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吞天武神 > 第203章 把东西交出来

第203章 把东西交出来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吞天武神最新章节!

    第203章 把东西交出来

    王寂也是心中略有不悦。

    王寂知道,接待前来考核的新生,肯定不是什么好差事,没什么油水可言。二人不会认真去办,也理所当然。

    但不管怎么说,这二人的态度实在太差了。

    不过,王寂毕竟是前来拜师学艺的,而且这二人实力可远在自己之上,王寂也不敢发作。

    他只得右手一扬,便从储物戒指之中取出了一块紫金令牌,又将令牌递了过去。

    王寂原本以为,拿着这块令牌就能够直接成为托天玄修院的学生。

    没想到,居然还要考核。

    不仅是王寂这样认为,当初就连赫连天统、端木长风等人,也全部认为拿着这块令牌就能成为托天玄修院的学生。

    看来,赫连天统、端木长风他们对托天玄修院也了解不多。

    毕竟,对于托天玄修院而言,区区一个大夏国实在太渺小了。

    唯一让王寂有些不解的是,既然这块令牌无法让自己直接成为托天玄修院的学生,那么当日那朱厌国的太子朱逸志怎么会那么震撼,对自己那么妒忌呢?

    既然想不通,他也懒得多想。

    总之,无论是直接成为托天玄修院的学生也好,还是需要通过考核也罢。

    王寂对成为托天玄修院的学生,志在必得。

    这时候,这两名青年男子,已经伸出手来,很是随意的接过令牌,然后查看了起来。

    可是,当他们看清楚这块令牌的模样之时,脸色居然齐齐一变。

    只见二人相互对视了一眼,很是震惊道:“是鹤老的令牌!天啦!难道这真是鹤老送出的招生令牌?”

    分散在四周的那些少年们,还有少年的家人随从们,听到这两名青年男子的话,也是目光纷纷朝着此处看了过来,无比震惊的看着王寂。

    王寂看着众人的表情,却是犹如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

    但是,众人的议论声,却是让王寂恍然大悟。

    只见那些少男少女们盯着王寂以及那两名青年男子手中的紫金令牌,议论道:“鹤老赠送的招生令牌,怎么可能啊?”

    “鹤老可是托天玄修院最为神秘的一位长老,实力强大,据说不在院长之下。他从未送出过任何招生令牌给任何人,怎么会送招生令牌给这名少年呢?”

    “是啊!这名少年到底是何方神圣啊?”

    听到了众人的议论声,王寂这才知道。

    似乎,之前赠送给自己这块紫金令牌的那位老酒鬼身份非常的不同寻常,实力也异常强大,不在院长之下,威望极高。

    而且,还从未赠送过任何招生令牌给任何人。

    但却唯独赠送了一块招生令牌给自己。

    如此一来,自然引起了众人的震惊,感到不可思议。

    之前那两名对王寂态度很是不客气的青年男子,明白了这块令牌是鹤老赠送的之后,先是大吃一惊。

    然后,居然纷纷露出了略显讨好的笑容,将令牌又还给了王寂,笑道:“原来是鹤老看中的人,莫怪莫怪!这块令牌,小兄弟还请收好!”

    这二人前倨后恭,态度变化之大,真是让人猝不及防。

    王寂当然明白,是鹤老的这块令牌,让二人有了这种态度上的奇特转变。

    王寂也不点破,大手一挥,便接过了令牌。

    然后,面无表情道:“考核什么时候开始?”

    见王寂语气冰冷,二人心中有些不悦,但一想到此人拥有鹤老赠送的令牌,也不敢发作。

    只见他们二人笑道:“小兄弟别急!咱们托天玄修院每年都会送出不少的招生令牌,一般只有玄修院的院长、长老和内院学生才有资格赠送这种令牌。”

    “拿着这块令牌,参加考核。考核成功自然可以成为托天玄修院的学生,若是考核失败了,也能退而求其次,成为托天玄修院的杂役。”

    “还有一种杂役考核。不由,有这种令牌的人,想要成为杂役,是无需考核的。”

    “距离考核,还有三天时间。拥有令牌的人,显然也还没有到齐。三天后,无论人是否到齐了,考核都会正式举办,过时不候!”

    二人一脸笑容的看着王寂,道:“小兄弟可以先去那边找一座地方打打坐,反正三天时间,对于咱们玄修而言,不过是眨眼的功夫罢了。”

    王寂点了点头,也懒得和二人废话,便迈开步伐,随意的挑选了一处人少的地方,盘膝打坐了起来。

    小爱紧跟在王寂的身后,却是没有打坐修炼,而是缩成一团睡觉了起来。

    王寂虽然闭着眼,但依然能够感觉得到,旁边不时有人在偷瞄自己。

    他也不在意,毕竟自己是拿着鹤老的令牌来参加考核的。

    此刻,他也终于明白了,为什么那天朱逸志会如此羡慕和忌惮自己。

    因为他是第一个被鹤老赠送招生令牌的少年。

    看来,三天后的考核,自己必须成功。

    至于杂役,王寂完全不会考虑。

    第二天清晨,眨眼间就到来了。

    王寂修炼了一个晚上,将之前吞噬的力量,全部都炼化掉了,转化成为了自己的力量。

    他睁开,扫视了四周一眼,发现山脚下的人果然又多出了不少。

    而且,时不时就有新人到来。

    大部分前来参加考核的,身边都带着家人,又或者是大批的随从、婢女之类的。

    像王寂这样,一个人上路的,真是少之又少。

    当然,他也不算一个人上路,毕竟半路上被小爱给纠缠住了。

    噔!

    噔!

    噔!

    就在这时候,王寂突然看见,不远处十多道身影,抬着两座大轿子,朝着此处快步奔来。

    这两座大轿子之上,正坐着两名少年。

    看到这两名少年,王寂却是双眸一冷。

    没错,这两名少年,居然正是柴家兄弟。

    没想到,这二人也跑到这里来了。

    看来,他们多半也是前来参加托天玄修院的新生考核的。

    这伙人显然也注意到了王寂。

    那柴少地当即就要跳下轿子杀上前来,但柴少天却是阻止了他,示意身下抬轿子的轿夫们把轿子抬到王寂的面前。

    轿夫们当即领命,抬着两座大轿子,走到了王寂的面前。

    柴家兄弟也不下轿。

    只见柴少天轻蔑的扫了王寂一眼,一脸傲气道:“小子,你果然也是前来参加新生考核的。本少爷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把东西交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