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吞天武神 > 第122章 银甲统领

第122章 银甲统领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吞天武神最新章节!

    第122章 银甲统领

    这群躺在地上惨叫连连的卫兵,见王寂这么嚣张,顿时纷纷怒吼道:“小子,你有种别跑,等我们统领来了,定要你好看!”

    说话之间,突然城墙上,一阵骚乱,人头涌动,一队人马,快步冲了下来。

    这带头的,乃是一名身材魁梧,穿着一身银色盔甲的大汉,他显然是被城门下发生的事情给惊动了,奔了过来之后,二话不说,就吩咐卫兵们将王寂团团围住。

    被几十名卫兵围在中间,王寂却始终一脸风轻云淡之色。

    而四周围观的路人们,则是纷纷摇头,心想这位少年,今天铁定是要把命丢在这里了。多好的一个少年郎啊,真是可惜了。

    这银甲大汉,扫了躺在地上的卫兵们一眼,沉声问道:“到底怎么回事?你们居然全部都被一个黄毛小子打败了,这般的狼狈,真是将我们守城卫兵的脸面丢尽了!”

    这群向王寂讨要茶水钱的卫兵们,当即吃力的爬起身来,恭声答道:“回禀统领,这小子在城门附近,鬼鬼祟祟的,我们怀疑他是敌国奸细,想要询问一番。哪里知道,他二话不说,就将我们打倒在地,还请统领大人主持公道啊!”

    这银甲大汉闻言,顿时勃然大怒,目光看向王寂,恶狠狠道:“小子,你真是活得不耐烦了!”

    王寂却是打了个哈欠,突然目光一凛,整个人气质一变,冷笑道:“好你个守城的统领,不问是非黑白,听信你手下的这群小人一面之词!明明是他们,向我索要茶水钱,我不给,他们便诬陷我是敌国奸细!你可曾问过我到底是怎么回事?”

    听到这话,银甲大汉脸色顿时变得阴沉了起来。

    他也知道,这看守城门的卫兵们,手脚都不怎么干净,除了收取正常的进城费之外,总喜欢向进出城门的路人们,索要一些茶水钱。

    这件事情,其实各大统领都知道,就是不点破而已。

    不过,这一次,自己手下的这群卫兵们,似乎太过分了一点。

    但即便如此,这银甲大汉,身为守城的统领之一,当然得站在自己卫兵这一边。

    他当即扫了王寂一眼,沉声道:“胡说八道!你先是殴打卫兵,现在又污蔑卫兵,就算死上一百次,也死不足惜!来人啊,给我将他当场格杀!”

    那些围住王寂的卫兵们,当即就要动手,可这时候,王寂却是冷喝一声:“且慢!”

    银甲统领轻蔑一笑,道:“怎么,你还想求饶不成?”

    王寂却是不屑的冷笑一声,右手一扬,在众人面前晃了晃,冷冷道:“睁大你们的狗眼,看看这是什么!”

    银甲统领和众卫兵仔细一看,发现王寂的手中,握着一块令牌。

    众卫兵却是一脸疑惑,根本认不出这令牌到底有什么来头。

    但银甲统领能够当上统领,自然是见多识广之人,一看到王寂手中的令牌,顿时吓得浑身一个哆嗦,惊呼道:“是天宝阁的令牌!你居然是天宝阁的人!”

    若是普通天宝阁的人,银甲统领倒也不会有这么大的反应。

    但是,银甲统领认得,这块令牌,似乎只有天宝阁的阁主、长老,以及阁主之女才拥有。

    眼前的少年,既然拥有这块令牌,说明他在天宝阁的地位,绝对不低。

    天宝阁,那可是大夏皇朝的庞然大物啊,就算是皇亲贵胄,也不敢轻视,他一个小小的守城统领,哪里得罪得起啊。

    回想起自己刚才,居然胆敢对眼前的少年不敬,这银甲统领,便不由吓得出了一身的冷汗。

    可就在这时候,旁边一名卫兵,却是傻傻的问道:“统领大人,这人还杀不杀啊?”

    银甲统领听到这话,顿时气得吐血,二话没说,一巴掌重重的扇在这名卫兵的脸上,将他整个人都扇飞了出去。

    就在众卫兵们,纷纷疑惑不解之时,只见银甲统领怒吼道:“杀你妹啊杀,一群饭桶,还围着这位公子做什么,都给我滚开!”

    说完这话,这银甲统领,又对着王寂,一脸谄媚道:“这位公子,敢问尊姓大名?真是不好意思啊,小人手下这群饭桶,都瞎了狗眼,不小心得罪了您。您尽管说,要怎么惩罚他们,是杀是剐,只要您一个字,小人立马执行!”

    看到原本威风凛凛的银甲统领,眨眼之间,好似换了一个人一般,在场所有人,皆是惊呆了,眼睛珠子都要掉到地上去了。

    特别是之前,向王寂讨好茶水钱的那群卫兵们,一个个吓得瑟瑟发抖,齐齐跪倒在了王寂的面前,知道这一回,他们是踢到铁板了,招惹了他们绝对惹不起的可怕存在。

    王寂收回令牌,扫了一眼跪着的卫兵们,又看了看银甲统领,面无表情道:“我的名字,你没有资格知道!”

    听到王寂这话,这银甲统领,虽然心中有些不悦,但却不敢发作,连连点头道:“是、是、是,公子您的姓名,又岂是小人这种低贱之人可以知晓的?”

    说完这话,又小心翼翼的看了王寂一眼,低声道:“那这群不长眼的卫兵,该如何处置呢?”

    王寂冷冷的扫了银甲统领一眼,声音冰冷:“如何处置,还要我教你吗?”

    这银甲统领,吓得浑身一颤,连连点头,目光恶狠狠的扫视了这群之前向王寂讨要茶水钱的卫兵们一眼,喝道:“来人啊,将这群不长眼的东西拖下去重打一百大板,逐出咱们卫兵营!”

    这群之前向王寂讨要茶水钱的卫兵们一听,纷纷吓傻了,连连磕头求饶道:“不要啊,爷爷,我们知道错了,我们再也不敢了!一百大板,我们经受不起啊,求您高抬贵手吧……”

    很快,这群卫兵,就被其他卫兵们拖到了一旁,打板子了起来。

    负责打板子的,都是一些实力不弱的卫兵,显然是银甲统领为了讨好王寂,特意吩咐的。

    这群人下起手来,不知轻重,打得之前向王寂讨要茶水钱的卫兵们,一个个惨叫连连,后悔不已。

    不过片刻的功夫,这群卫兵,便一个个屁股开花,皮开肉绽,半死不活。

    一百大板,对于他们这种实力的卫兵而言,实在太难承受了。

    这一顿板子打下去,纵然不死,也得在床上躺个半年。

    可是,王寂却没有半点怜悯。

    这是他们自找的,说不定在遇到王寂之前,他们便用同样的方法,不知道敲诈了多少的无辜百姓。

    没杀他们,已经是够便宜他们了。

    王寂又看了看手中的令牌,没想到,这块当初端木瑶送给自己的令牌,居然这么好用。

    那银甲统领,见王寂脸上的杀意渐渐消失,这才终于松了口气,又想请王寂去小酌几杯,给王寂赔罪。

    但王寂拒绝了,让他赶紧滚蛋,不要在这里碍着自己的视线了。

    银甲统领吓得浑身一个哆嗦,当即带着众卫兵们离去,消失在了王寂的眼前。

    而王寂,则是继续站在城门附近,耐心等待着小胖的到来。

    无数围观的路人们,看到这个结局,皆是目瞪口呆,久久没有回过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