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吞天武神 > 第187章 鹤老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吞天武神最新章节!

    第187章 鹤老

    因此,许多天赋还不错,但却达不到成为正式学生要求的玄修,就会去当托天玄修院的一名杂役。

    毕竟,成为托天玄修院的杂役,虽然平时要做许多粗活。

    但是,运气好的话,偶尔会得到一些长老们、正式学生们赏赐的丹药、秘籍、兵器等宝物。

    托天玄修院之中的宝物,随便一件,拿到这俗世之中,也是价值连城,挣破了脑袋。

    若是能够得到一件,别说当几年杂役了,就算当上百年的杂役就算什么。

    而且,若是运气极好的话。

    杂役也是有可能成为正式学生的。

    朱逸志虽然身为朱厌国太子,在这俗世之中风光无比。

    但是,他这太子的身份实则还不如一名托天玄修院的杂役。

    当初,他通过了杂役考核之时,不知道是多么的兴奋得意呢。

    当然,这些想法,朱逸志是万万不敢和眼前的老者说的。

    否则,这老者若是认为他在狡辩,那他就真是要倒大霉了。

    大殿内的众人看到这一幕,不由面面相觑。

    搞半天,原来这朱逸志是在吹嘘啊。

    原来,他不是什么记名学生,托天玄修院也没有记名学生这玩意。

    他朱逸志,只是托天玄修院一名拔草挑粪的杂役。

    众人在吃惊之余,同时也暗暗震撼。

    堂堂朱厌国的太子,跑去托天玄修当杂役,这托天玄修院果然厉害啊。

    “哼!”

    邋遢老者瞥了朱逸志一眼,重重的哼了一声,便道:“老夫站了这么久,也累了。”

    朱逸志闻言,连忙跪着将大椅推了过去,陪笑道:“长老请坐。”

    邋遢老者却是不悦道:“椅子太硬了,你给我趴好,我还是喜欢坐人肉凳子。”

    听到这话,朱逸志脸上青一阵红一阵的。

    居然让他堂堂一国太子给别人当人肉凳子?

    这如何不屈辱啊?

    但是,朱逸志也不敢不从,马上便趴在了地上,背部弓了起来,讨好的笑道:“长老请坐。”

    邋遢老者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坐在了朱逸志的背上,翘起了二郎腿。

    大殿内的众人看到这一幕,皆是一脸的古怪。

    王寂也是满脑门子黑线。

    这邋遢老者,还真是奇葩啊,居然把朱逸志当凳子坐。

    不过,我喜欢。

    这朱逸志,身为一名杂役,还敢吹嘘是什么记名学生,跑到这里来耀武扬威。

    哈哈,现在好了吧,他的脸面算是丢光了。

    真是活该!

    正在王寂暗暗偷笑之时,突然只见这邋遢老者,突然目光看向了王寂,露出一丝淡淡的笑意:“小子,还记得老夫吗?”

    王寂闻言,不由浑身一震,连忙上前,恭恭敬敬的抱了抱拳,道:“见过前辈!那日晚辈实在不知道前辈的身份,多有得罪,还望恕罪!”

    王寂说话之时,心中却是暗暗嘀咕。

    这老头子,既然是托天玄修院的长老,肯定实力极强,不说富可敌国,但绝对不会缺钱啊。

    怎么那天还跑去偷酒了,被人那样殴打都不还手?

    这邋遢老者,好似看透了王寂的想法一般,突然笑道:“小子,你是不是在奇怪老夫那天,为什么会被一群凡人殴打?”

    “嘿嘿,说来也有些丢脸。其实那天,老夫路过大夏皇朝,一时之间酒瘾犯了,但身上又没有带你们俗世之中的金银。”

    “实在没忍住,就偷喝了一点酒水。本来想以后再把钱还给他们,哪里知道,他们追着老夫我就是一顿狂扁。”

    “老夫我毕竟理亏,又身为世外高人,当然不可能和一群凡夫俗子动手了。哈哈,哈哈哈……”

    邋遢老者说话之间,已经拿出了腰间的淡黄色酒葫芦,喝了起来。

    听到邋遢老者的解释,王寂不由翻了翻白眼。

    这还真是一个怪老头。

    邋遢老者喝了几口酒,又笑眯眯的看着王寂,道:“小子,你可知道,为什么老夫今日会大老远跑到这里来?”

    “晚辈不知,还请前辈明示!”

    王寂恭恭敬敬的抱了抱拳,心中也很是疑惑。

    这等绝世强者,世外高人,没事跑来凑什么热闹啊?

    却只见邋遢老者笑眯眯道:“小子,老夫就实话告诉你吧。老夫此次,是专程为你而来。老夫问你,你想不想成为我们托天玄修院的学生?”

    “啊?”

    听到这话,在场所有人皆是愣住了。

    王寂也是一阵错愕。

    但他马上便反应了过来,连忙点了点头,道:“想!当然想!”

    开玩笑!

    朱逸志可是朱厌国的太子,凝元境第九重天巅峰的高手。这种人物,在托天玄修院也只能当一名杂役。

    傻子也能看出托天玄修院的不凡了。

    王寂又怎么可能不想成为托天玄修院的学生呢?

    “很好!”

    邋遢老者微笑着点了点头,大手一挥,手中便多出来了一块紫金令牌。

    他随手就将这块紫金令牌抛向王寂,喝道:“接着。”

    王寂连忙接过紫金令牌,仔细一看,只见上面刻着“托天”二字。

    这时候,只见邋遢老者微笑道:“两个月后,就是托天玄修院一年一度招收学生的日子了。拿着这块令牌去托天山,可不要去晚了!”

    听到这话,王寂不由一愣。

    这么容易,自己就成为了托天玄修院的学生了?

    不久前,听端木瑶介绍了天衍大陆的背景之后,王寂对托天玄修院还很是向往。

    但奈何它们招收学生的要求太苛刻严格了,王寂只得放弃。

    没想到,转眼之间,这么容易,自己就成为了托天玄修院的学生。

    他连忙小心翼翼的将这块紫金令牌收入了储物戒指之中,抱了抱拳,道谢一声。

    大殿内所有人看到这一幕,皆是震惊不已,纷纷无比羡慕的看着王寂,同时暗暗替王寂高兴。

    毕竟,王寂再怎么说,也是大夏皇朝的人。

    王寂成为了托天玄修院的学生,他们也能跟着沾光。

    而趴在地上的朱逸志看到这一幕,却是大吃一惊,又是怨恨,又是妒忌。

    而这时候,这邋遢老者突然站起身来,拍了拍身上的灰尘,笑道:“好了,事情办完了,老夫也该走了。”

    “前辈请留步!”

    王寂连忙追了上去,问道:“还未请教前辈大名!”

    这邋遢老者哈哈一笑,道:“别人都喊老夫‘鹤老’,你若是不嫌老夫倚老卖老,也喊老夫‘鹤老’就行了。”

    说完这话,他已经走出了殿外,坐在那白鹤之上,飞天而去。

    眨眼之间,身影就消失在了云层之间。

    王寂和众人,早已追出殿外,看着鹤老离去的方向,感慨万千。

    片刻之后,众人这才回过神来,目光纷纷看向了大殿内的朱逸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