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吞天武神 > 第211章 岂容你放肆

第211章 岂容你放肆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吞天武神最新章节!

    第211章 岂容你放肆

    兕犀林中,王寂一路狂奔,远离柴少地的尸体所在。

    路上,却是听到了柴少天那道无比愤怒的吼声。

    这道吼声,让王寂心中一凛。

    恐怕,一旦自己离开兕犀林,这柴少天就会找自己麻烦吧。

    不过,这里可是托天山脚下,王寂可不相信,托天玄修院会放任柴少天杀了自己这个通过了第一轮考核的玄修。

    如今已经拿到了兕犀兽角,而且天色也不早了,王寂当然不会继续留在兕犀林内。

    只见他迈开步伐,便朝着兕犀林外飞奔而去。

    好在他一路上都记着奔行的路线,否则这兕犀林这么大,搞不好黄昏之前还真走不出去。

    终于,在花了不足半个时辰的时间之后,王寂走出了兕犀林,回到了他进入兕犀林的地方。

    他一眼便看见了房乾虎、曹一山、厉庶狂三人。

    在三人的身后,还站着几十名少男少女,显然是早就通过考核的人。

    见到房乾虎三人正盯着自己,王寂也不迟疑,当即大手一挥,便将兕犀兽角从储物戒指之中取了出来,双手呈上。

    房乾虎大手一挥,就将兕犀兽角抓了过去,而后对王寂点了点头,威严道:“站在一边等候!”

    王寂抱了抱拳,便和那群少男少女们站在一排。

    时间飞快的流逝着,天色越来越晚,已经快到黄昏时刻了。

    自从王寂出来之后,时不时都会有人拿着兕犀兽角走出兕犀林,如今通过第一轮考核之人,加起来差不多已经近百人了。

    就在这时候,突然一道身影,手中抱着什么东西一般,气势汹汹的走出了兕犀林。

    众人一看,纷纷一惊,原来此人手中抱着的是一具尸体。

    王寂也眯起了双眼,暗暗运转真元提防。

    因为这道身影正是柴少天。

    而他手中的尸体,正是他的弟弟柴少地。

    柴少天一眼就看见了人群之中的王寂,气势汹汹的朝着王寂冲了过去,面目狰狞的怒喝道:“王寂,你这畜生,本少爷要宰了你!”

    “住手!”

    然而,这时候,一道威严的喝声在众人的耳畔响起,犹如炸雷一般。

    柴少天的身形顿时凝固住了,不是他被这道声音吓住,而是因为一股恐怖的力量,正笼罩在他的身体四周,让他动弹不得。

    柴少天回过头去,瞪了房乾虎一眼。

    他知道,是房乾虎在搞鬼。

    他双目死死的瞪着房乾虎,怒吼道:“这畜生杀了我弟弟,你为什么要阻拦我?放开我,快点放开我!”

    “哼!托天山脚下,岂容你放肆?”

    房乾虎却是神色不悦的哼了一声,柴少天顿时吐了一口鲜血,房乾虎的实力太可怕了,仅仅只是一道哼声,都震得他难以承受。

    而这时候,只见房乾虎瞥了柴少天一眼,威严道:“考核一事,本来就是各凭本事。你弟弟死了,不过是他技不如人罢了。有什么恩怨,你们可以等考核结束了在了结。”

    “当然!若是你通过了第一轮考核,大可以在第二轮考核的时候报仇,本长老绝不过问。”

    说到此处,房乾虎大手一挥,道:“兕犀兽角呢?拿到了没有?没拿到就赶紧滚蛋!”

    柴少天畏惧的看了房乾虎一眼,只得咬了咬牙,从储物戒指之中取出了兕犀兽角,恭恭敬敬的递到了房乾虎的面前。

    房乾虎大手一挥,收下了兕犀兽角,而后威严道:“站在一边老老实实的等着!”

    柴少天虽然恨不得马上冲上去,将王寂千刀万剐,但畏于房乾虎的威严,只得乖乖的站在一旁。

    但依然恶狠狠的瞪了王寂一眼,那眼神,好似是在说,你小子给我等着,我一定会弄死你的。

    王寂当然明白柴少天的意思,他却是冷笑着摇了摇头,没有理会。

    他本来想要拿出柴少地的储物戒指,查看一下里面的东西,看看是否有柴少地施展的那门玄通。

    但此处人太多了,实在不方便,他只好按捺住了内心的想法。打算等没人的时候,在与那枚储物戒指认主。

    转眼之间,黄昏即至。

    在那遥远的西边,一轮红日与大地连成一片,宛若一体。金灿灿的,散发出美丽的光芒。

    “时辰到!”

    房乾虎大手一挥,一脸威严道:“本长老宣布,还未拿着兕犀兽角走出兕犀林的,全部考核失败!”

    说完这话,又扫视了王寂等人一眼,威严道:“恭喜你们,成功通过了第一轮考核。接下来,只要通过第二轮考核,就能成为我们托天玄修院的学生。跟本长老来吧!”

    说完这话,房乾虎便迈开步伐,径直离去。

    曹一山、厉庶狂二人恭恭敬敬的跟在其左右。

    众少年也纷纷跟了上去。

    王寂迈开步伐,也跟了上去。

    刚刚奔走了一会儿,众少年们却是发现,这不是回山脚下的路,而是上山的路。

    众少年不由惊讶道:“难道不让我们回山脚先歇息一晚吗?”

    房乾虎停下脚步,回头看了提问的几名少年一眼,嗤笑道:“所有参加考核之人都没有歇息,为何偏偏要让你们歇息?你们若是无法进行下一轮考核,大可以自己滚蛋!”

    几名提问的少年吓得浑身一颤,不敢再多说一个字。

    柴少天本来是想要抱着他弟弟的尸体,回山脚下,交给轿夫们看守的。

    可听到这话,只得无奈的叹息一声,大手一挥,将他弟弟的尸体收入了储物戒指之中。

    将尸体收入储物戒指中,是对死者极为不尊重的一种做法,所以不到万不得已,他实在不想这么做。

    这一幕自然被王寂看在眼中。

    王寂知道,储物戒指只能收入没有生命气息的东西,活人是不可能装入储物戒指的,但死人可以。

    房乾虎带着众人继续往山上走,走了一段时间之后,距离半山腰还甚远。

    但这时候,房乾虎却是停了下来,回头看了众少年们一眼。

    “都把考核令牌拿出来,不要放在储物戒指之中!接下来,就是外院的地盘了。咱们托天玄修院四周,布满了无数的护山大阵和禁制,没有令牌,是无法进入其中的。”

    他道:“将令牌放在储物戒指中,大阵和禁制是感应不到的。”

    “是!”

    众少年不敢迟疑,纷纷将考核令牌从储物戒指之中取出。

    王寂也是大手一挥,从储物戒指内取出了考核令牌,放在怀中。

    而这时候,房乾虎迈开步伐,继续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