地玄气,补充真元才行。

    靠身体自动回复,速度太慢了。

    只是自己的伤势,怎么会这么轻呢?

    这倒是让王寂很奇怪。

    恐怕,多半是应火儿学姐,给自己服用了非常厉害的疗伤丹药,并且不顾一切的替自己疗伤吧。

    王寂抬头看了不远处的应火儿一眼,不由暗道,应火儿学姐身上居然有这么多的宝物。她的身份,怕是不简单吧。

    “你的膝盖……”

    这时候,王寂突然看见,应火儿的膝盖,红肿了一大片。

    显然是之前,应火儿跪在地上,用大腿给王寂当枕头,时间过长。导致血气不畅,留下的淤痕。

    看到这一幕,王寂心中就不由一阵揪痛。

    “哼!”

    应火儿娇媚的白了王寂一眼,风情万种道:“你还好意思说,为了你。学姐我这一双让无数男人垂涎不已的美腿,都出现了淤痕。”

    说完这话,应火儿突然摇晃着盈盈一握的细腰,迈开那双修长的美腿,走到了王寂的面前。

    她看着王寂,笑吟吟道:“王寂学弟,学姐为你付出了这么多。你说说看,要如何报答学姐啊?”

    见到应火儿,又恢复了原来的模样,王寂也算松了口气。

    但是,听到应火儿这话,王寂却是发愁了起来。

    只见他伸出右手,挠了挠头,很是发愁的说道:“这个、这个,学弟在血瘴涧,的确得了不少的宝物,就是只怕学姐看不上啊……”

    “咯咯咯咯!”

    但这时候,突然只见应火儿咯咯娇笑一声,居然伸出右手,玉指抵在王寂的下巴处,媚笑道:“王寂学弟,难道你忘记了吗?”

    “学姐不是说过吗,对于学姐而言,你就是最好的礼物。今天,既然被学姐逮到了,就让学姐将你吃干抹净吧。”

    噔!

    说完这话,应火儿居然把王寂用力一推。王寂本来就身上有伤,真元也没有恢复多少,一个不稳,顿时跌倒在地。

    “哎哟!”

    王寂吃痛的哼了一声。

    他刚打算质问应火儿两句,便感觉一道柔软的身体,贴了上来。

    王寂定睛一看,只见应火儿居然已经坐在了自己的身上,媚眼如丝的盯着自己。

    “火儿学姐,你做什么啊?你不要开玩笑了啊……”

    王寂见状,脸色不由大变。

    但是,感受着应火儿身体传来的温暖,又让他心中一阵悸动。

    “咯咯咯咯!王寂学弟,学姐可没有开玩笑!”

    应火儿媚笑一声,居然伸出了一双玉手,开始撕扯起来王寂身上的衣物:“学姐今天,吃定你了。”

    “火儿学姐,你、你……”

    王寂见到这一幕,不由大吃一惊。

    这应火儿,看起来完全不像是开玩笑啊。

    难道,老子今天要被逆推了?

    不行!

    绝对不行!

    老子堂堂七尺男儿,怎么能够被女人压在身下,这太耻辱了。

    就算要玩真的,也是老子在上面。

    想到此处,王寂把心一横,当即便搂住应火儿盈盈一握的细腰,打算将其压倒在地。

    可是,应火儿却如同一座巨山一般,纹丝不动。

    “咯咯咯咯……”

    应火儿推开王寂搂住她的手,媚笑道:“王寂学弟,上一次你搂着学姐,学姐都没有跟你算账呢。这一次,还想吃学姐豆腐啊?”

    “别忘记了,你现在可是受伤了呢。想要对付学姐,等你伤势恢复了再说吧。”

    应火儿媚眼如丝,笑声很是张狂。

    王寂一脸郁闷。

    憋屈!

    太憋屈了!

    想不到,我王寂,堂堂七尺男儿,今天居然要被一个小女子逆推了。

    都怪自己伤势未愈,都怪自己真元没有恢复啊。

    只见王寂把眼睛一闭,脖子一扬,一副慷慨赴死的模样。

    士可杀不可辱!

    来吧!

    要杀就杀吧,要推就推吧!

    老子今天,豁出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