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吞天武神 > 第318章 孤男寡女

第318章 孤男寡女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吞天武神最新章节!

    第318章 孤男寡女

    灰暗、潮湿的山洞之中。

    王寂双眼目不转睛的注视着应火儿。

    据应火儿所言,她在血瘴涧历练了几日。就在昨天,突然听见不远处,响起一道响箭。

    于是,她便朝着响箭的方向奔去,打算看看出了什么事情。

    哪里知道,不看还好,一看顿时吓一跳。

    她刚刚赶到,便看见自己晕倒在地。而她则是斩杀了那群柴家之人,将自己给救了出来。

    不过,她刚刚背起自己,便看见身后有更多的柴家之人,追了上来。

    无奈之下,她只得带着自己,飞快的奔逃。

    然后,发现了这一处隐蔽的山洞,就躲藏了起来。

    应火儿说,她背着自己进入山洞之后,发现自己伤势太重。于是,喂自己吞下了几枚疗伤圣药,又替自己运功疗伤。

    待到自己的伤势稳定了下来之后,她便跪倒在地,将自己的脑袋靠在她的膝盖上。

    毕竟,自己受伤了。

    这山洞如此潮湿,若是直接让自己躺在潮湿的地面上,只怕会使得伤势加重。

    听完了应火儿的话,王寂这才明白,原来自己已经昏迷了一整天了。

    王寂不由回想起来,不久前自己刚刚恢复意识,醒转过来之时,发现自己正躺在应火儿的美腿上。想必,应火儿就是这样,让自己枕了一天。

    一想到此处,王寂双眼便不由一湿。

    自己和应火儿,相识并不久。相处的时间,也是极短。

    这应火儿,居然肯为了自己,做到这种程度,这如何不让王寂感动呢?

    王寂的神色变化,当然被应火儿看在眼中。

    她却是笑眯眯的看着王寂,嬉笑道:“王寂学弟,怎么这样看着学姐啊?是不是很感动?没关系,以身相许就好了。”

    应火儿探出香舌,舔了舔嘴唇,妖媚的笑道:“王寂学弟生得这么俊俏,想必滋味定是不错的。”

    “火儿学姐,你又作弄学弟了。”

    听到应火儿这话,王寂不由苦笑一声。

    这妖精,怎么老喜欢作弄自己啊。

    本来,自己还挺感激她的,真是恨不得以身相许呢。

    不过,被应火儿这么一闹,王寂就没有这个心情了。

    他突然想起,应火儿才神行境第三重天的修为啊,怎么可能斩杀柴远山等人呢?

    柴远山,可是神行境第六重天的强者啊。

    他的实力,有多么可怕,王寂可是深有体会。

    就算王寂“诸神黄昏”那一招,重创了柴远山,让应火儿捡了便宜。

    但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以应火儿神行境第三重天的修为,不管怎么想,都不可能打得过柴远山他们。

    王寂也不迟疑,马上便对应火儿,提出了这个疑问。

    应火儿咯咯一笑,身上释放出来一股凌厉的气息,然后又收回了气息。

    王寂感受到了这股气息,不由惊讶道:“火儿学姐,你居然已经踏入神行境第四重天了?”

    说完这话,王寂又摇了摇头,道:“即便如此,你也打不过那驼子啊!”

    “你未免太小看你的火儿学姐了!”

    应火儿咯咯一笑,玉手一扬,便从储物戒指之中取出了一面铜镜,递到了王寂的面前。

    王寂仔细一看,只见这面铜镜,看起来的确不凡。

    只不过,上面却是裂开了无数道大大小小的裂痕,也没有什么玄气波动了。

    这面铜镜,能够击杀柴远山他们?

    仿佛看出了王寂内心的疑惑一般,应火儿咯咯一笑,道:“王寂学弟,你可不要小瞧了这面铜镜。这面铜镜,乃是一件灵级八阶玄宝。”

    “它里面,蕴藏着一道恐怖的能量波。”

    “别说神行境第六重天了,就算神行境第七重天的强者,也能斩杀。”

    说到这里,应火儿突然轻声叹了口气,又道:“只可惜,这能量波只有一道。发射出去了,这面铜镜,也就没用了。”

    听到这话,王寂这才恍然大悟。

    这铜镜,倒是和自己的万鬼噬心幡,有些类似。

    只不过,万鬼噬心幡本来可以无限次使用。但它只是半成品,还没有炼制成功。所以这才只剩下仅能够用一次的能量。

    而应火儿手中的铜镜,本来就是一次性的宝物。用过一次,就彻底报废没用了。

    看着应火儿手中的铜镜,王寂的心中,又是一阵感动。

    他感激的看了应火儿一眼,道:“这铜镜,价值不菲吧。”

    “身外之物罢了,能够救王寂学弟,它已经发挥了自己最大的作用。”

    应火儿却是咯咯一笑,将铜镜丢到一边,并没有在意。

    虽然应火儿表现得如此的轻松,但王寂知道,应火儿救自己之时,肯定是凶险万分。

    而且,这面铜镜,绝对价值不凡。

    王寂没有再聊铜镜的事情,而是握了握拳头,将这份恩情,牢记在了心中。

    他看了应火儿一眼,突然开口道:“对了,火儿学姐,你还没告诉我,你在丧魂窟之中,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这么久都没有回玄修院?”

    “这……”

    面对王寂这个问题,应火儿很是少见的迟疑了起来,居然迟迟不肯回答。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既然应火儿不愿意回答,王寂也没有强求。

    他知道,应火儿,肯定是在丧魂窟之中,遇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

    虽然王寂很好奇,但他更加尊重应火儿。

    应火儿不愿意回答,他也绝对不会逼应火儿。

    如此一来,气氛一下子变得有些尴尬。

    应火儿似乎担心王寂胡思乱想,咯咯笑道:“别说学姐我了。你胆子不小啊,居然敢得罪柴家。那柴云霄,已经带了上百人,进入血瘴涧来寻找你。还扬言,一定要找到你,将你折磨致死呢。”

    “哪里是学弟我想要招惹他们啊,学弟我也是被逼无奈啊。”

    王寂听到这话,不由苦笑一声。

    但旋即,又诧异的看了应火儿一眼,问道:“火儿学姐,你没有回玄修院,怎么会对我的事情,知道得这么清楚?”

    “我、我、我……这、这、这……”

    应火儿俏脸一怔,顿时变得结结巴巴了起来。

    看到应火儿这种变化,王寂不由惊讶道:“该不会,是你刻意打听了我的事情。然后,又知道柴云霄他们来血瘴涧抓我,就跑到血瘴涧来救我吧?学姐,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