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吞天武神 > 第33章 砍下脑袋当尿壶

第33章 砍下脑袋当尿壶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吞天武神最新章节!

    第33章 砍下脑袋当尿壶

    围观的路人们皆是大吃一惊,纷纷纷纷朝着少年看了过去,他们倒是想要看看,谁这么大的胆子,居然胆敢管江浩云的闲事。

    等他们看清楚了,对方不过是一名年约十四五岁,身材略显瘦若的少年后,不禁纷纷摇头,一脸失望。

    正打算离去的江浩云,听到王寂的喝声,顿时停下了脚步,回头看了王寂一眼。

    “哪里来的野小子!”

    看清楚王寂的模样之后,他只当王寂是一名无知少年,并没有放在心上,随意的摆了摆手,吩咐手下的两名狗腿子道:“给他点教训,好让他知道少爷我的威风!”

    两名二十六七岁的青年男子,当即领命,其中一人抓着少女,另外一人嘿嘿一笑,便走到了王寂的面前,轻蔑的扫视了王寂一眼,讥笑道:“小子,你知道我家少爷是谁吗?他可是镇长之子江浩云少爷,他的闲事你也敢管,找死不成?”

    “我再说一遍,放开那个姑娘,然后滚蛋!”

    王寂却是面无表情,语气冷冽的说道。

    围观的路人们见状,不禁纷纷摇头,心想这少年真是白痴,虽然勇气可嘉,但胆敢和江浩云这样说话,今天怕是要倒大霉了。

    果然,听到王寂这话,那青年男子顿时勃然大怒,厉喝一声“找死”,大手一挥,一股青色的真元喷涌而出,便朝着王寂席卷而来。

    “凝元境第一重天?”

    王寂见状,却是不屑的冷笑一声,一拳轰出,一股更加狂暴的黑色真元喷涌而出,撕裂空气,震得围观的路人们纷纷倒退。

    青年男子爆发出来的真元,顿时被王寂的拳劲击散,化成齑粉。

    强大的拳劲,狠狠的撞击在了青年男子的身体上,他整个人顿时不受控制的倒飞了出去,喷出一口鲜血,晕死在地,也不知死活。

    “孽畜,你好大的胆子!”

    另外一名江浩云的狗腿子见状,大吃一惊,气得怒吼一声,纵身飞快的扑了上去,一连轰出七拳,一拳比一拳强横,七道拳劲,犹如七道海浪一般,叠加在一起,爆发出来无比恐怖的力量。

    “好拳法!”

    王寂微笑着点了点头,这名狗腿子倒是有些实力,虽然也是凝元境第一重天的修为,可比刚才那人实力强多了。

    不过,和王寂比起来,实在是差远了。

    只见王寂右手一挥,又是一拳轰出,强大的拳劲瞬间击散对方的力量,将对方整个人也轰非了出去,重重的摔倒在地。

    “好厉害啊,这少年是谁啊,怎么实力这么强?”

    围观的路人们,一个个皆是震惊不已,议论纷纷。

    其中,甚至有几人,将王寂给认了出来,惊呼道:“那少年不是王寂吗?听说他经脉尽毁,修为全失,怎么会突然又变得这么强了?”

    玄阳镇本来就没有多大,有人将他认出来,他也不奇怪。

    但他却懒得理会围观的众人,而是迈开步伐,径直朝着江浩云走去。

    江浩云万万没有想到,自己两名凝元境第一重天的手下,就这样轻易之间被王寂击倒,他不禁吓得浑身哆嗦了起来,一屁股瘫倒在地。

    看着越来越近的王寂,他眼中尽是惊恐之色,颤声道:“你到底是谁,敢管我的闲事?你知道我爹是谁啊,我爹可是江家家主江震天,玄阳镇的镇长。你若敢动我,我爹定然不会放过你的。你现在跪下来求饶,我还能放你一马……”

    围观的路人们,本来还以为,王寂就算敢出手搭救那少女,也肯定不敢动江浩云。

    可哪知道,王寂走到了江浩云的面前之后,却是二话不说,一巴掌狠狠的扇在了江浩云的脸上,顿时将他一张俊朗的脸庞,扇得肿的跟个猪头似得。

    江浩云虽然是江家少爷,但成天花天酒地,沉迷女色,根本没有怎么修炼,修为极低,就连凝元境第一重天都没有踏入,哪里反抗得了王寂啊。

    他被王寂扇了一巴掌,疼得惨叫一声,难以置信的看着王寂,万万没有想到,在这小小的玄阳镇,居然还有人胆敢打他。

    他顿时不由怒吼道:“小畜生,你敢打本少爷?本少爷记住你了,本少爷一定会报仇的,本少爷一定会弄死你的,你给本少爷等着……”

    啪!

    然而,王寂却是不跟江浩云废话,又是重重的一巴掌,狠狠的甩在了江浩云的脸上,打得他头晕眼花,嘴角渗出一丝鲜血来。

    “杀了你,本少爷一定会杀了你的……”

    江浩云回过神来,更加盛怒,一双眼睛恶狠狠的瞪着王寂,咬牙切齿,连连怒吼,恨不得将王寂碎尸万段。

    啪!

    啪!

    啪!

    但王寂却是冷笑一声,又一连挥出扇出三道耳光,直接将江浩云扇得喷出了一口鲜血,倒在了地上。

    那名被王寂所救的少女看到这一幕,心中害怕,走上前来,扯了扯王寂的衣服,娇柔道:“这位少侠,感谢你的救命之恩,你不要再打。他可是江家少爷,会给你带来麻烦的,你快逃吧……”

    “这种人渣,老子今天非打得他跪地求饶不可!”

    王寂却是冷笑一声,一只左手将江浩云提了起来,右手对着他又是一阵狂扇。

    幸亏江浩云不怎么喜欢去平民区闲逛,不然瞧见了王洛烟,只怕自己和王洛烟,早就被他给弄死了。

    今天见到这江浩云,让他不由想起了丁飞尘那可恶的嘴脸,岂能轻饶他。

    眨眼之间,江浩云半边的脸庞,就高高的肿了起来,满脸鲜血,惨不忍睹。

    “不要打了,我知道错了……大哥、不,爷爷,求您老人家饶了我吧,饶了小人一条狗命吧,求您了……”

    江浩云终于被王寂给打服了,嘴角渗着鲜血,苦苦哀求了起来。

    “还敢胡作非为吗?”

    王寂目光冷冽的扫视了江浩云一眼,语气不善的问道。

    “不敢了,爷爷,我再也不敢了,求您饶了我吧……”

    江浩云连连摇头,苦苦哀求。

    王寂闻言,这才将江浩云一把抛开,摔在地上,目光鄙夷的扫视了他一眼,冷哼道:“这一次,老子就留你一条狗命。以后,再让老子看到你为非作歹,老子就砍下你的脑袋当尿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