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吞天武神 > 第300章 秘密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吞天武神最新章节!

    第300章 秘密

    药园之中,朱逸志狼狈的跪在地上,他想要爬起身来。

    但奈何,王寂身上释放出来的恐怖气势,就好似一座巨山一般,重重的压在他的双肩,压得他动弹不得。

    王寂站在朱逸志的面前,他没有理会小爱的张牙舞爪,而是一脸戏谑的看着朱逸志。

    这朱逸志,过去在大夏皇朝的时候,就嚣张无比。

    如今,又敢毒打小爱。

    王寂,岂能轻饶他!

    见到王寂眼中的冷意,朱逸志心中不由一寒,他连忙道:“王寂,本太子,不,我、我……我并不知道,她是你的随从。若是知道这一点,我不可能对她出手的。”

    “而且,你的这个随从,闯入药园在先,我见她偷偷摸摸,以为她是来偷草药的。问她话,她也说不清楚,此事实在不能怪我啊。”

    说到此处,朱逸志突然压低声音道:“王寂,另外告诉你,这片药园,可是外院一位长老的地盘。我只是替他看守药园而已。这事若是闹到了长老那里,也是我有理……”

    啪!

    听到朱逸志这话,王寂脸色顿时一沉,二话不说,一巴掌便重重的扇在了朱逸志的脸上。

    顿时,将朱逸志打得吐了一口鲜血。鲜血之中,还夹着一颗泛黄的牙齿。

    足可见,王寂这一巴掌下手有多么重了。

    “你……”

    朱逸志怒视着王寂。

    先被王寂的气势所伤,被迫下跪,已经让他很是羞辱了。此刻,又被王寂扇了一巴掌,更是让他暴怒不已。

    但是,无论如何,他也不敢发作。只能将心中的怒火,强压了下去。

    而这时候,却只见王寂双眸冰冷的看着他,冷笑道:“拿长老来压我?恐怕,你还不知道吧,我王寂最恨的就是别人的威胁了!”

    王寂的眼神,无比的冷冽,好似万年寒冰一般,没有一丝一毫的感情。

    朱逸志被这么一双眼睛盯着,顿时如坠冰窟,浑身不由打了一个寒颤。一股恐惧之感,在他的心中弥漫开来。

    他唯一的依仗,就是这药园的主人,也就是他口中的那位长老了。

    可如今,王寂却是根本不在乎。

    他不由暗骂一声,王寂可是认识鹤老啊,自己拿外院的长老去威胁王寂,这还真是愚蠢啊。

    托天玄修院有规矩,学生之间,只能切磋,不允许厮杀死战。

    但对于杂役,可没有这条规矩。

    杂役的性命,在托天玄修院是一点也不值钱的。

    王寂是正牌学生,而他只是一名杂役,若是激怒了王寂,王寂一怒之下将他斩杀,他可真就死得冤枉了。

    想到这里,朱逸志不敢迟疑,居然主动伸出手来,自己扇了自己一个耳光。

    同时,自己辱骂自己道:“都怪我,都是我的错。这位小姑奶奶一看就是道德高尚的美女,怎么可能偷草药呢?寂哥的随从,又怎么可能偷东西呢?是我的错,是我瞎了狗眼,我该死……”

    见王寂依然冷冷的注视着自己,朱逸志内心不由更加害怕了,又连忙扇了自己几个大耳刮子。

    可见到王寂的眼神依旧很冷,他不敢迟疑,吓得伸出双手,左右开弓,自己怒扇自己的耳光。

    不过片刻的功夫,他的两张脸,就肿得跟个猪头似得。

    他的嘴角,也渗出丝丝鲜血。

    尽管如此,可朱逸志也不敢停。

    王寂不让他停下,他哪里敢停下?

    他的小命,可就在王寂的一念之间了。

    “哼!堂堂朱雀国太子,居然如此下贱!”

    王寂双眸冰冷的盯着朱逸志。

    “对对对,我下贱,我不要脸,我无耻,我不是人……寂哥、寂哥,对付小人这么不要脸的家伙,只会脏了你的手。要不,你就饶了小人这一次吧……”

    朱逸志一脸讨好的笑道。

    王寂没有理会朱逸志,而是看了身边的小爱一眼,问道:“小爱,怎么样,解气了吗?”

    小爱突然迈开步伐,走到了朱逸志的面前,狠狠的踹了他两脚,踹得他吐了一口血水。小爱这才哼道:“算了,小爱回去睡觉了,才不跟他一般见识呢。”

    说完这话,小爱便转身离去了。

    “姑奶奶慢走!姑奶奶慢走……”

    朱逸志见状,连忙奉承的叫了几句,也停止了扇耳光。

    等到小爱的身影彻底消失不见,朱逸志看着王寂,讨好的笑道:“寂哥、寂爷,现在我可以站起来了吗?”

    王寂的气势还没有收回,他依然承受着巨大的压力。

    “小爱放过你了,可不代表老子也放过你了。”

    王寂却是冷笑一声,道:“当初,老子说过,让你们朱雀国对大夏皇朝称臣,每年进贡,事情办得怎么样了?”

    “办妥了,办妥了,我们的确每年给大夏皇朝进贡了,也称臣了。寂哥您交代的,小人哪敢不办啊……”

    朱逸志虽然一张脸肿得跟个猪头似得,还是挤出一脸讨好的笑容,对王寂笑着说道。

    “老子此刻又不在大夏皇朝,哪里知道你说的是真是假!”

    王寂冷笑一声,道:“这事,老子以后回大夏皇朝了,自然就知道你是不是在欺骗老子了。”

    “不敢欺瞒,绝对不敢欺瞒寂哥。寂哥,这一次小人真的知道错了,求您饶了小人这一回吧……”

    朱逸志忍着脸上的剧痛,苦苦哀求道。

    “饶你?”

    王寂轻蔑的瞥了朱逸志一眼,冷笑道:“以你的所作所为,我没有理由不杀你。要我饶你也行,给我一个不杀你的理由。”

    朱逸志愣了愣,见王寂眼中已经浮现出来一缕杀机,他吓得浑身一颤,连忙磕头道:“寂哥,我还有价值。我知道一个秘密,肯定对寂哥有用,我愿意用这个秘密换我这条性命……”

    “秘密?”

    王寂瞥了朱逸志一眼,淡淡道:“说来听听!”

    “那,是不是我告诉了寂哥这个秘密,您就不杀我了?”

    朱逸志忐忑不安的看着王寂。

    “快讲!”

    王寂却是眉头一挑,冷声道:“你这狗东西,还有资格跟我讨价还价吗?”

    “是、是、是……”

    朱逸志吓得浑身一颤,连忙说道:“这片药园的主人,乃是外院一位炼丹长老。前段时间,我无意间听见这位长老和他的徒弟对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