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吞天武神 > 第312章 逼供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吞天武神最新章节!

    第312章 逼供

    聂天浪身上有着强烈的精神力波动。

    可是,很快,他就睁开了双眼,无比惊恐的瞪着王寂,道:“这到底是什么?为什么本上人所有的精神类手段,都无法毁灭这些奇怪的火焰?”

    说完这话,聂天浪便又抱头哀嚎了起来。

    而王寂,只是冷眼旁观。

    直到聂天浪被折磨了许久,气息已经变得非常微弱,显然命不久矣之时。王寂这才迈开步伐,走到了聂天浪的面前。

    他面无表情的注视着聂天浪,冷冷道:“焚魂黑火的滋味,不好受吧?别怪老子不给你机会,现在,老子问你几个问题。你老老实实回答,老子就给你一个痛快!听明白了吗?”

    “畜生,你杀了我吧。不管你问什么,我都不会告诉你的,不要白费心思了。啊啊啊啊……”

    聂天浪抬起头来,双目血红的看了王寂一眼,又抱头哀嚎了起来。

    “不告诉我?”

    王寂却是邪邪一笑,道:“看来,你还不知道焚魂黑火的可怕啊!”

    说完这话,便只见王寂大手一挥,又将一道黑色的火焰,打入聂天浪的体内。

    然后,王寂的脸上,居然浮现出来丝丝痛苦的神色。

    没错,此刻,王寂正是加强了焚魂黑火的威力。

    这焚魂黑火,乃是托塔天王的宝物,无比的厉害。当年,托塔天王之所以能够闯下赫赫威名,很大程度上,都依仗了此火。

    唯一遗憾的是,王寂如今的精神力太弱了,还不足以发挥此火的全部力量。

    他虽然可以强行增强此火的力量,但与此同时,也会灼烧自己的神魂。

    此刻的王寂,正是承受着神魂被灼烧的痛苦,加强了焚魂黑火的力量。

    虽然,他感觉神魂一阵刺痛,实在疼痛难忍。

    但是,王寂知道,聂天浪此刻,要比自己痛苦一百倍。

    啊啊啊啊啊啊啊……

    果然,聂天浪再也忍受不住了,整个人倒在了地上,不断的翻滚、哀嚎了起来。

    他的脸色发黄,身上满是冷汗,看上去无比的痛苦。

    此刻,王寂只需要再将焚魂黑火的力量,加强些许。聂天浪的神魂,就会承受不住,彻底烟消云散。

    但是,王寂却故意将焚魂黑火的力量控制在这种程度。

    他要让聂天浪痛不欲生,生不如死。但却偏偏又不让聂天浪死去。

    聂天浪就算想死,都痛得没法凝聚真元自尽。

    “我说、我说、我说……啊啊啊啊,求你了,杀了我吧,不要再折磨我了。你要问什么,只管随便问吧,我一定全部都告诉你……”

    终于,聂天浪再也承受不住了,愿意回答王寂的一切问题。

    就连一向自称“本上人”的他,如今也痛得只能改称“我”了。

    “早点低头,你也不用受这么多苦了。”

    王寂见状,冷笑一声,张口便问道:“我问你,你们真的是金光门弟子吗?”

    “是、是、是,我们真是金光门弟子,不敢欺瞒你。”

    聂天浪忍着剧痛,连忙老老实实的回答道。

    “很好,这才乖嘛!”

    王寂冷笑一声,稍微减弱了焚魂黑火的力量。这时候,他自己也不再感觉到痛苦了。

    将焚魂黑火控制到刚才那种程度,他其实也挺痛苦的。

    王寂冷冷的扫了聂天浪一眼,又问道:“金光门的山门,并不在天州境内。你们身为金光门弟子,怎么会出现在天州境内?”

    “这……”

    听到王寂这个问题,聂天浪却是迟疑了起来,不肯回答。

    王寂脸色顿时一冷,厉声道:“难道,你还想尝尝刚才的滋味吗?老子告诉你,刚才,我可是还没有发挥这门精神类攻击手段的全部威力哦。你若是不怕,可以拒绝回答。”

    “我说、我说!”

    聂天浪吓得浑身一个哆嗦,刚才那种痛苦他都已经无法承受了。比刚才更痛苦?他实在难以想象。

    他连忙老老实实的答道:“我们是奉了门主之令,在大陆各州,寻找一名女子的踪迹。门主派出了许多弟子,而我们九人,被派到了天州境内。”

    “寻找一名女子的踪迹?那女子叫做什么名字?为什么要找她?”

    王寂听到这话,顿时脸色大变,心中有了一种极为不妙的感觉。

    “那女子叫做什么名字,门主没有告诉我们。门主说了,那女子肯定隐匿在大陆的某处角落之中,隐姓埋名,告诉我们姓名,也是无用。门主也没有告诉我们,为什么要找她,似乎涉及到什么隐秘之事。”

    聂天浪不敢隐瞒,老老实实回答道:“不过,门主将那女子的面容,以神念打入了我们的脑海之中。我们只要看见了那名女子,一定能够认出来。”

    “快描叙一下,那女子长什么模样?”

    王寂的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

    聂天浪忍着剧痛,连忙将那女子的面容、年纪,大概给王寂描叙了一遍。

    王寂听完之后,脸色顿时大变,整个人不由往后倒退了两步。

    没错,这聂天浪所形容的女子,正是自己的姐姐王洛烟。

    王寂虽然早就料到,金光门不会善罢甘休,肯定还在寻找王洛烟的踪迹。

    但是,亲耳听见这个秘密,还是感觉到一阵心惊肉跳,呼吸不顺。

    金光门,果然还没有放弃寻找王洛烟。

    王寂眼神一冷,看了聂天浪一眼,又连忙问道:“你们门主,总共派出了多少人寻找那女子。天州境内,只派出了你们九人吗?”

    “不是。”

    聂天浪老老实实答道:“据我所知,门主极为重视此事,已经寻找了十多年了。光是天州境内,至少也有近千人听从门主的敕令,寻找那女子。至于其他州,每个州,寻找那女子的金光门弟子,也不会少于一千人。”

    “一千人?”

    王寂大吃一惊。

    这金光门门主,真是大手笔啊。

    不过,金光门毕竟是大门派,据说弟子几十上百万,几千人又算什么呢?

    危险了!

    这下真是危险了!

    这么多人,寻找王洛烟,指不定什么时候就真能够找到呢!

    “既然如此,那你怎么会出现在这血瘴涧之中?”

    王寂扫了聂天浪一眼,问出了最后一个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