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吞天武神 > 第116章 狗奴才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吞天武神最新章节!

    第116章 狗奴才

    看到这一幕,在场所有人,都愣在了原地。

    大哥?

    这是什么情况?

    我们到底看到了什么啊?

    堂堂花家少爷花满江,居然无比恭敬的讨好一名穿着普通,看似无比平凡的少年?

    这莫非是幻觉不成?

    对!

    对!

    一定是幻觉,自己一定是在做梦!

    可是,众人都纷纷狠狠的掐了自己一把之后,又揉了揉双眼,却是发现,花满江,依然无比恭敬的站在那少年的面前,一脸讨好的笑容。

    众人这才明白,原来,这不是幻觉,这一切,都是真的。

    明白了这一点之后,众人不由纷纷惊呼了起来。

    天呐!

    能够让堂堂花家少爷花满江如此讨好,那少年,到底是何方神圣啊?

    难不成,他是皇亲贵胄?

    可是,以花满江的身份,即便是皇亲贵胄,也无需他这般去讨好啊。

    难道,这人是某个大门派的弟子,或者特使之类的吗?

    一时之间,众人纷纷猜测万千。

    原本,那些起初看不起王寂的人,纷纷恨不得自己狠狠的扇自己几个耳光,居然有眼不识泰山,这种大人物坐在自己的面前,居然错失了过去讨好的机会。

    而之前那些,觉得花满江好帅的少女们,此刻依然觉得花满江的确很帅。

    但是,眼前这名神秘的少年,更帅。

    “好想给他生猴子啊!”

    在场的少女们,纷纷一脸迷恋的盯着王寂,一颗颗芳心,全部都陷了进去。

    不仅是围观的众人们愣住了,巴德昌也愣住了,巴德昌身后的美艳年轻女子更是愣住了。

    这到底是什么情况?

    花满江,可是花家少爷啊,未来的家主继承人,自己的顶头上司。

    他居然喊这小子为‘大哥’,这太不可思议了。

    巴德昌喉咙滚动,咽了咽口水,难以置信的看了花满江一眼,结结巴巴道:“少爷,您……”

    “闭嘴!”

    可是,花满江根本不理会巴德昌,而是继续一脸讨好的看着王寂,笑道:“大哥,我家这狗奴才,瞎了狗眼,不认识大哥您,您可千万不要与他一般见识啊。他到底哪里得罪大哥您老人家了,您尽管说,我一定弄死他……”

    花满江“弄死他”这三个字一说出口,巴德昌不由浑身一颤,一股寒意涌上了心头,情不自禁的跪倒在了地上。

    他能够听得出,自己家的少爷,绝对是认真的。

    别看他巴德昌,平日里高高在上,耀武扬威的。

    可是,他其实根本就是花家的一条狗,花家若是要他死,他哪敢不死啊?

    巴德昌身后那名美艳的年轻女子,见到巴德昌都跪下了,也吓得浑身一个哆嗦,跪倒在地。

    王寂扫了跪在地上的巴德昌等二人一眼,又看了看一脸讨好之色的花满江,淡淡道:“原来,这巴德昌,是你家的奴才啊!”

    说完这话,王寂又摇了摇头,淡淡道:“其实,我和这巴德昌,也没有多大的恩怨。就是之前在拍卖会上,他抢走了我的两本秘籍。”

    花满江一听到这话,顿时勃然大怒,狠狠的踹了巴德昌一脚,厉声喝道:“你这狗奴才,居然胆敢抢我大哥的东西,活得不耐烦了吗?”

    巴德昌这一脚真是受得委屈啊。

    他此刻真是欲哭无泪,他哪里是抢了什么王寂的东西啊,虽然勉强也能说是抢,但却是正常的竞拍啊。

    要说抢,王寂才是抢了他的东西啊。

    抢了他金灿灿的黄金,害他损失惨重,苦不堪言啊。

    虽然说,这钱没有落到王寂的口袋中,但却也间接相当于抢钱啊。

    此刻的巴德昌,就好似吃了黄莲的哑巴一般,有苦说不出,更不敢说啊。

    他只得连忙跪好,连连点头,露出一脸顺服之色,希望自家少爷能够放他一马吧。

    这时候,花满江却是又狠狠的踹了巴德昌一脚,怒道:“你这狗奴才,还不把东西交出来,向我大哥赔礼道歉!我大哥若是原谅了你,今天这事也就算了。我大哥若是不肯原谅你,今天你就别想活着走出这家酒楼了!”

    巴德昌吓得浑身一个哆嗦,连忙在身上摸索了一番,拿出两本秘籍,恭恭敬敬的递到了王寂的面前,道:“大哥……”

    可是,巴德昌刚一开口,花满江又是重重的踹了他一脚,怒道:“狗奴才,只有我才能喊他大哥,你也配喊他大哥吗?”

    巴德昌连连点头称是,又跪在地上,爬上前来,苦苦哀求道:“爷爷,爷爷,我错了!我那天真是瞎了狗眼,居然胆敢和爷爷较劲,这是那天爷爷想要的两本秘籍,还请爷爷笑纳……”

    王寂瞥了巴德昌一眼,右手一挥,便接过了两本秘籍,扫了一眼,只见果然是《巨涛拳法》和《破劫刀法》。

    王寂当然不会在这么多人的面前暴露储物戒指的存在,所以只是将这两本秘籍,收入了怀中。

    然后,又瞥了巴德昌一眼,淡淡道:“小巴啊,你刚才不是说,我死到临头了,要和我好好算算账吗?怎么,现在这么客气?”

    巴德昌听到这话,险些气得吐血,但自己家的少爷,都要称呼眼前的少年为“大哥”,虽然不知道,这少年到底是何方神圣,但恐怕绝对不简单。

    巴德昌不敢发作,只得自己狠狠的扇了自己一个耳光,挤出一脸笑容,讨好道:“爷爷,小人当时是瞎了狗眼,不知道爷爷的身份啊。还望爷爷不要和小人一般见识,就饶了小人这一条狗命吧!”

    一旁的花满江,听到这话,更加生气,怒道:“你之前居然胆敢这样对我大哥讲话?”

    说完这话,又恭恭敬敬的对王寂说道:“大哥,你不要看我的情面,尽管动手,这狗奴才任你处置!”

    王寂看了花满江一眼,又瞥了巴德昌一眼,摆了摆手,淡淡道:“罢了罢了,一点小误会!小巴啊,起来吧,这一次,就饶了你这条狗命吧!”

    巴德昌闻言,这才长长的松了口气,忐忑不安的站起身来,对王寂又感激了一番,谢王寂不杀之恩。

    王寂却是摆了摆手,淡淡笑道:“不必客气了!这一次,有劳你跑这么远,送来这两本秘籍,真是辛苦你了!”

    听到王寂这话,巴德昌气得一股鲜血,涌上了喉咙,差点吐血。

    但是,他只得硬生生将这口血又吞了回去,奉承的笑道:“应该的,应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