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吞天武神 > 第80章 引火烧身

第80章 引火烧身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吞天武神最新章节!

    第80章 引火烧身

    这时候,孟厚德似乎看出这两名少年的穿着打扮不简单,突然发声制止道:“玉龙,不要动手!”

    “二长老,明明是我们先发现的,难道就这样白白送给他们?”

    孟玉龙回头看了孟厚德一眼,心有不甘。

    “二长老不用说了,我们孟家之人,可不能让人这样欺辱!”

    孟妙珊也是拔出长剑来,指向两名少年,娇喝道:“快还给我们,不然别怪我们不客气!”

    “不客气?”

    那两名少年似乎嚣张惯了,根本没有把孟玉龙、孟妙珊二人放在眼中,一脸轻蔑的笑道:“怎么个不客气法啊,你们还敢明抢不成?”

    眼看着大战一触即发,王寂连忙开口道:“孟小姐,一株虎涎草而已,还是算了吧!”

    孟妙珊毕竟对自己还算不错,王寂不想看她为了区区一株虎涎草,招惹不必要的是非,大不了待会自己取出一株虎涎草送给她便是。

    反正,自己的包袱之中,还有不少的玄草、玄丹,都是从寒鸦寨藏宝库之中掠夺来的。

    可是,孟妙珊听到这话,却是一脸失望的看了王寂一眼,摇了摇头:“本小姐见你一个人也敢闯入天煞山脉,本来以为你是一个英雄豪杰。哪里知道,你居然这般胆小如鼠。哼!”

    一旁的孟玉龙见状,连忙煽风点火道:“妙珊,我早说了,这小子靠不住。也不必让二长老动手了,你也不要动手,我一个人就能解决他们!”

    说完此话,孟玉龙便一挥手中的长剑,朝着那两名少年扑了上去。

    这孟玉龙居然实力也不弱,也不知道他施展的是什么剑法,长剑挥舞,白色的剑气冲天而起,将地面上的尘埃尽皆卷起,气势极为惊人。

    那两名少年,显然没有料到,孟玉龙实力这般厉害,纷纷脸色一变,也齐齐拔出腰间的弯刀,迎战了起来。

    这二人的刀法十分的玄妙,好似有一头麒麟圣兽,要从弯刀之中喷涌而出,将天地都给吞噬掉一般。

    只可惜,这两名少年年纪太小,修为比孟玉龙弱了一分,都是凝元境第二重天的境界。

    片刻功夫,孟玉龙虽然以一敌二,但居然大获全胜,将两名少年打得重伤吐血,倒在地上。

    “交出虎涎草!”

    孟玉龙长剑一挥,指向二人。

    二名少年相互对视了一眼,虽然一脸的愤恨不甘,但最后还是将虎涎草交了出来。

    “滚!”

    这时候,孟玉龙威风凛凛的大喝一声,两名少年连滚带爬,连忙灰溜溜的逃走。

    孟玉龙拿着虎涎草,走到孟妙珊面前,露出一脸迷人的笑容:“妙珊,我不负所托,终于夺回虎涎草了。你是孟家小姐,这等宝物,你收好了!”

    孟妙珊接过虎涎草,小心翼翼的收在身上,笑颜如花道:“玉龙堂哥,以前是我错怪你了。关键时候,还是你最勇猛!”

    “那是自然!妙珊,我的心意,你不是不了解!”

    孟玉龙眼中闪过一丝得意的目光,但却一闪即逝,又温文儒雅的笑道:“不像有些人,平时能说会道,到了关键时候,完全没用。妙珊,你以后记得离这种人远一点。”

    说这话的时候,还有意无意的,瞥了王寂一眼。

    孟妙珊也看了王寂一眼,眼中充满了失望之色,点了点头,对孟玉龙笑道:“堂哥,我知道了,我们继续赶路吧!”

    二人迈开步伐,继续赶路。

    但孟厚德却是摇了摇头,走到王寂身边,叹息一声,道:“唉!这两个孩子,太年轻了,只知道争一时之意气!王寂小友,他们的话,你别往心里去!”

    王寂点了点头。

    这三人对王寂而言,不过路人罢了,王寂又岂会为了他们动怒?

    孟厚德见王寂脸上的确没有任何愤怒的神色,不禁赞赏的看了王寂一眼,又摇了摇头喃喃道“希望此事能够就此了结吧”,便迈开步伐,继续赶路了。

    但是,接下来,一路之上,除了孟厚德偶尔和王寂说一两句话之外,孟玉龙和孟妙珊,根本完全不搭理王寂。

    特别是孟妙珊,看向王寂的眼神,充满了失望和愤怒。

    显然,她还在为之前,王寂劝她算了的事情生气。

    就这样,一天的时间过去了,倒是一路无事,孟厚德也终于松了口气。

    但是,就在这天下午,王寂等一行四人,正朝着统万城前行。

    突然,一群人从密林之中跃了出来,挡住了王寂四人的去路。

    这一行人,大概有七八个人左右,为首的,乃是一名身材魁梧的光头大汉。

    这大汉一脸横肉,目露凶光,一看就不是好对付的角色。

    大汉的身边,站着两名少年,居然正是昨日,采摘了虎涎草,却被孟玉龙狠狠教训了一顿的那两名少年。

    那两名少年,一见到孟玉龙等人,便露出一脸狰狞的笑道:“终于让我们逮到了吧!敢欺负我们,抢走我们的虎涎草,你们必须付出代价!”

    孟玉龙看到这一幕,脸色大变,一时之间,竟然不知所措。

    孟厚德也是暗道不妙,连忙上前,抱了抱拳,挤出一脸笑容,道:“误会误会!在下孟家孟厚德,敢问诸位的名号?”

    那魁梧的光头大汉,当即哼了一声,傲然道:“什么孟家孔家的,老子没听说过。老子名为百里鸿光,乃是无相宗七护法。昨天,你们抢了我门人的东西,还打伤了我门人,这件事情要怎么解决,你倒是说说看啊?”

    孟厚德没想到自己已经这般的恭谦了,对方还这么咄咄逼人,眼中不由闪过一丝怒色,但还是沉住气的抱拳道:“恕在下耳拙,不知道无相宗是哪方势力。若是知道昨天的两位少侠,是无相宗弟子,我决计不会让族人那般无礼!抱歉抱歉,实在抱歉!”

    说完这话,孟厚德回过头来,又对孟玉龙、孟妙珊二人训斥道:“还不赶快把虎涎草拿出来,向前辈道歉!”

    孟妙珊、孟玉龙二人虽然一脸不愿意,但见眼前这一伙人,明显不是善类,只得拿出虎涎草,递了上去,道歉道:“请前辈恕罪!”

    “老子带着宗内几名少年弟子出来历练,却被你们如此戏弄!”

    百里鸿光却是瞥了孟妙珊手中的虎涎草一眼,不屑的嗤笑道:“道个歉,把东西还回来,以为就可以了结了吗?那我两个门人的打,不是白挨了?我无相宗的面子,不是白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