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吞天武神 > 第1074章 肝胆相照

第1074章 肝胆相照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吞天武神最新章节!

    第1074章 肝胆相照

    也不等红蜘蛛继续辩驳,王寂便把目光看向了包泰河,冷笑道:“包泰河,你不求饶吗?”

    “就算我求饶,你不是一样也会杀了我吗?”

    包泰河倒是个明白人,冷冷的看了王寂一眼,语气怨恨的说道。

    “不试一试,又怎么知道呢?”

    王寂却是似笑非笑的看着他。

    “好!我求饶,求你饶我一命。只要你饶了我,我迟早会偿还这笔恩情。你该明白,我这样的强者,欠你这个恩情,对你好处多多。我活着,远比死了对你而言,价值更大……”

    包泰河双眼紧盯着王寂,等待王寂决定他的命运。

    “想要我饶你一命,倒也不是不可以考虑的事情。不过,这个女人,之前说要将我折磨至死。在你重伤之后,又想要独自一人逃走。我把她交给你处置,你若是表现不错,我或许可以考虑放了你。”

    王寂一脸戏谑的看着包泰河和红蜘蛛。

    红蜘蛛闻言,俏脸大变,连忙抱住王寂的大腿,凄厉的哀求道:“不要、不要啊!大人,千万不要把奴家交给他啊。你放过奴家吧,奴家会很多东西,奴家保证把大人你伺候得舒舒服服的……”

    然而,这时候,包泰河已经把目光,看向了红蜘蛛。

    红蜘蛛的声音,戛然而止,浑身都不禁狠狠一颤:“包大哥,我之前是开玩笑的。看在你我……”

    然而,红蜘蛛话还未说完,包泰河已经跳了起来,一把掐住红蜘蛛的脖子。另一只手,取出一柄匕首,居然一刀一刀的切割起来了红蜘蛛身上的血肉。

    一刀又一刀,足足切割了五百多刀,都没让红蜘蛛死去。

    红蜘蛛痛得不停的惨叫着,那声音,真是不寒而栗。

    在包泰河切割了六百二十七刀的时候,红蜘蛛终于咽气了。

    而包泰河则是一把扔掉红蜘蛛的尸体,目光看向王寂:“主人,我已经按照你的吩咐做了,你可还满意?”

    “嗯,做得的确不错。只可惜,你连你的爱人,都可以如此残忍的对待。我又如何,能够相信你呢?”

    王寂冷笑一声,右手一挥,就打算结果掉包泰河的性命。

    然而,包泰河比王寂更快。他似乎早就知道,王寂绝不可能留他性命。

    在王寂出手之前,他已经双手齐出。顿时,一股浩天的寒气,朝着王寂席卷而来。

    一时之间,王寂只觉得自己的神魂,仿佛都要被冻结住了。

    “哼,早就知道你会出手了。这股力量,你从一开始就在酝酿着吧。”

    王寂却是处之若泰,冷喝一声,身体周围的寒气便尽数溃散。而他手中的斩神剑,也划过虚空,将包泰河的头颅斩成两截。

    包泰河的双眼瞪得滚圆,到死也不敢相信,他苦苦酝酿的最致命一击,居然会失败。

    击杀了包泰河之后,王寂随手把包泰河,还有他的手下们的储物戒指,以及金丹,全部摄取了过来。

    然后,又全部收入了储物戒指内。

    当然,也没有王寂,收取他们遗落在地上的兵器。

    做完了这一切之后,王寂回头看了身后的应火儿一眼,微笑道:“火儿学姐,我的做法是不是有些太残忍了。”

    “不!”

    应火儿摇了摇头:“对于朋友,自当肝胆相照,有如手足。可对于敌人,任何手段,都太慈悲。不过,你却是让他们在死前,看清楚了彼此的真面目……”

    “这就叫做秀恩爱,死得快!”

    王寂哑然失笑,正要再说些什么。可突然发现,应火儿的脸色,好像有些苍白。

    而且,越来越苍白,嘴唇也开始发紫了。

    就在这时候,应火儿娇躯一晃,就要摔倒过去。王寂大吃一惊,连忙冲了过去,扶住了应火儿:“火儿学姐,你怎么了?你的脸色好差啊,啊,你的身体怎么这么冷?”

    王寂抱着应火儿,居然好像抱着一个冰人一般,寒冷彻骨。这让又是吃惊,又是慌张。

    应火儿吃力的睁开双眼,一双美目凄美的看着王寂:“不要为我难过,或许这就是我的命吧。本想这一次,再也不与你分别了。可没想到,最终还是要分开……”

    “火儿学姐,你在说什么啊?”

    王寂满脸焦急,突然惊道:“难道是刚才,包泰河偷袭我之时,你站在我的身后。我没有受伤,但剩余的寒气,侵入了你的体内?该死啊,都怪我。我不该给包泰河出手的机会,我早该杀了他才对……”

    “不、不,这不怪你。这是我的命……”

    应火儿剩余越来越虚弱,身体也越来越寒冷。

    “不行,这样下去火儿学姐会死的……”

    王寂脸色阴沉,连忙把应火儿放在地面上,飞快的从今夜空间之中,取出了几瓶丹药,想要喂给应火儿吃。

    这些都是疗伤丹药,都是纯阳属性,有着极强的阳气,或许能够缓解寒气。

    可应火儿身体软绵绵的,根本张不开嘴。

    无奈之下,王寂只好倒出一枚丹药,自己含在最终,然后吻住了应火儿的嘴唇,将丹药嘴对嘴灌输给应火儿。

    喂了应火儿几枚丹药之后,应火儿的脸色稍微好看了一些,但仍然在恶化。

    应火儿也清醒了许多,察觉到王寂刚才的行为之后,俏脸之上不禁浮现出一抹鲜艳的娇红。

    “不行,你的身体状态还是太差了。必须赶紧找个地方,给你运功疗伤。”

    这里刚刚发生了,这么激烈的战斗,恐怕很快就会引来其他人或者妖兽。

    王寂可不敢在这里给应火儿疗伤,当即就抱着应火儿,朝着前方快速奔去。

    他想要找个安全的地方,给应火儿疗伤。

    奔行出十多里之后,王寂突然瞧见,不远处有着一个山洞。

    当即,他连忙抱着应火儿,奔入山洞之中。

    这个山洞并不深,里面满是灰尘,也未瞧见其他生灵,似乎就是一个普通的山洞。

    见这个山洞,还算安全,王寂连忙把应火儿放在地上。自己也坐到了应火儿的面前,双手按在应火儿的双手上,将雄浑的真元,源源不断的输入应火儿的体内。给应火儿祛除寒气了起来。