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吞天武神 > 第186章 杂役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吞天武神最新章节!

    第186章 杂役

    听到朱逸志的话,赫连天统终于叹了口气,对王寂道:“王少侠,停手吧!感谢你一直以来对朕的帮助。够了,已经够了,我们输了……”

    说完这话,又对朱逸志道:“朱逸志太子,朕答应你的这两个条件。”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朱逸志闻言,无比得意的大笑了起来。笑罢,又道:“好!很好!今天,本太子就带走公主。你们记得早日把进贡的贡品送到我朱厌国来……”

    “痴心妄想!”

    王寂却是不屑的冷笑一声,一拳轰出,一道拳劲便狠狠的朝着朱逸志席卷而去。

    朱逸志脸色大变,双手护在身前,好不容易这才挡住了这一拳。

    但仍然忍不住吐了一口鲜血,倒退了七八步。

    他的脸色瞬间就变得狰狞了起来,狠狠的瞪着王寂,厉声道:“小畜生,你还真敢对本太子出手?你难道忘了本太子可是托天玄修的记名学生吗?”

    “托天玄修院的记名学生又怎么样?”

    王寂一甩长袖,不屑的冷笑一声,道:“既然你这种垃圾货色,也能成为托天玄修院的学生,那么我也一定可以成为托天玄修院的学生。只要我成为了托天玄修院的学生,你还如何威胁我?”

    “你这小畜生,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你可知道,成为托天玄修院的学生有多么困难。十万名玄修,也不一定有一人能够入选。”

    朱逸志一脸狰狞之色,轻蔑的笑道:“你这种贱民,是绝对无法成为托天玄修院的学生的……”

    “谁说的?”

    然而,就在这时候,突然一道深邃、沧桑、浩大的声音,从殿外的天边传来。

    大殿内,所有人纷纷大吃一惊。

    这道声音虽然听起来不大,但其中却充满了劲力,显然发出这一道声音之人极为不凡。

    所有人的目光,纷纷朝着殿外,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

    这时候,只见一头巨大的白鹤,从远方飞来,快如闪电。

    这头白鹤,有着一身洁白的羽毛,展翅飞翔,带着一股浓烈的仙韵。

    眨眼之间,这头白鹤,已经飞到了大殿的门口,落到了地面上。

    这时候,众人这才发现,原来白鹤上面,还坐着一名老者。

    这名老者,看上去大概七八十岁的样子,十分的邋遢。

    显然,刚才那一道声音,正是从这邋遢老者口中发出来的。

    从那么远的地方发出一道声音,居然能直接传到大殿内,光是这份手段,就已经不是寻常人能够拥有的了。

    此刻,大殿内的众人再傻,也皆是明白,这邋遢老者绝对不简单。

    就连赫连天统也不敢坐着了,十分拘谨的站起身来,看着老者。

    和端木长风、花满江等人一眼,就这样拘谨的看着邋遢老者,不知所措,不敢开口。

    但是,王寂看到这一名邋遢老者,却是满脑门子黑线。

    因为,这名邋遢老者,王寂居然认识。

    他正是那日,自己治疗好了赫连明月的怪病,端木瑶吃醋,自己追出皇宫后,在大街上遇到的那名老酒鬼。

    当时,那老者因为偷酒喝,被几名男子殴打。

    王寂实在看不下去了,便给了那几名男子一点钱财,打发走了他们。也算是救了老者。

    之后,那老者神神道道的说了一番话,让王寂当时就觉得,那老者应该不是普通人。

    没想到,那老者的确不是普通人。

    开玩笑!

    骑着一头白鹤,从天边飞过来,这能是普通人吗?

    王寂正打算上前打声招呼,可这时候,那朱厌国的太子朱逸志突然脸色大变,恭恭敬敬的对这邋遢老者行了一个大礼。

    然后,无比恭敬的道:“朱逸志拜见长老!”

    长老?

    听到朱逸志的话,在场所有人又是狠狠的吃了一惊。

    这朱逸志居然认识这名邋遢老者。

    这邋遢老者,到底是什么身份?

    什么长老?

    难道说,是传说之中的托天玄修院的长老?

    想到此处,在场所有人看向这名邋遢老者的目光,不由更加敬畏了。

    身体也微微弓了起来。

    在这等厉害人物的面前,他们都不敢站直身体。

    这邋遢老者听到朱逸志的话,瞥了朱逸志一眼,面无表情道:“你小子认识老夫?”

    朱逸志连忙拱手道:“我是托天玄修院的记名学生,有幸在学院内,远远的目睹过长老的风采。”

    “记名学生?”

    邋遢老者却是面露疑惑之色,哼道:“老夫怎么不记得,我们托天玄修院还有记名学生这种东西?”

    大殿内的众人听到这话,也不由纷纷吃了一惊。

    难道这朱逸志是冒充托天玄修院的学生不成?

    “啊!”

    朱逸志脸色大变,连忙又恭恭敬敬答道:“学生是负责药园的杂役记名学生!”

    “哦,原来是一名杂役啊!老夫就说嘛,学生之中根本没有你这个人嘛。”

    邋遢老者恍然大悟般点了点头。

    但说完这话,他突然脸色一变,眼神变得无比的凌厉了起来,全身上下也爆发出来一股无比恐怖的威压。

    只见他盯着朱逸志,厉声道:“杂役就是杂役!身为拔草挑粪的普通杂役,你居然胆敢冒充学生,你好大的胆子啊?”

    邋遢老者散发出来的这股威压,仅仅只是针对朱逸志的,所以只有朱逸志一个人感受到了这股威压的恐怖。

    他顿时冷汗直流,浑身一个哆嗦,吓得跪倒在地,连连叩首道:“小人知错,小人知错了,求长老恕罪!”

    此刻的朱逸志,心中很是委屈。

    托天玄修院名义上,的确没有记名学生这种东西。

    但是,私底下,托天玄修院的杂役们,却都是以记名学生自称。

    毕竟说杂役实在是太丢人了。

    但说记名学生就好听多了。

    不要以为杂役是好当的。

    想要成为托天玄修院的杂役,也是千难万难,简直是千军万马过独木桥啊。

    托天玄修院那么大的地盘,自然少不了许多杂务,不可能学生或者长老亲自去做杂务。

    因此,就诞生了杂役这个职务。

    托天玄修院招收学生的要求实在太严厉苛刻了,十万名玄修之中也不一定有一人能够入选。

    但是,成为托天玄修院的杂役,就容易多了。

    起码一千名玄修之中,勉强还是有一人能够入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